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沿着伟大列宁的道路前进 人民日报编辑部 1960-04-22 --]

中国文革研究网 -> 文革文献 -> 沿着伟大列宁的道路前进 人民日报编辑部 1960-04-22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renbing331 2015-04-25 07:36
沿着伟大列宁的道路前进
第1版()
专栏:
沿着伟大列宁的道路前进
人民日报编辑部
全世界觉悟的劳动人民,今天都在纪念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导师列宁诞生的九十周年。
列宁是苏联共产党的创立者,是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苏联的缔造者,是马克思、恩格斯以后国际共产主义运动最伟大的领袖。列宁在哲学、政治经济学和科学社会主义的理论方面,都使马克思主义发展到一个新的阶段,即列宁主义阶段。列宁主义是帝国主义和无产阶级革命时代的马克思主义。
在列宁指导下的十月社会主义革命的胜利,使世界上六分之一的土地脱离了资本主义的统治。在差不多三十年以后,欧洲和亚洲产生了一系列新的社会主义国家,形成了强大的社会主义阵营。在中国革命胜利以后,社会主义阵营已经拥有世界土地四分之一以上,人口三分之一以上。世界阶级力量的对比已经变得大大有利于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
中国人民对于列宁的理论和事业感到十分亲切,中国人民正是从列宁主义找到了自己解放的道路。还在中国很少人知道列宁的时候,列宁就在自己的著作中一再指出中国革命斗争的伟大意义和伟大前途。早在1913年,列宁在“马克思学说的历史命运”一文中就提出了亚洲是“极大的世界风暴的新泉源”的著名论断。随后,如毛泽东同志所说,“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我们送来了马克思列宁主义”。有了马克思列宁主义,有了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无产阶级革命政党,中国革命就进到了一个新的阶段。
列宁指出:帝国主义是无产阶级革命前夜,帝国主义必然在国际无产阶级和被压迫民族的联合斗争中灭亡;国家是阶级统治的暴力机器,无产阶级必须用革命的暴力推翻反革命的暴力,打碎资产阶级的军阀和官僚的国家机器,建立无产阶级专政的新国家;无产阶级必须努力巩固同农民的联盟,彻底解决土地问题,努力在民主革命中取得领导权,在同民族资产阶级结成联盟的时候必须保持自己的独立性(按照中国的通俗说法,就是既要有联合又要有斗争);必须建立新型的无产阶级革命的政党,必须反对背叛马克思主义的修正主义和克服共产主义运动中的左倾冒险主义,必须坚决信任群众和依靠群众。列宁的这些学说,武装了全世界的无产阶级,也武装了中国的无产阶级。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普遍真理所以能够迅速地为中国的无产阶级和革命人民所接受,主要地是由于灾难深重的中国人民,除了进行坚决的斗争求得解放以外,再无任何别的出路。在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和官僚资本主义的极端残酷和极端野蛮的统治下的旧中国,无产阶级和人民群众怎么能够幻想帝国主义有什么“好心善意”呢?怎么能够幻想反动统治阶级会自动让出政权给人民呢?
中国无产阶级的政党——共产党和它的领袖毛泽东同志,创造性地运用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普遍真理,使它同中国革命的具体实际相结合,不断地推进了中国的革命斗争。当以蒋介石为代表的资产阶级反动派叛变革命,把人民投入血海的时候,中国的无产阶级和它的政党就不能不以革命的暴力去抵抗反革命的暴力,经过二十二年的革命战争,终于推翻了帝国主义和国民党反动派的黑暗统治,建立了以无产阶级为领导的人民民主专政,领导中国人民走上了社会主义的康庄大道。
中国革命的胜利就是马克思列宁主义在中国的胜利。马克思列宁主义在全世界和中国取得的许多胜利,越来越显著地证明了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真理是颠扑不破的,是全世界一切被压迫阶级和一切被压迫人民取得解放的行动指南,是全世界人民走向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行动指南。
在纪念列宁诞生九十周年的时候,中国人民的主要任务是什么呢?我们认为,主要的有三个方面的任务,这就是建设社会主义的任务,争取世界和平的任务,团结国际友人的任务。
