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李雪峰周恩来陈伯达等在清华大学的讲话 1966.08.05 --]

中国文革研究网 -> 文革文献 -> 李雪峰周恩来陈伯达等在清华大学的讲话 1966.08.05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玉岭 2005-08-10 11:37
李雪峰周恩来陈伯达等在清华大学的讲话

李雪峰 周恩来 陈伯达

1966.08.05



〖讲话的有:李雪峰、周恩来、董必武、陈伯达、邓小平。〗



李雪峰同志讲话



同志们:



今天我们开这个会,由新市委主持,请同志们发表各种意见,特别是批评工作组和新市委的意见,欢迎递条子,热烈欢迎批评,贴大字报。两个月来,新市委领导文化革命运动,犯了方向性的严重错误,缺乏彻底革命的精神,不敢放手发动群众,虽然也谈了放手发动群众这句话,但是群众起来了,就怕,怕这怕那,怕字当头,一句话,怕群众大民主。这不是叶公好龙吗?这就是资产阶级思想。我们说过北大“六·一八”事件是反革命事件;我们说过“右派”学生、左派学生争夺领导权,因而发生学生斗学生的事;我们说过“反对新市委就是反对党中央”,这是原则性错误。不论哪个时候都是原则性错误。因为新市委可以批评,也可以反对。新市委还有个错误是派工作组,而且在相当长时间内没有认识到,使同学长期迷信工作组,觉得没有工作组不行。这是不信任群众,这样不能搞好文化大革命,这个责任应由新市委负责。至於清华大学的工作组有什麽错误,应由你们批评,应听你们的意见,他们应该欢迎批评。



今天大会先由叶林同志检讨,再由同学们发言,是不是可以?(众:可以)同学们发言后由周总理讲话,(全场欢呼)还有中央文革小组组长陈伯达同志讲话。(全场欢呼)刚才有好些同志递条子,要求把中央首长及中央文革小组的同志介绍一下,现在我来一个一个地介绍:这是周总理,(全场欢呼)那边那位是董必武同志,董老,(全场欢呼)这边第二位是党中央总书记邓小平同志,(欢呼)那边第二位是李富春同志,(欢呼)这一位,边上这一位是中央书记处书记陶铸同志。(欢呼)下面我介绍中央文革小组的同志,我首先把组长,副组长说一遍。组长陈伯达同志(欢呼)顾问康生同志,(欢呼)他没有来 ,他到北大去了。今天北大也开同样的大会。副组长江青同志,(欢呼)她也到北大去了。还有副组长张春桥同志,他也到那边去了,今天在这里的有副组长王任重同志,刘志坚同志,下面是文革小组成员:这边第二排是王力同志,那边倒数第二个戴眼镜的是关锋同志。这个是张平化同志,这是穆欣同志,杨植霖同志,刘文真同志。其他的都是外地来参观的同志,不另介绍了。



周恩来同志讲话



同学们,同志们,朋友们:



我作为一个中央工作人员来参加你们的大会,是想老老实实地来向你们学习的,是来坚决支持你们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的。我们大家都很清楚,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是史无前例的,是在意识形态领域中进行的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你死我活的斗争,是触及人们灵魂的大革命。你们的政治立场和思想作风不是站在无产阶级方面,就是站在资产阶级方面,所以我们每一个人,包括我们在内只要愿意继续革命,都要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积极参加这场文化大革命,在这场火热的阶级斗争中来考验自己,检查自己。正是因为这样,我首先讲讲今天这个大会。党中央常委会,毛主席要我来过问一下清华大学的文化大革命运动。这件工作对我既光荣,又艰巨,因为我对清华大学可以说毫不熟悉,没有接触,仓促上阵,搞不好也会像工作组一样,也要撤回的。确实在开各种会当中,又像廿九日,卅日一样,廿九日找工作组开会,卅日找工作组同志,找同学谈话,看文件,看抄来的大字报,到今天才六天,我对清华的详细情况当然一无所知。可是对工作组的方向摸了一下。我是同意李雪峰同志讲的,我们派工作组犯了方向性的严重错误,也就在客观上给各个学校的工作组带来根本性的困难,因为当时各学校(北京的)对于前北京市委领导下的党政领导机构不信任,对党中央指定的新北京市委敲罗打鼓地欢迎,要求新市委对各个学校派工作组。我们仓促决定,仓促上阵,没有仔细地考虑工作组的根本任务是什麽,当前的政策是什麽,应很好地交待,甚至整个北京市派到各学校,机关的工作组加起来近一万人,是从各个战线,各个方面,从全国各地调来的,没经过充分讨论,向他们交待政策,也没有交待任务,这就给工作组本身造成很大困难。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派到各校的工作组带着行政机关的老办法,有的还带着行政命令,包办代替,不走群众路线,不跟大家商量。所以,既使是很好的工作组,也很难取得很大的成绩。把方向搞错了,就是说不执行毛主席指示的在学校进行三大任务:要斗垮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批倒反动学术权威,改革教育制度,教学方针和教学方法,不是领导全校革命师生员工集中力量向这个主功方向战斗,而是转过来,工作组在群众中找岔子。找毛病,发现问题,就领导一部分同学斗另一部分同学,必然引到严重的错误方向上去。而今天这个会上的表现正好说明了这个问题。所以,有同学递条子上来,问今天这个会的布置是不是有很大的阴谋。我向你们回答,我是过问了这个事的,没有阴谋。可是会上的情况反映了大家还是互相对立,争论不休。这是把工作组引向错误方向的结果表现出来了。我在七天以前,到另外一个学校去,第二外国语学院,那里的工作组犯了更严重的错误,也批判了工作组,双方同学对立争吵,隔阂很深,互相争吵了两三个礼拜了,吵得眼都红了,我走了以后,看来还要继续吵。这是工作组引导错误的。结果。我劝大家应该把矛头对准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不是在学生中打架破坏同志的关系。在主席斗批改的方针下,从团结的愿望出发,经过批评达到新的团结。他们都赞成了,但是一个星期后,在一个宿舍里硬是不说话,在饭堂里也是瞪眼睛。这个情况今晚在清华也看到了,是最好的客观表现。我们台上的许多同志不满意这种情况,可是客观是这样。在会上的发言次序可能有错误,前一个,後一个还是对立的,如果有错误,这是我到清华来第一次犯错误,可是我没有这个意思。对蒯大富、刘泉同志的案件,我是主张解放的,平反的。对抱有反对态度的同志,我想说服他们,但他们还是要讲,讲一讲也好,听一听。今天全国来参观的同志很多,听一听嘛,看看理由,到底站得住,站不住。但不管怎麽样,总是证明工作组,在根据行市委召开的中央文革几个同志在人民大会堂讲的,这个时期的方向引导错了,不只清华,整个工作组方向错了。即使初期有必要,客观需要派工作组,也应该很快地发现派工作组在客观是阻碍学校文化革命的发展。各学校的文化大革命要依靠学校的革命师生自己当家作主人,依靠群众闹革命这是毛泽东思想的根本原理。因此,我们应把责任引到自己身上,我们检讨。工作组应该检讨,更不应把责任推到同学和革命的教职员工身上。



