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为贫下中农拿起手术刀 --]

中国文革研究网 -> 文革文献 -> 为贫下中农拿起手术刀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林涛 2014-12-03 23:58
为贫下中农拿起手术刀
  
陕西省延川县关东庄大队北京下乡知识青年  孙立哲

  
  我是一九六九年响应毛主席关于“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很有必要”的伟大号召,从北京来到延安地区插队落户的知识育年。四年来,在党和贫下中农的亲切关怀教育下,由一个青年学生成长为一个赤脚医生,一个光荣的共产党员。
  
  
为革命当好赤脚医生

  
  我原是北京清华附中六七届初中毕业生。当我和一些同学刚来到革命圣地延安地区,老区人民的革命传统,贫下中农战天斗地、艰苦奋斗的革命精神,就给了我们深刻的教育。同时,听到许多贫下中农在旧社会得病后无钱医治的悲惨遭遇,也看到反革命修正主义医疗卫生路线造成农村缺医少药的情况,激起了我们对万恶的旧社会、对刘少奇一类骗子的无比愤恨。我们体会到,毛主席“把医疗卫生工作的重点放到农村去”的光辉指示,真正代表了广大劳动人民的根本利益,反映了贫下中农多少年来的心愿。我下定决心,要在农村这个大有作为的广阔天地里,学会为贫下中农治病,用实际行动来捍卫毛主席的革命医疗卫生路线,驳斥刘少奇一类骗子诬蔑我们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是“变相劳改”的无耻谰言。农大队党支部的领导和贫下中农的支持下,我们办起了合作医疗站,我当了队里的赤脚医生。
  
  为贫下中农治病的过程,是我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极好机会。有一天,一位患严重的关节炎的贫农老大爷来到医疗站,我关切地问他:“大爷您怎么不早来治治?”大爷笑着说:“唉!你晓得那一阵队里活多紧呀,真恨不得一个人长出几双手来!”延安老区人民对革命事业的高度责任感,深深教育了我。不管白天黑夜,只要知道哪个社员有了病,我就主动上门为他们治疗。
  
  一天夜里,一位贫农社员的未满周岁的孩子病危。我连夜翻过一座山来到病人家。我看见孩子严重脱水,处于休克状态,必须立即输液。可是眼下没有输液设备,到医院去,时间又不允许,怎么办?我望着病儿父母焦急的神情,心想,这是贫下中农的后代,无论如何要把他救活!没有输液设备,就用注射器代替,我坚持用手托着针管在病儿大腿内侧注射,长时间的抢救使我头晕目眩。这时我立刻想到毛主席亲切的教导:“有利的情况和主动的恢复,产生于再坚持一下的努力之中。”经过四十八小时的抢救,孩子得救了!孩子的父母激动地说:“这是毛主席给了孩子第二次生命。”我也感到和贫下中农的心贴得更紧了。
  
  
实践出真知

  
  在实际工作中,我体会到,不但要有满腔热忱的工作态度,而且要有为人民服务的实际本领,努力做到又红又专,才能更好地为贫下中农服务。可是,为人民服务的本领从哪里来呢?毛主席说:“人的正确思想,只能从社会实践中来”。我遵循着毛主席指出的“实践、认识再实践、再认识”这一条马克思主义的认识路线,在实践中掌握医疗技术,提高实际本领。
  
  为了学会针灸,我忍着疼痛,在自己身上反复试扎,有时腿扎肿了,等消了肿继续扎。经过几个月的反复实践,我会治的病逐渐增多,也能治疗一些疑难病了。一次,我们医疗站来了一个患共济失调症的十几岁的男孩子,他希望我把他的病治好,长大要当解放军。看到这种情景,自己很受感动,决心要把他的病治好。我们采用了中西医结合的办法,经过一个多月的精心治疗,终于使他的腿恢复了功能,能够正常地走路了。
  
  不久外村抬来一个患急性肠梗阻的病人,必须马上动手术。可是我们当时不会开刀,只好把病人转送到几十里外的医院去,就在这送往医院的途中,病人不幸死了。我心里非常难过。为了更好地给贫下中农治病,我决心学会做外科手术。
  
  消息一传开,个别人嘲笑说:“医学院一天也没上过,就想在土窑洞里开刀,太狂妄了吧!”党支部和贫下中农却热情鼓励我,小组的同学们也大力支持我,给我增添了力量。我翻开了《实践论》,毛主席教导说:“一切真知部是从直接经验发源的。”我想,人的知识、才能不是先天就有的,都是在实践中取得的;没有什么“先知先觉”,谁也不是生来就会开刀,只要自己刻苦学习,不断实践,依靠党,依靠群众,就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通过批判刘少奇一类骗子的“唯天才论”和资产阶级的“医学神秘论”,我开始大胆地学习做外科手术。
  
