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周恩来在北京市革命师生文化大革命积极分子大会上的讲话1966.07.29 --]

中国文革研究网 -> 文革文献 -> 周恩来在北京市革命师生文化大革命积极分子大会上的讲话1966.07.29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玉岭 2005-08-10 11:37
周恩来在北京市革命师生文化大革命积极分子大会上的讲话

周恩来

1966.07.29



同志们、同学们:



刚才小平同志已经代表我们中央工作同志讲了话。我现在根据他讲的话补充几句,特别是站在做政府工作的这方面,更重要的是,我这个礼拜下去,向群众们学到一些东西,所以想讲几句。



这两个月来,我们全中国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轰轰烈烈地搞起来了。在毛主席号召下,在我们报纸上社论的鼓舞下,群众干文化大革命的劲儿很高,特别是我们北京,在我们最接进的地方出现了高潮。但是刚才小平同志说了,就是运动起来两个月了,有些曲折,就是说,开始是轰轰烈烈,中间有点冷冷清清的现象,也有些地方转为各个学校或各个机关内部群众斗群众这样的现象,那么,现在又在转,又转到新的高潮。



那么为什麽会出现曲折呢?依我看,我们做领导工作,不论是中央的,在地方的。在政府里的,我们对形势的估计有错误,就是对人民群众的革命积极性、主动性、创造性还是估计不足。第二点是我们解决问题的认识上的错误。在北京,过去旧的北京市委,旧高教部的领导,旧的中共中央宣传部的领导,都犯了严重的,也就是大家所说的黑线性的错误。这就是一种罪行了,不单是普通的错误喽!这些部门的领导直接地影响了我们的文教工作,首先是北京市的文教工作,教育工作,如学校哇,许多大学,中学甚至小学,各个文化团体单位。



群众在毛主席和党中央的号召下起来了,他们就要问自己机关里,学校里的党的领导是否也是黑线,黑帮,起码他要怀疑,都不信任了。所以六月上旬北京新市委成立以后,大家一方面敲锣打鼓,欢呼新市委的成立,改组;另一方面要求新市委派工作组,帮助他们搞文化大革命,不相信原来的领导,原机关的领导,这是很自然的,他们的要求合情合理。问题在于我们做领导的,要想一想如何解决这个问题,如何解决群众的要求。我们仓促地决定了,迫不及待地到处派工作组。工作组是从另外的机关另外的地方调来,仓促上阵的,他们没有经验,特别是从政府各行政部门调来的工作组更是习惯于老一套,自上而下,命令式地做工作,不是象我们报纸上号召的相信群众,依靠群众来做工作,这样,新的工作组去,开始同学们不论大学,中学都是热情欢迎,但不久情况就变了,从隔阂走到对立。那么,一个情况,刚才小平同志讲了,也有的工作组是好的,但工作组大多数同志主观上是好的,主观上不是想这样做,但他们的工作方法是老一套,这就是大家所说的“老革命遇到新问题”,不适应新形势的要求,也不符合毛泽东思想的要求,尽管工作组的绝大多数同志是好的,但是效果就是这样冷冷清清,或造成了群众斗群众的现象,把学校和学校的联系也隔开了,那势必就冷冷清清了。这套方法完全不适合这种轰轰烈烈的革命师生的革命运动的要求。



在这种形势下当然出现了些问题。有些问题在群众运动中常常是不可避免的。对这种现象也把形势估计夸大了,就是怕乱,怕群众。群众斗群众,互相批评,因为青年批评起来,斗争和辩论的界限很难分,斗争中必然有批评,有时候卷起袖子,站起来了,马上紧张了,搞不好就打起来了。这种现象我们以前也有过,我们也是从青年来的。当年,但是比起你们,我们惭愧得很了。那个时候搞学生运动幼稚得很。因为你们是在毛泽东时代,你们进步多喽!



当然,凡是学生,老师都不可能那么按框框办事,创造性就在这里创造出来了,按框框就不可能。对当时出现这种形势,个别事件有坏人挑拨,但整个问题的解决方法的选择不当,造成这种形势。因此,出现了问题,就是怕乱,造成这种形势,使北京各大中学校的运动就更走向冷冷清清了,有点停顿了,把我们斗争的主要目标也转移了。这么一个形势,这就是六月下半月到七月上半月。