中国人民当前的第一个任务,就是高速度地发展我国的社会主义建设,在不长的时间内把我国建成为一个具有高度发展的现代工业、现代农业和现代科学文化的伟大的社会主义国家。完成这个任务,不但对于中国人民具有决定性的意义,对于世界人民的和平和社会主义事业,也有显著的巨大的意义。
以毛泽东同志为首的中国共产党中央把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普遍真理同我国的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的具体实际相结合,提出了鼓足干劲、力争上游、多快好省地建设社会主义的总路线。这条总路线是我国人民能够胜利地实现这个伟大任务的最重要的保证。
为了完成这个伟大的任务,我国人民第一步要争取在不到十年的时间内在主要工业产品的产量方面赶上和超过英国,基本上建立起一个完整的工业体系;要争取提前实现1956—1967年全国农业发展纲要,基本上实现农业机械化、水利化和相当程度的电气化;要努力进行文化革命,基本上普及中小学教育和业余教育,争取提前完成1956—1967年的科学技术发展远景规划。与此同时,要继续完成经济战线、政治战线和思想战线上的社会主义革命,使社会主义在一切领域内彻底战胜资本主义,并且大大提高人民群众的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觉悟。目前我国人民正在为完成和超额完成1960年国民经济计划而展开一个轰轰烈烈的以技术革新和技术革命为中心的增产节约运动,争取在今年内使生铁产量达到二千七百五十万吨、钢产量达到一千八百四十万吨、煤产量达到四亿二千五百万吨、发电量达到五百五十五亿度以上、粮食和棉花各增产10%左右,从而使今年工农业总产值比去年增长23%。
对于中国人民能否高速度地建成一个强大的社会主义国家,美帝国主义者亟尽诽谤嘲笑之能事。远者如过去的美国国务卿杜勒斯在1958年11月就说什么“很难相信这种努力会成功或持久”。近者如现任美国助理国务卿帕森斯在今年2月又说什么中国加速工业化运动“可能造成这个政权从内部的崩溃”。可是奇怪,帝国主义者的诽谤愈是恶毒,中国人民的革命热情愈高,建设干劲愈大。中国的经济形势,中国人民的政治团结,一年比一年更好。现在在广大群众中没有人怀疑,我们一定能够提前和超额完成我们的伟大的建设计划。
马克思列宁主义一贯地指出,在社会主义下,社会生产力能够得到伟大的解放,人民的积极性、创造性能够得到伟大的解放。列宁认为,社会主义社会的生活是一个历史上从未有过的大多数居民甚至全体居民都参加的真正群众性的运动。他认为,群众的生气勃勃的创造力是社会主义社会的基本因素,而这种创造的才干在工人和农民中是无穷无尽的。列宁这样描写马克思主义的一条“最深奥同时也是最简单明了”的原理:“富有历史意义的行动的规模愈大,范围愈广,参加这种行动的人数便愈多,反过来说,我们所要实行的改造愈深刻,就愈要唤起人们对这种改造的兴趣和采取自觉的态度,使千千万万的人相信这种改造的必要性。我们的革命所以远远超过其他一切革命,归根到底是因为它通过苏维埃政权发动了那些以前对国家建设漠不关心的千百万人来积极参加这一建设。”(“在全俄苏维埃第八次代表大会上的报告”)
我们确信我国的发展速度,同苏联和其他社会主义国家一样,将要远远超过资本主义国家所曾有过的发展速度,按照中国共产党人的说法,就是能够用跃进的速度前进。这是因为,我们党所制定的鼓足干劲、力争上游、多快好省地建设社会主义的总路线,我们正在实行的工业和农业同时并举、重工业和轻工业同时并举、中央工业和地方工业同时并举、大型企业和中小型企业同时并举、洋法生产和土法生产同时并举等一整套“两条腿走路”的方针,我国目前正在蓬勃展开的机械化、半机械化、自动化、半自动化的技术革新和技术革命的群众运动,我国农村人民公社的巩固、发展,目前城市人民公社的普遍建立,正是如列宁所指出的,最广泛地发动了千百万人民用最高度的积极性、创造性来参加我国的建设事业。中国同苏联和其他社会主义国家一样地按照社会主义建设的共同规律发展着自己的经济建设,而中国在社会主义建设问题上所采取的一系列的方针正是列宁主义的普遍真理同中国的具体实际相结合的产物。
少见多怪的西方国家的资产阶级,过去曾经对于苏联的高速度的社会主义建设吵闹不休,现在又在对于我们的高速度的社会主义建设,对于我们的总路线、大跃进和人民公社,吵闹不休了。伟大的列宁在他逝世前一年所写的一篇著名论文“论我国革命”中,早就给了这伙蠢才以一个致命的痛击。列宁指出,“俄国是个介于文明国家和初次被这次战争(按指第一次世界大战)完全拖进文明之列的整个东方各国或欧洲以外各国之间的国家,所以俄国能够而且应该表现出某些特点,这些特点固然并不越出世界发展的共同路线,但是使俄国革命显得有别于以前西欧各国的革命,而且在转向东方国家时这些特点又会带有某些局部的新东西。”列宁反问道:“既然毫无出路的处境十倍地增强了工农的力量,使我们能够用与西欧其他一切国家不同的方法来创造发展文明的根本条件,那又怎样呢?”列宁并且预言,“我们的欧洲庸人们作梦也没有想到,在东方那些人口无比众多、社会情况无比复杂的国家里,今后的革命无疑会比俄国革命带来更多的特色。”
