查看完整版本: [-- 论党内走资派 人民日报 --]

中国文革研究网 -> 文革文献 -> 论党内走资派 人民日报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renbing331 2014-10-20 08:05
论党内走资派 第2版()
专栏:
秦怀文
毛主席指出:“搞社会主义革命,不知道资产阶级在哪里,就在共产党内,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走资派还在走。”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十年来,全党全国人民同刘少奇、林彪、邓小平这些党内走资派展开了惊心动魄的生死斗争,积累了极其丰富的革命经验。在深入批邓的斗争中,认真学习毛主席的一系列重要指示,学习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总结同走资派斗争的经验,研究和掌握党内走资派的特点和活动规律,对于弄清楚资产阶级在哪里和对资产阶级全面专政的问题十分有益。
走资派搞修正主义,总是要抛出反马克思主义的纲领
一切阶级斗争都是政治斗争。任何政党,任何政治派别,都有自己的纲领,它“是一面公开树立起来的旗帜”,集中地代表着本阶级的利益,鲜明地反映出这个政党所执行的路线,“而外界就根据它来判断这个党”(恩格斯:《给奥•倍倍尔的信》,《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9卷第9页)。
我们党的基本纲领,是彻底推翻资产阶级和一切剥削阶级,用无产阶级专政代替资产阶级专政,用社会主义战胜资本主义,最终实现共产主义。而刘少奇、林彪、邓小平一类走资派,为了复辟资本主义,总要抛出修正主义的纲领,同党的马克思列宁主义纲领相对抗。从刘少奇提出“巩固新民主主义秩序”、“三自一包”等等,到林彪提出“克己复礼”和炮制《“571工程”纪要》,到邓小平提出“三项指示为纲”,并授意炮制《论总纲》、《汇报提纲》和《条例》,尽管不同的时期,说法有所不同,花样也可以“翻新”,但其纲领的右倾机会主义即修正主义实质,则是万变不离其宗的。他们的纲领所表述的基本观点,都是宣扬阶级斗争熄灭论和唯生产力论,否认无产阶级对资产阶级的阶级斗争,否认无产阶级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从根本上背叛了马克思列宁主义;他们的纲领所规定的政治任务,都是颠覆无产阶级专政,复辟资本主义。一句话,就是坚持资产阶级压迫、剥削无产阶级的思想体系和资本主义的社会制度,反对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思想体系和社会主义的社会制度。
党内走资派的修正主义纲领,不仅反映了资产阶级的复辟愿望,而且指导着他们的复辟行动。党内外资产阶级和一切牛鬼蛇神都聚集到邓小平“三项指示为纲”的黑旗之下,一个个跳了出来,“拚老命”向无产阶级猖狂进攻,就是证明。阶级斗争的事实说明,哪里贯彻执行“三项指示为纲”最“坚决”,那里的翻案妖风就刮得最凶;那里的革命干部和革命群众就受到压制和迫害;那里就会出现文化大革命的成果被“全面整顿”掉的严重局面。因此,我们在与走资派的斗争中,一定要抓住他们纲领性的东西、抓住他们修正主义的思想政治路线这个要害,深入批判,充分揭露其极右实质,更好地识别他们,战胜他们。
走资派是孔孟之道和新老修正主义的信徒
刘少奇、林彪、邓小平之类党内最大的走资派,都是不读书,不懂马列,是孔孟之道和新老修正主义的忠实信徒。叛徒、卖国贼林彪曾说,儒家的《四书》是“中国政治思想的蓝本”,这当然是胡说。但是只要在“中国”二字后面加上“历代反动派包括社会主义时期的党内走资派”几个字,这句话就比较确切了。在走资派那里,孔孟复辟之道,新老修正主义的反革命理论,是兼收并蓄、融为一体的。
孔孟之道是他们的重要思想根源,修正主义的阶级斗争熄灭论和唯生产力论是他们的重要理论基础。
刘少奇、林彪、邓小平等人,从新民主主义革命到社会主义革命时期,都把儒家的“忠恕”、“仁义”、“中庸之道”等同新老修正主义的阶级斗争熄灭论、唯生产力论揉合在一起,作为腐蚀革命队伍,反对无产阶级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的武器。严酷的事实告诉人们,走资派宣扬阶级斗争熄灭论和唯生产力论,搞的却是惊心动魄的资产阶级反对无产阶级的斗争,搞的是孔老二式的“克己复礼”,要全面复辟资本主义制度。