那如何解决这个问题呢?对形势如何估计呢?那就要按毛主席的教导,第一,我们应该求教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读毛主席的书,翻一翻群众运动应该怎麽做,如何走群众路线,如何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这一套求教于毛主席的书还不够,解决的最重要,最直接的一环是到群众中去,自己去实践,这才能看出问题。到群众中去学习,这才是真正的群众路线。这是几十年来的革命真理嘛!这是毛主席的教导,毛主席亲自给我们做了最伟大的典范,示范嘛!我们怎麽能忘记呢?所以只有我们做领导工作的都到群众中去,去实践,去学习,才能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别的办法是没有的。一到群众中去,就会看出来了,的确有的地方从轰轰烈烈变为冷冷清清了;有的斗争转移了方向,主要的斗争方向改变了,斗争了群众;有的斗争停止了,甚至有的同学很不满意,这个是很自然的喽!所以一去看就会知道。第二,再看看工作组的工作方法,照老办法,老一套去做工作,依靠自上而下行政命令的方法,不是接进群众的方式,不是启发群众,不是依靠群众,不是启发帮助群众,叫他们自己作主,就看出来了嘛!就是说,只要去接触,就可以看出问题,就可以发现问题。那么看问题也就自然而然地认识了然後依靠群众,相信群众,解决这个问题。另外我们的文化大革命的方向就清楚了。在高校依靠革命的师生员工,首先是革命的学生,他们做主人,由他们来斗那些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学校的当权派,就是反党反社会主义反毛泽东思想的那种人,把他们斗倒,接着,我们就要批判学校里反动学术权威。那些反动的资产阶级学术权威,也是反党反社会主义反毛泽东思想的。我们就要斗那些人。再进一步,我们就要改革我们社会主义的教育制度和教学方针方法,也就是我们平常所说的教育革命和教学改革。这是我们在学校中进行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三大任务。我们的矛头要指向这些,要在破中来立。



那么这个任务依靠谁来完成呢?只能依靠各校的革命师生,首先是革命的学生。只有你们才知道,才能够解决这些问题。我们从上面去的人只能帮助你们。其它没有能力。谁是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教员中谁是反动的学术权威?如何在我们的各个学校来施行我们社会主义教育制度?就是如毛主席所说的,要把我们的学生培养成有社会主义觉悟,有文化的劳动者。这样一个教育,总之也就是德,智,体全面发展,政治挂帅,首先是思想领先的这样的劳动者。这些只有你们大中学校的同学,革命的教员学生懂得。人民大学七个同学给中央和毛主席的信,写得很清楚……,怎样实行半工半读,只有你们清楚。用什麽组织方式来作,你们已经创造了,就是你们作的,成立的各级文化革命委员会或文化革命小组,或者开全校的群众大会或各系的代表大会。这种组织形式你们已经创造出来了,当然不是那处每个学校都创造出来了,但雏形已经有了。这就是大中学校的革命师生作主人的组织形式。这种形式一看就证明了,那点小毛病,或个别的乱子那是影响不了我们的大局的。不信。这月二十二日那天,天安门前六十万人的示威游行满有秩序地走出来,你们大中学校的多数同学还不是整整齐齐,威威武武地,浩浩荡荡地走向天安门吗?那不就是一通知就行动起来了吗?那样的革命秩序就在我们的文化大革命中,这样的经验就证明了你们的革命师生员工中绝大多数是毛主席的好学生,你们是适应毛主席的战略的号召,备战要求的。所有这些事情都要到群众中去学习。我们中央的同志,首先是文化革命领导小组的同志:陈伯达同志、康生同志、江青同志、陶铸同志和其他同志到群众中去,他们去体验,我们现在跟着去学习。但是在中央负责同志未下去时,我代表我们全体中央的同志向你们提出个要求:给我们学习和锻炼的机会和自由。我们要求自由。我想台上的同志会赞成我这个要求……因为我们下去一下,面孔熟一些,就围起来,看大字报也不自由,谈话机会也困难。所以今天我向你们提出要求,你们回学校去说,中央同志下来时给我们自由,给我们方便嘛!一句话,当然我们要跟你们谈话,大会谈,小会谈,也要参加你们的讨论。上千上万人围起来,就没法谈了。尤其到大学区,电话一打,一下子几万人来了,那这样我们的革命秩序就乱了,这样就容易挤伤人。现在的办法,我们只有在你们睡觉的时候,我们偷偷地去看大字报,这样不好嘛!这样就只能看你们写的,不能听你们说的了,这个感性知识还只是一半,还不完全,还很不完全。林彪同志说要抓活思想嘛,不直接接触,怎麽能抓活的思想呢?建议你们回去传达我们这个要求,大家注意一点。(热烈鼓掌)