  白天,我给社员看病,深夜,坚持在小煤油灯下学习外科知识。一有空,就在白己的衣服上反复练习结扎缝合技术,也多次在鸡、兔、猪、狗身上进行手术试验,并利用回京探亲的机会,到医院进修。做手术需要设备,我们就自力更生,土法上马。没有手术床,大队木工帮我们做了个木板床,没有高压消毒器,贫下中农给我们送来了蒸笼。一个简易的外科手术室就在土窑洞里建起了。
  
  毛主席说:“你要有知识,你就得参加变革现实的实践。你要知道梨子的滋味,你就得变革梨子,亲口吃一吃。”一次,我的脚趾头害了嵌甲,我就利用它作为我第一次开刀的实验。我在脚上打了麻药,拿起血管钳向着鲜红的内芽插去。因为麻药没打好,血管钳刚触到肉上,就觉得很疼,我有些犹豫。但是立刻想到毛主席关于“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教导,想到贫下中农的殷切期望,自己猛地把血管钳插进肉里,一直坚持把手术做完。
  
  为了让医疗站的其他赤脚医生也学会做手术,我还让他们在我身上试验开刀。有一次,我让一个赤脚医生练习割我脊背上的一个黑痣,由于没有经验,在手术中他割断了一根较大的血管,血从背上一直流到炕上。刀口本来应该切成枣核形,他却切成了圆洞,结果不好缝合,使伤口很长时间没有长好。但这却给我们以后动手术提供了实践经验。
  
  经过半年的努力,我们逐步掌握了一般的外科手术。头一次、我们成功地从一个复员残废军人的腿上取出了三颗存留了二十多年的弹片。以后,我们不断地为贫下中农做了一些小手术,很受贫下中农的欢迎。
  
  一九七一年初的一个清晨,我们队的一位贫农女社员突然发急病。我闻讯赶到,经过仔细检查,确定是胃溃疡穿孔,并发急性腹膜炎,必须立即切开腹腔,修补胃穿孔,消除炎症,否则弥漫性腹膜炎将导致中毒性休克而死亡。但是,医疗站设备简陋,我们又从来没有做过这样大的手术,转送到几十里外的大医院去,时间拖长,很可能发生意外。面对着遭受生命危险的贫下中农,我进行着激烈的思想斗争。病人的妈妈、贫农老大娘看出了我的心思,恳切地说:“小孙,不要怕,你该怎么治就怎么治吧,治好治坏我们信得过你!”老大娘短短的这几句话,包含着贫下中农对我们多么殷切的期望和信任啊!我决定马上准备做手术,在本村抢救!党支部和贫下中农热情支持。我们三名知识青年和一名贫下中农赤脚医生组成了抢救小组,认真讨论了手术中可能发生的各种意外情况,确定了麻醉、手术进路和手术方法。贫下中农也和我们一起动手,有的收拾窑洞,进行消毒;有的叠纱布、做棉球。小组的一位同学主动承担了麻醉任务,并当场学会了量血压数脉搏。两个小时后,一切准备就绪,这时,一个人把我拉到一旁,悄悄地对我说:“咱们这儿条件不好,你经验又不多,还是不要开了,出了问题,你可担当不起。”我当即坚定地表示,为了抢救阶级姐妹的生命,为了捍卫毛主席的革命医疗卫生路线,就是再大的风险也要承当!我们深知,这手术刀虽小,但它却凝聚着我们知识青年对延安老区贫下中农深厚的阶级感情。可是,腹腔打开以后、怎么也找不列穿孔的部位。这时,病人又发生了顽固的呕吐和骚动,麻药也快过劲了,眼看手术就要受到影响,我心情十分紧张,手也有些慌乱了。我立刻想起了毛主席的教导:“我们需要的是热烈而镇定的情绪,紧张而有秩序的工作。”经过现场讨论,我们决定用冬眠疗法使患者镇静,加强麻醉效果并耐心地继续顺着胃壁寻找穿孔,终于在胃小弯处找到了。我们迅速缝合了穿孔,并对腹膜炎作了处理,经过两个小时的紧张战斗,圆满地结束了手术。阶级姐妹的生命得救了!焦急地在窑洞外面等候的贫下中农和知识青年,都为我们高兴,祝贺我们第一次做较大手术获得成功。
  