走资派要搞复辟倒退,他们的思想路线必然是唯心主义的和形而上学的。他们不可能懂得客观世界的发展规律,总是以自己的主观愿望代替客观现实。他们以为凭着自己的主观愿望可以任意摆布历史发展的进程,因而必然根本否认“历史是人民创造的”、“群众是真正的英雄”的真理。他们把儒家的“天人合一”、“万物皆备于我”,实用主义的“有用的便是真理”,乃至马赫主义的唯我主义等等,奉为至宝。他们的思想路线适应着反革命政治的需要,是为他们的政治路线服务的。
历史经验告诉我们,从政治上、思想上彻底批判一条修正主义路线,肃清它的影响,要比从组织上打倒一两个机会主义头子艰巨得多。在当前批邓的斗争中,我们要把批判邓小平同批判中外机会主义头子的言行结合起来,同批判孔孟之道结合起来,把邓小平反革命的修正主义路线批深批透。
走资派总是要搞修正主义组织路线
走资派在政治上搞修正主义,在组织上必然搞分裂,分裂以毛主席为首的党中央,分裂革命群众队伍。他们就象列宁所说的,“总是最恶毒的分裂分子”(《工人的统一和选举》,《列宁全集》第36卷第178页)。他们从上到下大搞宗派分裂活动,既是打击别人,抬高
自己,又是欺骗群众,保护自己,妄图达到篡夺党和国家最高权力的罪恶目的。
毛主席教导我们,“要团结,不要分裂”。党的一贯政策是团结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干部,团结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群众,以实行绝大多数人对极少数坏人的专政,也就是无产阶级专政。邓小平这样的走资派们则总是千方百计破坏党的政策,“打击一大片、保护一小撮”,实际上是要变无产阶级专政为资产阶级专政。
走资派要复辟,必然要招降纳叛,结党营私,组织搞修正主义的队伍,另立资产阶级司令部。邓小平一重新工作,就提出“首先抓班子”,到处攻击老中青三结合原则,叫嚷关键是要“整顿领导班子”。邓小平的这种“整法”,就是要从上到下组织一支敢于复辟,顽固坚持搞修正主义的干部队伍。不管老的、中的、青的,凡是右的他都要“依靠”,甚至要把文化大革命中清查出来的叛徒、特务留在党内,以便日后东山再起。凡是坚持毛主席革命路线,拥护文化大革命的,他都要“搞下去”。他选择任用干部,根本违背了毛主席关于培养无产阶级革命事业接班人的五项标准,实际上是要引诱干部跟他搞修正主义,为少数剥削者谋利益。邓小平推行的修正主义组织路线,就是企图为复辟资本主义准备队伍。
走资派都是搞阴谋诡计的
一切修正主义分子,特别是党内走资派,都是反革命两面派,都是玩弄阴谋诡计的专家。这是他们的反动阶级本性所决定的。
邓小平矢口否认自己是两面派,硬说他搞修正主义“是光明正大的”。这既说明他虚伪,也说明他顽固。他因袭一切反动派“以屈求伸”的“韬晦之计”,抛出假检讨,赌咒发誓要“悔过自新”,“永不翻案”,但一重新工作,就翻脸不认帐,这难道是“光明正大”吗?他背着毛主席和党中央抛出“三项指示为纲”,强加在党和人民头上,这难道是“光明正大”吗?他到处煽动别人写诬告信,并授意捉刀代笔,上书言事,这难道是“光明正大”吗?他造谣言放暗箭,恶毒攻击坚持毛主席革命路线的广大革命干部和革命群众,妄图分裂党中央,分裂革命群众队伍,但却高叫“团结”,比叫喊什么都厉害,这难道是“光明正大”吗?如此等等,完全是彻头彻尾的反革命两面派行为。邓小平就象马克思所痛斥的野心家巴枯宁一样,“如果说他在理论上一窍不通,那末他在干阴谋勾当方面却是颇为能干的。”(《致弗•波尔特》,《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4卷第395—396页)
邓小平这类走资派玩弄两面派手法,对革命的危害很大。随着社会主义革命的深入,这些人的手法也不断翻新,伪装越来越巧妙,因而有更大的欺骗性。现在邓小平虽然垮台了,但是走资派还在走。他们仍在继续玩弄阴谋诡计,干扰批邓的大方向,破坏反击右倾翻案风的斗争。“我们革命党人必须懂得他们这一套,必须研究他们的策略,以便战胜他们。切不可书生气十足,把复杂的阶级斗争看得太简单了。”
走资派为了颠覆无产阶级专政,拚命争夺舆论阵地