事实难道不正是如此吗?苏联用了与一切西方国家不同的方法,不是已经用飞快的速度,在很短的时间内,在经济发展水平方面超过了西欧所有资本主义国家,并且正在追上和在某些方面已经开始超过美国吗?同样,在中国,“一穷二白”、毫无出路的处境,几十年斗争的锻炼和经验的积累,加上以苏联为首的强大的社会主义阵营的帮助和对苏联四十年建设经验的借鉴,不是也十倍地增强了中国工农的力量,使我们能够用与一切西方国家不同的方法,用飞快的速度向着现代工业、现代农业、现代科学文化猛进吗?西方资产阶级咒骂我们要失败,而我们队伍中居然也有那么一些西方资产阶级的应声虫,说什么我们的总路线、大跃进和人民公社是“小资产阶级狂热性”的产物,而不认识它们恰恰是马克思列宁主义的革命性的产物。让他们等着看吧,等个十年,他们总可以见个分晓。总之,无论外国和中国的那些一脑子形而上学的庸人,正如列宁所说,只知道把资产阶级关系的“常态”看作不准有一点变动的金科玉律,“对于马克思主义中有决定意义的东西,即马克思主义的革命辩证法,一窍不通”,所以他们如同过去没有能力理解苏联的伟大变化那样,现在也没有能力理解在中国发生的一切生动活泼的事物。
中国人民纪念列宁诞生九十周年的第二个伟大任务,就是同以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各国在一起,同全世界一切爱好和平的力量在一起,同全世界一切反对帝国主义、反对侵略的力量在一起,维护世界和平,反对帝国主义战争。
马克思列宁主义从来就反对帝国主义战争。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夜和战争期间,列宁和其他坚守马克思主义立场的工人阶级左派领袖所提出的革命口号,就是变帝国主义战争为国内战争,以便结束帝国主义战争,实现和平。十月革命的主要口号之一就是和平。在十月革命胜利以后,列宁立即颁布了和平法令,主张正义的和平。其后,列宁又再三提出了苏维埃国家同各国和平共处的政策。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前和以后的苏联,为了维护世界和平、实行集体安全、实行不同社会制度国家的和平共处,作了世所周知的巨大的努力。
中华人民共和国从成立之日起,就同苏联和其他社会主义国家一起积极为保卫世界和平而奋斗。从1950年到1953年,中国人民派出了自己的志愿军到朝鲜前线,同朝鲜人民一道,为制止美国的侵略作了英勇的斗争,迫使侵朝美军接受了停战协定,从而维护了远东的和平。1954年,中国政府积极参加了日内瓦会议,在这个会议上达成了关于恢复印度支那和平的协议。同年,中国政府的领导人先后同印度政府、缅甸政府的领导人,共同倡导了著名的和平共处的五项原则,这五项原则一直是中国对一切不同社会制度国家的外交政策的基石。1955年,中国政府积极参加了在印度尼西亚召开的亚非国家的万隆会议,这个会议宣布了以五项原则为基础的亚非各国相互关系中的十项原则。1958年,中国从朝鲜撤退了全部人民志愿军。中国人民一贯积极参加世界和平运动和亚洲和平运动,并且再三倡议实现亚洲和太平洋地区的集体安全,成立亚洲和太平洋地区的无原子地区。中国政府一贯主张用和平的方法而不用战争的方法解决同别国(包括美国)的争端,并且至今还在就这个问题同侵占着中国领土的美国举行着谈判。
社会主义各国和全世界各国共产党,都为争取和维护世界和平进行了坚定不移的斗争。
1957年11月在莫斯科举行的社会主义国家共产党和工人党会议所通过的莫斯科宣言,和六十四个共产党和工人党所通过的和平宣言,都号召全世界工人阶级和一切爱好和平的人们行动起来保卫和平,指出这一斗争是当前全世界最重要的斗争。莫斯科的两个宣言都指出,现在世界上存在着强大的维护和平的力量,这些强大力量的联合已经有实际的可能阻止战争的爆发。在莫斯科会议以后,和平的力量有了进一步的增强。这首先是因为,以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阵营更强大了,苏联在军事方面和最重要的科学技术方面更显著地走到了美国的前面,苏联部长会议主席赫鲁晓夫同志对美国和其他资本主义国家进行了一系列的和平访问,苏联政府在裁减军备、停止试验核武器等问题上进行了新的重大的努力,苏联、中国和其他社会主义国家的和平努力正在日益深入人心。同时,亚洲、非洲、拉丁美洲的民族独立运动和资本主义各国人民争取民主和社会主义的斗争也有了新的重大的发展。帝国主义阵营的内部矛盾继续扩大,美国本国广大人民对政府的反和平的外交政策纷纷表示不满和不安,美帝国主义的处境日见困难和孤立了。这种种情况,迫使新战争的主要策划者美帝国主义不能不接受东西方最高级会谈的建议,并且在一些场合改变腔调,说他们也有“和平愿望”。事实证明,世界和平力量正在胜过战争力量,这是毛泽东同志所说的“东风压倒西风”的一种表现。
东风压倒西风,这是目前世界的新形势。这种新形势同列宁在世时候根本不同,同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夜的世界形势,也根本不同。在进行反对帝国主义新战争计划的斗争中,估计到这种新形势,是完全必要的。这种新形势使全世界一切爱好和平的力量,一切反对帝国主义、反对侵略的力量,得到了空前的信心和勇气。但是决不能说,力量对比的这种变化,已经改变了帝国主义的本性,因而已经从现代社会生活中根本消灭了任何战争的可能性,已经使人类进入永久和平的时代。
