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身背药箱干革命 --]

中国文革研究网 -> 文革文献 -> 身背药箱干革命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林涛 2014-12-09 18:14
身背药箱干革命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阿克陶县五星公社二大队
  柯尔克孜族回乡知识青年吾守尔马木堤

  
  一九六六年我中学毕业后,响应伟大领袖毛主席关于“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很有必要”的伟大号召,回乡参加农村社会主义建设,走上了与工农群众相结合的道路。回乡后,贫下中农推荐我当赤脚医生,并把我送到县卫生训练班学习了六个月。学习期满回队时,我感到既高兴又担心。高兴的是:毛主席把我这个旧社会的孤儿从苦海中救了出来,今天又培养我成了赤脚医生,让我挑起为贫下中牧看病的重担;担心的是:自己文化低,学医时间短,又没有临床经验,这副担子能挑得起吗?在困难面前,我反复学习毛主席的《为人民服务》、《纪念白求恩》等光辉著作,增强了信心。回到队上,老贫牧托乎提紧紧握住我的手,激动地说:“咱贫下中牧可有了自己的医生啦!这是毛主席对咱们的最大关怀!”老人的话激起了我对旧社会、对修正主义医疗卫生路线的无比仇很,我决心身背药箱干革命,一生交给党安排!
  
  我们大队地处帕米尔高原的深山里,社员们居住得十分分散,走路需要十几天才能把几个生产队走完,这给巡回医疗带来了一些困难。但我想到白求恩同志能不远万里来到中国,贫下中牧能长年累月在深山放牧,我是一个革命青年,为了给阶级弟兄解除痛苦,捍卫毛主席的革命医疗卫生路线,多翻几座山,多趟几道河,又算得了什么?我背着药箱坚持巡回医疗。一九七一年一月的一个晚上,我刚出诊回来,大队干部告诉我:卡子隆生产队的老贫牧买买提吾守尔肺结核恶化,十分危险。我顾不得吃饭,拿了两个馍,顶风冒雪,直奔卡子隆,摸黑爬过冰大坂,经过六小时的长途跋涉,到了买买提吾守尔家。一看老人处于休克状态,我问清情况,赶紧打针下药,两小时后,老人转危为安。遵照毛主席关于为人民服务要完全彻底的伟大教导,我又护理了十天,直到他基本好转才离开。临走时,老人激动地拉住我的手说:“感谢毛主席培养的医生!”
  
  经过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锻炼,我的阶级斗争和路线斗争觉悟有了提高。我认识到,要做一个革命青年,就要坚持走和工农相结合的道路,既要自觉地把为贫下中牧治病提高到执行和捍卫毛主席的革命医疗卫生路线的高度来对待。一次,胜利牧场有个妇女,抱着病孩从十五公里以外赶来找我,初诊为肺炎。留下来治吧,没把握;转公社医院吧,又怕路远途中危险。这时,我想起了毛主席的伟大教导:“为什么人的问题,是一个根本的问题,原则的问题。”想到阶级姐妹满怀希望找上门来,而自己却想一推了事,这不正说明自己为什么人服务的问题还没有解决,还需要进一步向贫下中牧学习,彻底改造世界观吗?毛主席的教导,群众的信任,使我鼓起了勇气。考虑到孩子病重,需要勤观察病,好对症下药,我热情地提出让母女俩住在我家治疗。经认真治疗,细心护理,只六天时间,小孩就痊愈了。从这以后,为了减轻病人路上的周折和痛苦,不耽误治疗,凡是路远的重病人,尽量设法留在自己家里治疗。我想:虽然家里的房子小,但为贫下中牧服务的胸怀不能小;显然医疗条件差,但关心体贴病人的服务态度不能起差;然自己医术不高,但诊断治疗的质量要尽量提高。在毛主席的革命路线指引下,在贫下中牧的再教育下,我对“脏”和“累”有了比较正确的看法,除结病人治病外,还经常给病人做饭、洗衣、服药、倒水、倒屎倒尿,把能够减少或解除阶级兄弟姐妹的痛苦,当作自己最大的幸福。
  
  为了学习新针疗法,我遵照毛主席关于“你要有知识,你就得参加变革现实的实践”教导,先在自己身上练习扎针。为了弄清一个穴位,有的要扎一百多针,好几个地方被扎得疼痛难忍。这时,我想到解放军医生为了减轻阶级兄弟痛苦宁肯在自己身上试扎千针,不在病人身上错扎一针的崇高思想,坚持练下去。经过反复实践,终于掌握了新针疗法,并治好了一些社员多年没有治好的疾病。由于我听毛主席的话,坚持刻苦学习,并在实践中不断总结提高,从一九六六年到现在,在广大贫下中牧帮助下,共治好了常见病、多发病、地方病三千一百多人次。
  
  贫下中牧说我治病够辛苦的,劝我少参加一些劳动,他们一人多干一点,就把我的任务项上了。贫下中牧们的心意使我很感动,可他们能代替我劳动,却不能代替我改造思想。于是,我尽可能利用早晨、中午、晚上休息时间为牧民看病,白天参加集体生产劳动。另外,找还买了一套补鞋工具和砂轮,趁巡回医疗之便,给贫下中牧补鞋、修农具和剪羊毛。有时路上柴禾多,就打上一捆,送给缺劳力的贫下中牧。一九六九年十一月的一天,气温急剧下降,狂风卷着大雪扑来,正在野外放牧的人畜安全受到严重威胁。看到贫下中牧都在奋不顾身救护畜群,我也投入了抢救战斗。大家经过六小时的紧张劳动,找回了九十头牦牛。听说还有一群羊没有找见,我又和贫下中牧一起,顶风冒雪去找。等我们把羊群赶到冬牧场,一只母羊产羔,我既脱下棉衣把羊羔包起来。一次,我在巡回医疗途中,发现民兵正在追捕一个逃跑的坏家伙,我立即和民兵一起,顺着山沟直追。那家伙见我们已把他包围起来,顺势跳下山崖,我也奋不顾身跟着跳下两丈多深的山崖,抓住了那个坏蛋。
  
  在革命的大道上,我仅仅迈出了统一步。今后,我决心要更好地向贫下中收学习,坚定地走与工农相结合的道路,身背药箱干革命,当一辈子“赤脚医生”。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革命委员会计划局)
  
  原载《为革命当好赤脚医生》,人民教育出版社1973年7月第1版


查看完整版本: [-- 身背药箱干革命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ode © 2003-08 PHPWind
Time 0.010146 second(s),query:3 Gzip enabled

You can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