“凡是要推翻一个政权,总要先造成舆论,总要先做意识形态方面的工作。革命的阶级是这样,反革命的阶级也是这样。”走资派搞复辟总是要与无产阶级拚命争夺舆论阵地。他们或亲自出马,或指示其追随者炮制种种修正主义的奇谈怪论,鼓吹形形色色的反动思潮,提出蛊惑人心的反革命口号,制造耸人听闻的政治谣言,妄图首先把人们的思想搞乱。邓小平大刮右倾翻案风,就是从大造反革命舆论开始的。在天安门广场闹事的一小撮反革命分子,也首先打出这个“拳头”,以反革命舆论作为反革命暴力的前奏。邓小平除了伙同少数几个不肯改悔的走资派,采用到处讲演,大肆放毒和拟提纲,筹办刊物等手段外,最恶毒的是用谣言来作为翻案复辟的武器,攻击伟大领袖毛主席,攻击毛主席的革命路线,妄图分裂以毛主席为首的党中央。鲁迅先生曾经说过:“谣言这东西,却确是造谣者本心所希望的事实,我们可以借此看看一部分人的思想和行为。”(《华盖集续编•无花的蔷薇之三》)从邓记谣言公司炮制出来的五花八门的弥天大谎中,我们可以看出邓小平一类走资派手段和目的的卑鄙,进一步看清党内资产阶级的反动性、腐朽性和疯狂性。
在整个社会主义历史时期,无产阶级同资产阶级在意识形态上的斗争,是长期的阶级斗争,谁胜谁负的问题还没有真正解决。我们必须遵照毛主席的教导,
十分重视抓好意识形态方面的工作,抓好革命舆论的工作,用革命舆论压倒并战胜反革命舆论,使人人都知道走资派,使走资派陷入十分孤立的境地。
走资派总是要竭力强化和扩大资产阶级法权
社会主义社会出现走资派,有它深厚的阶级根源和经济基础。毛主席指出:“列宁说建设没有资本家的资产阶级国家,为了保障资产阶级法权。我们自己就是建设了这样一个国家,跟旧社会差不多,分等级,有八级工资,按劳分配,等价交换。”在今天我们的社会里,资产阶级法权在生产关系三个方面,还不同程度地存在。与此同时,旧的资产阶级、大量的小资产阶级,大量的未改造好的知识分子还存在,小生产的影响,贪污腐化、投机倒把到处都有。这一切就是走资派存在的土壤和条件。
走资派,特别是那些搞修正主义的“大官”,总是利用他们手中的权力,推行修正主义路线,扩大和强化资产阶级法权,为他们自己,为新旧资产阶级谋取很大的利益。他们在不改换社会主义名称的情况下,把社会主义的全民所有制和集体所有制,蜕变为走资派实际控制的资本主义所有制;他们欺压工人、农民,欺压学生,欺压小官,把社会主义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完全变成雇佣关系,压迫与被压迫的关系;他们以暴发户的贪婪性,通过某些合法和大量非法的手段,侵吞工农群众的劳动成果。总之,他们是一伙“吸工人血的资产阶级分子”,“与工人阶级和贫下中农是两个尖锐对立的阶级”。
但是,广大工人、农民对此是不能容忍的。他们要求继续革命,不断限制和逐步消灭资产阶级法权。这必然引起走资派的刻骨仇恨和拚命反抗。因此,对资产阶级法权限制和反限制的斗争,是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生死斗争的一个重要部分。邓小平疯狂地仇视和扼杀文化大革命中成长起来的新生事物,就因为那些新生事物有力地限制了资产阶级法权。毛主席关于无产阶级专政理论问题的重要指示下达以后,邓小平气急败坏地叫嚷:“限制资产阶级法权,也要有一个物质基础,没有,怎么限制?”实质上是用唯生产力论来取消阶级斗争,反对限制资产阶级法权。他甚至授意一些人在翻译上做文章,妄图取消“资产阶级法权”这个概念,充分暴露邓小平背叛马克思主义的丑恶嘴脸,也表明批判和限制资产阶级法权打中了走资派的要害。列宁指出,对于产生阶级统治和阶级斗争的基础,无产阶级的利益总是要求消灭它,“所以有组织的工人自觉进行的阶级斗争,也就应该指向这种基础。”(《弗里德里希•恩格斯》,《列宁选集》第1卷第86页)我们深信,只要坚持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这种基础必然最终要被完全摧毁。这是无论走资派怎样跳,也无法阻挡的历史的必然。
走资派的复辟活动总是和国内外反动派紧密配合的
党内两条路线斗争的历史说明,走资派在国内投降资产阶级,是阶级投降主义者;在国外屈服于帝国主义、社会帝国主义的压力,是民族投降主义者。他们的种种倒行逆施,不但总是带着阶级斗争的性质,并且总是同国际上的反动派互相呼应的。
在社会主义历史时期,党内走资派是资产阶级同无产阶级进行较量,搞资本主义复辟的主要力量。特别是象刘少奇、林彪、邓小平这样的修正主义路线的头子,成为一切反抗社会主义革命和敌视、破坏社会主义建设的社会势力和社会集团的政治代表和挂帅人物。他们之间的关系,可以说是一损俱损,一荣俱荣,心心相印,息息相通。这一点从天安门广场的反革命事件中,得到了充分的说明。