好,谢谢你们的支持!今後我们首先是下去学习,学习,再学习。跟着就是支持你们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学习你们的斗争经验,学习你们的创造,那么我们现在已经有了创造,刚才讲了,北京市委根据中央指示,提出你们所创造出来的办法,这就是在各个院校成立了革命师生员工的委员会和代表会议,各级代表大会,成立各级文化革命委员会,分会和文化革命小组,根据你们各校具体情况来解决。有的学校现在已经有了,还不完全,有很多地方还没有。过去有的学校的各级文化革命委员会常常是指派的,不是完全选举的,当然有的经过群众讨论以后,充分地酝酿,又讨论又酝酿,然後自己选出来的。如果没有过经充分的讨论,酝酿,现在可以进行筹备工作,现在可以成立筹委会,负责成立全校的代表大会,成立文化革命委员会,分会,文化革命小组。因为学校有好多事要办,要靠文化革命委员会来管,你们自己是主人,所以筹备工作,市委重要决定也说了,要由你们自己解决。(鼓掌)经过筹备,把各级文化革命委员会,分会,文化革命小组成立了,全校的组织就解决了嘛!革命领导解决了,进一步筹备全市的大专学校文化革命委员会,文化革命代表会议,产生它的领导机构。这要很快进行,这样不难嘛!今天市委要各校派积极分子来开会,不是很快就选出来了吗?当然有的推选的比较仓促一点,有的已经成熟了,很快就推选出来。你们各院校成立了,全市的也不难。只有全市成立了领导机构,常设机构,才能领导全市的文化大革命。有的学校党委,总支,群众信任,还可以领导,通过学校党团组织领导。中央工作的同志,中央文化革命领导小组的同志,北京市的领导同志,要到学校去接触,到学校去学习。只有学到东西,支持你们,才能说得上对你们有帮助。如果下去,我们不可能去那么多学校,北京市六十多所大专院校,三百多所中等学校,还有半工半读学校,一共五百多所,最好都能去学习,但不见得都能去。



但是如果发现了问题,你们还可以找市委,中央文化革命领导小组,或中央和国务院接待室解决。我们有责任,有义务回答你们的问题,或通过必要手段帮助你们解决问题。这样能上下通气,互相支持,从群众中得到经验。有很多外地来北京取经验的嘛!北京是将进五十年前中国共产党诞生前的“五四运动”的发源地嘛!那时是反动统治,现在是毛泽东时代,是在共产党,毛主席领导下,无产阶级专政的首都,新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运动作得更好!应该上下通气,互相支持,互相学习。所以你们把工作做好是对我们的帮助,你们做好,得出经验,全国来学习,也是对全国的支持,帮助。换言之,你们有了学习毛主席著作,文化革命经验,也是对全世界人民做出了重大贡献嘛!(热烈鼓掌)各校师生员工作了主人,工作组撤离要留下学习,主要的首先向你们学习,如果工作组做错了事应该向你们交待,你们提出批评,他们听,应该向你们学习我们不熟悉的新的东西的经验。他们不熟悉的,犯错误免不了,犯了错误可以改正,改正就是好同志。绝大多数是好同志,经过几次接触,可以互相了解。清华最多,接进五百人嘛!这是不少的接触,经过这个接触,虽然有错的地方,但是老年,壮年,青年建立了革命的联系,革命的友谊嘛!(鼓掌)这样才不会忘记工作组的工作,工作组的同志也很辛苦嘛!我相信革命师生懂得这个道理,一说就懂了!如果原单位工作组的同志,有的问题没有交待清楚,要他们回去就回去,这是个学习经验,锻炼的机会。不管是政府的或军队的,不能他们年纪大就不听你们的,那不对!你们是主人,他们跑到学校搞出乱子,应该到学校交待。还有,有些地方派了调查组,联络组,那么他们只能是调查,联络,仅仅是联络,不能超出这个范围,他们不能指手划脚,乱说乱道。所有现在机关中派了工作组,他们不属于这个范围,我们也正在考虑这个问题。



总之,这一个新的事情,新的运动,我们过去都不熟悉,我们离青年时代远,要到你们中间去学习,取得新的经验,老革命做新工作就年轻了,革命工作就能做得更好!(鼓掌)只有这样才能算得上毛主席的战友和学生。活学活用毛主席著作,高举毛泽东思想红旗!(热烈鼓掌)




查看完整版本: [-- 周恩来在北京市革命师生文化大革命积极分子大会上的讲话1966.07.29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ode © 2003-08 PHPWind
Time 0.010475 second(s),query:3 Gzip enabled

You can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