  
不断学习  不断前进

  
  在成绩面前是谦虚谨慎,还是骄傲自满?在认识真理的道路上,是勇往直前,还是停滞不前?我们医疗站面临者新的考验。
  
  一次,我们给一个急性阑尾炎患者做手术用的是腰椎麻醉。由于麻醉平面过高,险些发生事故。虽然经过紧急抢救,使患者脱离了危险,但这件事却引起了我激烈的思想斗争。这队又传来什么“十九岁的初中,还是别逞能了”等风言风语,我想,以后还是不要担这个风险了。贫下中农看出了我的心思,和我一起学习毛主席关于“人们经过失败之后,也就从失败取得教训,改正自己的思想使之适合于外界的规律性,人们就能变失败为胜利”的教导,使我豁然开朗。于是,我仔细地分析了这次手术,发现问题出在麻醉上。能不能用更好的麻醉方法代替呢?我想起了针刺麻醉技术。为了亲身体验针刺麻醉的作用,我就自制了一个半导体电针机,在自己的足三里和内麻醉点等几个穴位扎进针,通上电针扎进行试验。起初难受得厉害,过了三十多分钟,果然两腿发麻,肚皮上的感觉迟钝,又过了一会儿,迷迷糊糊就像睡着了一样,我亲身体会到针麻的镇静和镇痛作用。后来,我们运用针刺麻醉,成功地从一个病人的左侧胸壁上,取出一个大约二斤重的肿瘤。还做了甲状腺的切除,阑尾炎、疝气、肠梗阻等其它一些手术。
  
  新针疗法,既方便又省钱:深受贫下中农欢迎。开始我们运用新针疗法治疗慢性胃炎、溃疡病、老年慢性支气管炎等一些常见病、多发病时,效果不大显著。这时我想,能不能找到一个简便而又见效快的办法呢?后来我们受到穴位强刺激治疗小儿麻痹后遗症的启发,大胆地在胃溃疡病人的足三里穴位上进行强刺激,收到较好的效果。但是在小腿上进行强刺激,病人的行动受到一定影响。能不能找个不影响行动而效果更好的穴位呢?我又开始了新的摸索。一天,我得了急性胃炎,一位贫农老大爷在我背上第八、九胸椎旁的俞穴部位拔了两个火罐,我只觉得肚子热烘烘的,不一会胃就不疼了。这件事启发了我,拔火罐也是一种刺激,它可以治疗急性胃病,是否可以采用俞穴进行刺激来治疗慢性胃病呢?我们采用了这个穴位,获得了比在足三里强刺激更好的效果。后来,又用这种方法治好了不少老年慢性气管炎和多种肠胃病。从这件事使我认识到,必须善于向群众学习,从群众中吸取智慧,总结和提高群众同疾病作斗争的经验,才能不断提高自己的医疗技术,更好地为贫下中农服务。
  
  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集体的智慧是无穷的。去年八月,一位贫农妇女子宫外孕破裂,腹腔内大出血,陷入严重的休克状态,需要紧急手术抢救。这种危险的妇科急症,我们还没有治过,但我们相信,胜利永远属于为人民勇于实践、善于实践的人们。我们很快地确定了抢救方案,明确了分工。当两个女知识青年赤脚医生把腹腔打开以后只见里面充满了大量的黑色血液、这时病人的血压已经测不到了,生命万分危急,必须立即输血进行抢救。可是我们没有验血设备,无法检验血型。我们便迅速将腹腔内的血液清理出来,经过抗凝过滤处理后,把一千多毫升自体血又重新输入病人的血管。这样,已经十五分钟测不到的血压,又逐渐回升了。经过一个半小时的抢救,病人终于得救了。
  
  开展计划生育,是当前农村一项十分重要的任务。在党支部的支持下,我们广泛深入地进行了宣传动员,并及实行免费绝育手术。短短两个月,我们做了几十次绝育手术。目前,我们大队已基本做到了计划生育。
  
  经过三年多的医疗实践,我们的临床经验渐渐增多了,来治病的贫下中农也越来越多,每天门诊有四、五十人。据不完全统计,医疗病人达两万多人次。除本县、社的病人外,还有远离几百里的延安、绥德等地的也起来治病。在设备简陋的条件下,我们做了肠梗阻、子官切除、关节融合术、骨结核病灶清除等较大手术一百多人次。
  
  四年多来的革命实践,使我进一步认识到,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走毛主席指引的知识分子与工农相结合的道路,是我们知识青年思想革命化的必由之路,是一场伟大的社会主义革命,是培养和造就千百万无产阶级革命事业接班人的重要途径。刘少奇一类骗子恶毒攻击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是“变相劳改”,其罪恶目的就是要从根本上改变党在社会主义历史阶段的基本路线和政策,颠覆无产阶级专政,复辟资本主义。经过史无前例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锻炼的广大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在三大革命运动中锻炼成长的事实,就是对刘少奇一类骗子反革命谬论的有力驳斥!今后,我一定更加刻苦地读马列的书,读毛主席的书,深入批判刘少奇一类骗子的反革命修正主义路线,虚心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彻底改造世界观,谦虚谨慎,戒骄戒躁,为革命努力钻研医疗技术,为发展革命圣地的医疗卫生事业贡献自己的全部力量。
  
  原载《为革命当好赤脚医生》,人民教育出版社1973年7月第1版
  


查看完整版本: [-- 为贫下中农拿起手术刀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ode © 2003-08 PHPWind
Time 0.010827 second(s),query:3 Gzip enabled

You can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