列宁主义从来认定,帝国主义是现代战争的根源。列宁说:“现代战争产生于帝国主义。”(“齐美尔瓦尔得左派的决议草案”)战争“是帝国主义的本质产生的。”(“在俄共第八次代表大会上关于党纲报告的结论”)列宁的这些具有根本原则意义的论断,是从对于帝国主义的深刻的科学分析得来的,并且已经被无数的历史事实证明为不可动摇的真理。在两年多以前举行的共产党和工人党的莫斯科会议,还以最新的事实论证了列宁的这个原理。莫斯科会议的宣言说:
“只要帝国主义还存在,就有发生侵略战争的土壤。在战后的年代里,美英法等帝国主义者及其走狗在印度支那、印度尼西亚、朝鲜、马来亚、怯尼亚、危地马拉、埃及、阿尔及利亚、阿曼和也门等地进行了或者还在进行着战争。同时,帝国主义侵略势力顽固地拒绝裁减军备,拒绝禁止使用和生产原子武器和氢武器,拒绝就立刻停止试验这种武器达成协议。他们继续所谓‘冷战’,进行军备竞赛,建立越来越多的军事基地,实行破坏和平的侵略政策,造成新战争的危险。而如果在未能缔结禁用核武器的协定的情况下发生世界战争,那么,它就必将是一场破坏力空前巨大的核武器战争。
“在西德,在美国的扶植下,军国主义正在复活,从而在欧洲的中心造成了严重战争危险的策源地。……
“同时,帝国主义者企图强迫中近东爱好自由的各国人民接受臭名远扬的‘杜勒斯—艾森豪威尔主义’,从而对于这个地区的和平造成了威胁。……
“东南亚集体防务条约组织这一侵略集团,在东南亚造成了战争危险。”六十四个共产党和工人党的和平宣言说:
“和平力量是巨大的,这种力量能够阻止战争,维护和平。但是我们共产党人认为自己有责任提醒全世界的一切人们:可怕的、杀人的战争的危险并没有过去。
“对和平事业的威胁,对各国人民安全的威胁是来自何处呢?热中于战争的和幻想战争的是在两次世界大战中、在目前的军备竞赛中大发横财的垄断资本集团。军备竞赛给垄断资本家带来了巨额利润,而把越来越沉重的负担压在劳动人民的肩上,使许多国家的经济状况严重恶化起来。一些资本主义国家的统治集团在垄断资本、尤其是美国垄断资本的压力下拒绝关于裁军、禁止核武器及其他防止新战争的措施等建议。……
“只有一切珍视和平的人们一致努力,提高对战争挑拨者的阴谋的警惕,并彻底了解到要更加努力保卫还处在威胁之下的和平是自己的神圣职责,和平才能够保持住。”
由此可见,列宁主义关于帝国主义是现代战争根源的原理,决没有也决不会“过时”。在帝国主义还存在的情况下,对于战争危险的警惕决不能放松。中国人民就是根据这个基本立场来进行维护世界和平、反对帝国主义战争的斗争的。我们欢迎国际局势的每一步缓和,欢迎任何国家(包括美国)的真诚的和平努力,同时把帝国主义继续策划新战争的凶恶活动及时地告诉全国和全世界的公众,唤起他们的注意,并且指出,只要全世界一切和平力量联合一致,就一定能够压倒战争力量,我们斗争的前途是光明的。我们过去这样做了,今后也将继续这样做。
美帝国主义痛恨以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阵营所作的一切和平努力。它公开宣布自己敌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政策,明目张胆地攻击中国人民的维护世界和平、反对帝国主义战争的正义立场。中国人民对于以艾森豪威尔为首的美国政府从去年9月赫鲁晓夫同志和艾森豪威尔举行戴维营会谈以来还继续在积极扩军备战和扩大侵略的事实,作了及时的揭露。美帝国主义的代言人就污蔑中国人民似乎不热心于国际局势的和缓。这个漫天大谎简直是太无耻了。美国政府和艾森豪威尔本人既然实际上是在从事扩军备战和扩大侵略,那么,这就跟和缓国际局势的要求背道而驰;如果加以隐瞒,甚至加以粉饰、美化和歌颂,对于国际局势有什么好处呢?相反,那只能使制造紧张局势的人们益发肆无忌惮。
事实胜于雄辩。试看美国政府和艾森豪威尔自从去年9月戴维营会谈以来反和平言行的一个最简单的摘要:
1959年10月16日,美国助理国务卿伯丁发表演说,认为美国不能接受和平共处,因为这等于承认社会主义阵营的现状。
10月21日,美国操纵联合国大会通过关于所谓“西藏问题”的非法决议,干涉中国内政,诽谤中国政府平定西藏地方农奴主反动集团的叛乱。
10月22日,美国国务院就匈牙利反革命叛乱事件三周年发表声明,诬蔑匈牙利政府和苏联政府,并且“赞扬”发动这次叛乱的反革命分子。
11月3日,由于巴拿马运河区人民举行示威,要求收回巴拿马对运河区的主权,美国占领军实行镇压,打伤一百二十多名巴拿马人。
11月13日,美国副总统尼克松说,“西方国家不能接受苏联人所谓的和平共处。”
11月22日,美国国务卿赫脱在美国“行列”杂志上发表文章,诬蔑苏联有“侵略意图”和推行“扩张主义运动”。
11月27日,美国国务院发表声明,诽谤阿尔巴尼亚“受苏联的统治”。
12月1日,美国国防部长麦克耳罗伊说:“到1963年时,美国将能够掌握型式更多的投递氢弹头的手段来对付苏联。”