列宁曾经指出,在无产阶级专政下,地主资产阶级虽然被击溃,可是还没有被消灭,“他们还有国际的基础,即国际资本,他们是国际资本的一个分部。”(《无产阶级专政时代的经济和政治》,《列宁选集》第4卷第92页)党内的资产阶级也就是这样的一个分部。因此,走资派的复辟活动和国际帝国主义、社会帝国主义的侵略、颠覆总是互相呼应的。从邓小平垮台前后苏修叛徒集团的丑恶表演中,我们更能清楚地看到他们之间的这种反革命的关系。当邓小平刚刚重新工作之际,苏修就迫不及待地说什么“中国无产阶级日益意识到自己的历史使命……将无疑再次说出自己决定性的话”,公开煽动党内资产阶级出来复辟。当邓小平在“三项指示为纲”的黑旗下,大肆叫嚷要“全面整顿”,这也要“扭”,那也要“扭”,疯狂进行反攻倒算的时候,苏修高兴地说:这“会使文化大革命和党的一切方针威信扫地”。当邓小平一伙遭到全国人民有力回击的时候,苏修叛徒们就发出了绝望的哀鸣,说他们受到了“置于死地的批判”,又一次遭到了“政治迫害”。真是物伤其类,兔死狐悲。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出,党内走资派是帝修反的代理人,他们走来走去,都是跟着帝国主义特别是社会帝国主义的指挥棒转,是地地道道的帝修反的可耻走狗。
走资派还在走,但他们注定是要灭亡的
走资派的出现不是个别人物的罪孽、疏忽和叛变,而是社会主义时期的社会产物。因此,只要还存在滋生资本主义和资产阶级的土壤,只要还存在阶级、阶级矛盾和阶级斗争,只要还存在国际帝国主义、修正主义,资产阶级就在共产党内,走资派还在走这个客观事实就要长期存在下去。
经过一次重大的路线斗争,我们打倒了机会主义头子,摧毁了他们的资产阶级司令部,若干年之后,是不是还会有这个司令部的人物在继续活动呢?阶级斗争的事实已经作了肯定的回答。机会主义头子,改也难。那些被揭露和批判过的老走资派,有的还会搞翻案,还要走资本主义道路。老的走资派没有了,还会生长新的。无产阶级同党内资产阶级、同走资派的斗争是波浪起伏的,每隔几年就有一次大的斗争,这种长期的、曲折的、复杂的斗争,贯穿于整个社会主义历史阶段。
但是,走资派搞翻案,搞复辟是不得人心的,是极端孤立的。尽管走资派还在走,但他们的捣乱和破坏是注定要失败的。刘少奇、林彪、邓小平不是曾经嚣张一时吗?然而不仅昆仑山没有推倒,庐山没有炸平,而且我们的党、我们的队伍更加坚强,更加朝气蓬勃,他们一个个都遭到了可耻的下场。正如毛主席所指出:“中国如发生反共的右派政变,我断定他们也是不得安宁的,很可能是短命的,因为代表百分之九十以上人民利益的一切革命者是不会容忍的。”走资派的倒行逆施,只会从反面教育人民,锻炼无产阶级革命派,最后必然被无产阶级和广大革命人民所打倒。走资派的必然灭亡,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十年来的历史反复证明:“不斗争就不能进步。”同走资派斗,是长期的阶级斗争,离开了这一点,就要迷失方向。要清醒地看到,邓小平虽然垮台了,并不是他所代表的那个阶级和一切走资派都退出了历史的舞台。当前,我们必须联系各条战线阶级斗争和路线斗争的实际,进一步学习毛主席的重要指示,深入批判邓小平反革命的修正主义路线。同时要密切注意阶级斗争的新动向,要十分注意斗争的策略,紧跟毛主席、党中央的战略部署,及时而坚决地粉碎走资派的进攻,打击一切阶级敌人的破坏活动。今后,不管是谁,只要他搞修正主义,我们都要坚决揭露,坚决斗争。在斗争中,不断地对广大干部和群众进行普遍的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教育,把反修防修的伟大事业进行到底。
无产阶级是彻底的唯物主义者,是革命的乐观主义者。我们坚信,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必胜,革命必然战胜反动,新生必然战胜腐朽。通过无产阶级和人民群众的革命斗争,一个崭新的没有帝国主义、没有资本主义、没有剥削制度的新世界,一定能够建立起来!
1976-08-27



查看完整版本: [-- 论党内走资派 人民日报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ode © 2003-08 PHPWind
Time 0.009172 second(s),query:3 Gzip enabled

You can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