12月4日至22日,艾森豪威尔以扩大冷战为目的访问了欧亚非十一国。他在访问中竭力鼓吹加强西方军事集团,说“北大西洋联盟仍然是我们外交政策的基石”,说美国不能放弃中央条约组织,并积极活动扩展美国在国外的导弹基地网。
12月9日,美国操纵联合国大会通过关于朝鲜问题的提案,不顾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会议在10月27日发出的呼吁,拒绝从朝鲜南部撤退美国军队和实现朝鲜和平统一,并且坚持在朝鲜进行在作为交战一方的联合国“监督”下的所谓“自由选举”。
同日,美国操纵联合国大会通过干涉匈牙利内政的所谓“匈牙利问题”的提案。
12月15日,赫脱在北大西洋集团理事会上提出一个“十年计划”,要求这个集团具有进行大规模战争的“威慑力量”和进行局部战争的“充分灵活性”。
12月24日,美国指使老挝少数极端亲美分子发动军事政变,进一步扩大老挝内战。
12月29日,艾森豪威尔宣布,美国自1960年1月1日开始,“有恢复核武器试验的自由”。
1960年1月7日和18日,艾森豪威尔提出国情咨文和预算咨文,要求美国“奉献出我们的任何一点力量”,来提供“威慑力量”,规定1961财政年度的军事开支为四百五十五亿多美元,占总预算的57.1%。他在国情咨文中诬蔑社会主义国家是“警察国家”,诬蔑苏联是“帝国主义的共产主义”,诬蔑社会主义阵营是“阴郁的卫星国体系”。
1月15日,尼克松说,“在任何情况下,美国和它的盟国都不可减少他们的兵力”。
1月19日,日美“共同合作和安全条约”在华盛顿签字,这个侵略性的军事同盟条约直接针对中国、苏联和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并且威胁亚洲各国的和平和安全。
2月3日,艾森豪威尔在记者招待会上宣称:“我不知道任何戴维营精神”。他并且表示,美国将把核武器的秘密资料交给它的同盟国。
2月5日,美国国务院发表声明,再次拒绝华沙条约缔约国会议关于华沙条约组织和北大西洋集团签订互不侵犯条约的建议。
2月15日,赫脱发表声明,竟然要求苏联的三个加盟共和国立陶宛、拉脱维亚和爱沙尼亚“重新享有国家的独立”。
2月16日,艾森豪威尔在“共同安全”咨文中说,“苏联削减军事人力的事实——如果这是一个事实的话——并不改变我们保持集体防御的必要性。”“放弃或削弱我们的共同威慑力量地位将是极为愚蠢的。”他说,美国要“坚定不移地、不事声张地、耐心地坚持为保持我们的共同防务而努力”。他宣布新财政年度的对外军事援助拨款为二十亿美元,比上一年度多七亿美元。
2月17日,艾森豪威尔在关于中东局势的报告中说,美国将继续执行美国国会在1957年通过的关于中东问题的决议(即所谓“艾森豪威尔主义”)。
2月19日,美国助理国务卿帕森斯发表演说,表示美国要继续侵占中国领土台湾,仍然“期望”新中国“崩溃”,并且说美国要执行“一项谋求抵消(中国)这种力量增长的政策”,“坚持旨在对付这种力量的措施”。
2月22日至3月3日,艾森豪威尔访问南美,鼓吹加强“泛美制度”,赞扬美洲国家组织为干涉古巴而在去年8月在圣地亚哥举行的外长会议,并且表示要继续坚持把美洲当作美国人的美洲的所谓门罗主义。
2月26日,美国在违反朝鲜停战协定不断地把导弹武器运入南朝鲜之后,公然在南朝鲜乌山发射“斗牛士”式导弹。
2月29日,美国复照古巴政府,拒绝古巴政府提出的恢复美古谈判的必要条件,即美国不要采取可能损害古巴人民的措施。并且威胁说:美国始终可以自由采取它认为有必要采取的“任何步骤”。在这之前和以后,美国飞机连续轰炸古巴。据古巴总理卡斯特罗3月14日说,美国飞机对古巴的空袭已达四十多次。
3月9日,美国负责非洲事务助理国务卿萨脱斯威特说,美国在北非“有着特殊的政治和军事上的利益”。“美国保持使用它在非洲的某些重要基地的权利,美国和它的盟国继续在非洲取得广泛的重要物资,主要是矿藏,这也是十分重要的”。他并且说,“有必要把(非洲)民族主义的高涨和有条不紊地从过去过渡到未来的方法加以协调”。
3月16日,美国和蒋介石集团开始在台湾海峡举行大规模军事演习,美军五万人参加。
同一天,即艾森豪威尔和阿登纳发表联合公报的第二天,艾森豪威尔说,“我们一致认为,双方中的任何一方都没有改变政策”。“我们不放弃我们在柏林的权利”。
3月21日,美国军舰又一次侵犯中国领海。中国政府向美国提出第九十三次严重警告。从1959年10月到现在,美国侵犯中国领海、领空共达二十一次。
3月30日,艾森豪威尔表示,即使美国现在同意签订关于暂时停止核试验的协定,下届美国总统仍然可以不受约束。他说,“任何继任者都将有权对这个问题作出自己的判断。”赫脱4月8日进一步说,从法律观点来看,艾森豪威尔“使美国承担较长一段时期的义务的能力”,“仍然限于他自己的任期内”。
4月4日,赫脱发表演说,拒绝苏联关于全面裁军的建议,攻击苏联部长会议主席赫鲁晓夫关于德国问题的谈话,说他“使局面复杂化”。赫脱说,“如果任何人期望在最高级会议上获得引人注目的成就,他可能会失望”。他对西德的加快重新武装表示“满意”,并且说“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的陆海空部队仍然需要进一步加强”。
4月6日,艾森豪威尔正式批准加速发展洲际导弹和发射“北极星”式导弹的核潜艇的计划。据报道,美国政府准备把原定三年内制造的洲际导弹的数目从二百七十个增加到三百一十二个,核潜艇从七艘增加到四十艘。
4月9日,美国太平洋舰队的潜艇舰队司令本逊叫嚷说,美国将用三十艘发射“北极星”式导弹的核潜艇来包围苏联和各社会主义国家。
4月14日,美国代表伊顿在十国裁军委员会会议上反对社会主义国家关于拥有核武器的国家承担不首先使用核武器的义务的建议,并且再一次表示美国不能接受苏联关于全面彻底裁军的建议。
这里所列举的当然极不完全,而且也只限于美国政府和美国报刊所公开宣布了的材料。但是请问,这一切究竟是不是事实呢?这一切究竟是不是美国当前政策中的主要事实呢?难道能够说,这是中国共产党人的捏造?难道能够说,这只是美国政策中的一些次要的、不值一提的旧时代的遗迹?事实当然不是如此。事实是,尽管在戴维营会谈以后,尽管在东西方最高级会谈的前夜,我们看不出美帝国主义的战争政策有任何实质的改变,看不出美国政府和艾森豪威尔本人所执行的政策有任何实质的改变。美帝国主义不但正在竭力扩大自己的侵略性的军事力量,而且正在迫不及待地扶植西德和日本的军国主义势力,使它们成为新战争的策源地。要知道,这一切事实影响着全人类的命运。反对西德军国主义、日本军国主义和其他为美国所扶植的军国主义是完全必要的,但是现在对这一切起决定作用的首先是美帝国主义的战争政策,离开这一点也就离开了事实的核心,事实的本质。因此,全世界爱好和平的人民如果不集中力量对美国当局的这种战争政策继续进行坚决的揭露和严肃的斗争,就必然会招来惨重的灾难!
同苏联和其他社会主义国家的人民一起站在为和平而斗争的最前线的中国人民,有什么权利对这一切事实保持沉默呢?有什么权利只让美国人作这一切,说这一切,知道这一切,而不让中国人和别国人知道事实的真相呢?难道向中国和世界的公众说明事实的真相,就不利于和平,就会加剧紧张局势,而隐瞒真相才能有利于和平与和缓局势吗?难道按照美帝国主义的逻辑,和平就是这样“保持”的吗?或者这就是艾森豪威尔之流所说的“自由中的和平”吗?
积极策划新战争的美帝国主义者,确实希望我们隐瞒事实的真相,希望我们放弃马克思列宁主义的观点,希望我们相信帝国主义的本性可以改变甚至已经改变,希望我们完全像资产阶级的和平主义者那样,在维护世界和平的斗争中不去动员和依靠最广大的反对帝国主义、反对帝国主义战争、反对帝国主义侵略的人民群众,希望我们竭力夸大帝国主义侵略势力被迫作出的和平表现,使人民群众丧失警惕,或者希望我们竭力夸大帝国主义侵略势力的战争威力,使人民群众惊惶失措。总之,新战争的策划者希望我们同他们一样地假要和平,要假和平,以便他们可以把战争突然强加于各国人民,仍然跟第一次世界大战和第二次世界大战一样。
但是,新战争的策划者听着吧,你们的希望是永远不会实现的!我们既然是真要和平,要真和平,我们就永远不会堕入你们的陷阱。我们必须继续揭露美帝国主义和其他帝国主义的一切危害和平的阴谋诡计,用最大的努力去动员反对帝国主义、反对帝国主义战争、反对帝国主义侵略的广大群众起来同新战争的策划者进行顽强的斗争,并且使他们在斗争中既保持充分的警惕,又保持充分的信心,为阻止新战争而斗争到底。只有这样,才是真要和平,才能得到真和平,否则就是假要和平,或者只能得到假和平。
尽管如前所说,帝国主义的本性是不可能改变的,但是我们完全确信,只要进行团结一致的再接再厉的斗争,强大的维护和平的力量就一定有可能设置重重障碍,迫使帝国主义不能按其本性为所欲为。并且,在万一的情况下,如莫斯科宣言所说,“如果帝国主义的战争狂人硬要不顾一切发动战争,那么帝国主义就注定死亡,因为人民绝不会再继续容忍那个给他们带来如此惨重的痛苦和牺牲的制度”。莫斯科宣言指出这一点是绝对必要的,这不是为了减弱而恰恰是为了加强和平的前景。因为只有这样,各国人民才不致在精神上解除武装,才不致屈服在战争狂人的恫吓和讹诈之下,并且才不致在战争竟然不幸爆发的时候惊惶失措。
为了不同社会制度的国家的和平共处,需要灵活和耐心,需要达成一定的谅解和妥协。中国人民在自己的对国内外敌人的斗争中,过去不曾拒绝过不损害人民基本利益的妥协,今后也不会拒绝这种妥协。中国人民热烈支持赫鲁晓夫同志和苏联政府关于东西方最高级会谈问题上的努力,并且希望美国政府能够改变它迄今采取的顽固态度,从而使这一会谈能够为裁减军备问题、停止试验核武器问题、西柏林和德国问题以及和缓国际局势问题达成各国人民所期待的协议。
但是,争取世界和平是一个长期的斗争。帝国主义不会轻易接受有利于和平的协议。而且,无数历史事实证明,帝国主义所同意的协议,帝国主义也可以随时推翻。因此,无论为了取得有利于和平的协议,或是为了保持这些协议,都必须通过斗争。列宁说得好:“现在争取和平的斗争展开了。这个斗争是困难的。谁以为和平轻易获致,谁以为只要一提和平,资产阶级就会用盘子把和平给我们端过来,谁就是一个十分天真的人。谁把这种观点妄加在布尔什维克身上,谁就是在骗人。资本家拚命厮杀,是为了分赃。很明显,粉碎战争,就是战胜资本,而苏维埃政权就是从这个意义上开始进行斗争的。”(“在全俄海军第一次代表大会上的演说”)正因为现代战争是帝国主义本性的产物,而帝国主义的本性是不可能改变的,所以争取和维护世界和平的斗争,不能不是一个持久的反对帝国主义的斗争。因此,反复地宣传列宁关于帝国主义的理论,揭露帝国主义的本质和它的一切欺骗手腕,就成为目前和平事业中的一项迫切任务。
既然帝国主义是现代战争的根源,在争取世界和平的斗争中,必须联合一切反对帝国主义、反对帝国主义战争、反对帝国主义侵略的力量。莫斯科宣言说:“维护着和平事业的是当代的这些强大的力量:不可摧毁的以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阵营;站在反帝立场上并且同社会主义国家一起构成广大和平地区的亚非爱好和平的国家;国际工人阶级,首先是它的先锋队——共产党;殖民地和半殖民地人民的解放运动;世界各国人民争取和平的群众运动。坚决反抗新战争的策划的,还有欧洲宣布中立各国的人民,拉丁美洲的人民以及帝国主义国家的人民群众。这些强大力量的联合可以阻止战争的爆发。”
帝国主义者特别是美帝国主义者千方百计地力图破坏这个联合斗争。他们梦想把争取世界和平的斗争同亚洲、非洲、拉丁美洲的民族独立运动以及各国人民争取自由、民主和社会主义的斗争对立起来。他们说:既然要和平,被压迫的民族就不应该反抗侵略,被剥削的人民就不应该起来革命。他们甚至认为,社会主义国家似乎有不准其他国家的人民进行革命的义务。这些都是胡说八道。大家知道,马克思列宁主义者从来认为,无论对于被压迫民族或者被剥削人民说来,革命总是不能输出的。同样,革命是谁也无法和无权禁止的。现代的革命基本上起源于帝国主义对于落后民族和本国劳动群众的侵略、压迫和掠夺。因此,除非帝国主义者放弃这种侵略、压迫和掠夺,除非帝国主义不成其为帝国主义,各国被压迫的人民也就不会放弃他们的民族革命和社会革命。
帝国主义国家至今没有停止干涉别国的内政,包括社会主义国家的内政,却造谣说社会主义国家在干涉别国的内政。当然,社会主义国家决不干涉任何别国包括帝国主义国家的内政。但是帝国主义国家现在却想强迫或引诱社会主义国家帮助它们干涉别国的内政,这难道不是绝顶的荒谬吗?
在帝国主义继续存在,继续用暴力推行侵略政策、压迫政策和掠夺政策的情况下,社会主义国家对被压迫民族和被剥削人民的反抗斗争,总是采取同情和支持的态度的。因为他们的斗争代表人民的愿望,是削弱帝国主义势力而有利于世界和平的。认为这种斗争的发展和对这种斗争的支持不利于和平事业,这难道不是绝顶荒谬吗?
社会主义国家和世界各国反对帝国主义和爱好和平的人民都在努力制止战争。社会主义国家的力量愈强大,各国反对帝国主义和爱好和平的力量愈强大,制止战争的可能性就愈增长。因此,壮大社会主义各国的力量,壮大民族解放运动的力量,壮大资本主义国家中无产阶级解放运动的力量,壮大世界各国爱好和平的力量,就能够更有效地制止帝国主义战争,维护世界和平。
在纪念列宁诞生九十周年的时候,中国人民的第三个伟大任务,就是要巩固和加强同各国人民的友好团结,首先是同以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各国的友好团结。
马克思列宁主义是真正的无产阶级国际主义,它一开始就是一种国际的现象。中国革命的胜利,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社会主义建设的发展,同无产阶级国际主义的支持是分不开的。中国人民永远不能忘记对这种支持的感谢,也永远不能忘记用自己的努力去支持国际无产阶级和被压迫民族的义务。正因为这样,毛泽东同志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的前夜就着重指出:“总结我们的经验,集中到一点,就是工人阶级(经过共产党)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这个专政必须和国际革命力量团结一致。这就是我们的公式,这就是我们的主要经验,这就是我们的主要纲领。”也正因为这样,大家知道,在北京天安门两侧的大标语,一个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万岁”,另一个就是“世界人民大团结万岁”。
中国人民在无论什么时候,都需要坚持同各国人民的友好团结。中国人民感觉欣慰的是,我们同以伟大的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阵营各国的兄弟团结正在日益发展,我们同亚洲、非洲、拉丁美洲各个爱好和平和反对帝国主义侵略的各国人民的友谊正在日益扩大,我们同其他资本主义国家人民的友好联系也正在日益增进。中国人民将在这个基础上不倦地加强我们同所有各国人民的友好团结,以便为争取各国人民的共同利益而共同奋斗。
帝国主义特别是美帝国主义为了破坏世界人民的团结,在一些国家里疯狂地煽动着反对中国的运动。但是这种运动没有得到也永远不会得到各国人民的支持,因为这种运动是毫无道理的。中国人民在自己家里勤劳地建设着和平的新生活,努力同自己的邻人友好相处,并没有跑到那个外国和外洋去建立军事基地和导弹基地,为什么要加以反对呢?我们知道,列宁所缔造的苏联,从来就是一个和平的国家,也在长时期中受到一些大小国家(包括一些它所援助的国家,例如国民党时期的中国)的一些为着某种国内目的而反苏的人们的诽谤和攻击。但是这既没有能够丝毫损害于苏联,也没有能够阻碍各国人民和苏联人民的友好的发展,而只是暴露了那些反苏分子的反和平、反人民的真面目。帝国主义和一些国家的反动派所煽动的反华运动,也只能得到同样的结局。
帝国主义者及其帮凶现代修正主义者和各国一小撮反动派,现在特别疯狂地使用各种卑鄙的方法企图挑拨中国和社会主义国家的牢不可破的兄弟团结。这些挑拨者恶毒已极,而又愚蠢已极。他们永远不可能了解,社会主义各国的团结是在伟大的不可动摇的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旗帜下形成和发展起来的。莫斯科宣言说:“社会主义国家团结在统一的大家庭里,是由于它们走上了共同的社会主义道路,由于它们的社会经济制度和国家政权有共同的阶级实质,由于它们需要互相支持和援助,由于它们在反对帝国主义、争取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胜利的斗争中有共同的利益和目的,由于它们有共同的马克思列宁主义思想。”
帝国主义者、现代修正主义者和各国一小撮反动派进行这种疯狂的挑拨,不是他们地位巩固的表现,而是他们接近死亡的表现。列宁主义在半个世纪中的迅速胜利,特别是世界第二次大战以来十五年中的迅速胜利,使他们魂梦不安。在这种得到极广大群众支持的惊天动地的胜利面前,妄想称霸世界的帝国主义,不过是如同列宁在“莫斯科征收党员周的总结和我们的任务”一文中所说的“泥塑巨人”而已。他们仇视在列宁旗帜下的社会主义运动和民族独立运动的猛烈发展和坚强团结是理所当然的,但是他们愈是咒骂,就愈是证明列宁主义的必然胜利。列宁在被革命敌人攻击的时候就高兴,因为这正好证明他是正确的。他不止一次地在自己的著作中引用俄国大诗人涅克拉索夫的诗句:
人们对他造谣诽谤,
但是他要听到的赞扬,
不是他们甜蜜的夸奖,
正是他们的怒骂如狂。
列宁主义的正确,难道不是靠敌人的怒骂,而是靠敌人的夸奖来证明的吗?
中国人民在自己的建设社会主义的努力中,在保卫和平、反对战争的努力中,在加强对国际革命力量的团结的努力中,都曾经遇到革命敌人的疯狂攻击。但是这一切正好证明,中国人民所选择的道路是正确的。中国人民将永远沿着伟大的列宁的道路,向着中国社会主义事业的胜利,向着世界和平事业的胜利和国际社会主义事业的胜利,勇敢地前进!
马克思列宁主义不但在苏联、中国和其他社会主义国家,而且在全世界一切其他国家,必将获得更加伟大的胜利,这是没有任何疑问的。当然,历史的发展是不平衡的,但是人类历史发展的长途中某些曲折和停滞,毕竟不过是局部的、暂时的现象。
我们在本文开头曾经提到列宁在1913年的论文“马克思学说的历史命运”。列宁在那篇论文里特别提到亚洲是世界风暴的新泉源,因为当时欧洲的革命发展曾经比较停滞。列宁当时就断言这种停滞不过是暂时的、表面的现象,断言行将到来的历史时代,定会使马克思主义这个无产阶级学说获得更大的胜利。列宁说:
“当机会主义者还在拼命赞美‘社会和平’,拼命鼓吹在‘民主制度’下可以避免风暴的时候,极大的世界风暴的新泉源已经在亚洲涌现出来了。……
“欧洲也跟着亚洲——不过不是按照亚洲方式——动作起来了。……狂热的军备竞赛和帝国主义的政策,使得现代欧洲的‘社会和平’活像一桶火药。一切资产阶级解体和无产阶级成熟的过程,是在一往直前地进展着。”
列宁的这个科学的预见在1917年的俄国证实了,接着又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后,在更大的范围内得到了证实。现在世界风暴的新泉源已经不止在亚洲,而且在非洲、拉丁美洲涌现出来了。天涯地角,再没有一处是帝国主义的安全的后方。西欧和北美现在还有一定程度的“社会和平”。但是由于这些国家的狂热的军备竞赛和帝国主义的政策,由于以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阵营的强大和民族独立运动、人民革命运动的高涨,由于和平运动的深入人心,西方国家内部的“社会和平”实际上也越来越像列宁所说的一桶火药。让中国人民和世界各国的人民一致努力,使列宁主义这个帝国主义和无产阶级革命时代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在行将到来的历史时代获得更大的胜利吧!
1960-04-22


查看完整版本: [-- 沿着伟大列宁的道路前进 人民日报编辑部 1960-04-22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ode © 2003-08 PHPWind
Time 0.011617 second(s),query:3 Gzip enabled

You can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