现在我来讲一讲为什麽会犯这个错误,为什麽会发生这个事?学校革命靠你们,应该肃清错误根源,应该做彻底的革命者,马克思列宁主义者,毛泽东思想的战士。是毛主席的战友,学生,不应该有这样的错误。我们大家都知道人民群众是文化大革命的主人,依靠人民革命才能成功。中国革命的历史是如此,世界革命的历史也是如此,在我们进行资产阶级民主革命时,是这样,解放后十几年我们进行社会主义革命也是如此。基本上的精神。路线就是要放手反动群众。我们的宪法规定了嘛,允许人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毛主席在宪法制定以后,常常跟我们说,要进一步纠正领导上犯机会主义,官僚主义错误,革命人民还要有请愿,罢工,罢市,罢课的自由。我们自己是不断革命论者,当然在社会主义阶段,领导上有错误,允许人民公开批评,大字报,小字报,大鸣,大放,大辩论的形式是比较文明的,文明不怕乱。刚才清华附中红卫兵年轻的同学说得对,就是要敢于在需要的时候,为了反对修正主义的领导,革命群众有革命造反的权利。刚才清华附中红卫兵《三论革命造反精神万岁!》的大字报起了带头作用,响应了毛主席的号召。在这个问题上,我可以老实说,我应该向你们学习,向你们致敬。毛主席看了你们的《两论革命的造反精神万岁!》很称赞你们的革命勇气和革命首创精神。同学们,他们有大无畏的精神!把斗争的主要矛头对准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指向阻碍革命运动的工作组,有什麽不可以?如果工作组阻碍运动的发展,压制群众运动,甚至镇压群众,那就有权利把他们赶走。学校革命的主人,很清楚,是革命的学生,教职员工。而工作组来了,如果起个战士的作用,那还许可,可是我们在工作组派来后,又加了一些限制,生怕群众运动搞乱了!这都是旧的观念,甚至是资产阶级的观念在作怪。正如主席常常批评文明的那样前怕狼,后怕虎,对群众运动不是热情支持,而是泼冷水,限制这个,限制那个,一句话,精神怕乱,怕字当头。把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所推行的那种修正主义秩序搞垮,只有把旧的修正主义秩序斗垮,才能建立革命的新秩序。这种怕乱的思想是资产阶级思想,是想维持资产阶级的旧秩序,是想维护当官做老爷的旧秩序,不是文明需要的革命的秩序。



我在这里应该说,凡是党中央过去的指示和新市委决定中阻碍文化大革命的今天应该重新审查;凡是不符合毛泽东思想,毛主席指示的,我们就应该把它废除。我们应该承认在北京工作的常委同志有错误。这一点,一说你们就懂了。向学校甚至机关派工作组,不是好办法,在客观是起了阻碍群众运动发展的作用。它只是代替旧的党的领导,依靠的是自上而下的行政命令灌输的方法,而不是反动群众,组织群众。它的缺点,有的地方想了,想得不周到,一直到主席亲自抓这个问题,才认识到工作组应该撤回。只有这样才能使我们年轻一代,特别是大中学校的学生,革命的教职员工有机会自己起来革命,自己当家作主,其实中国学生运动的传统,远的不说,清朝末年,就是在北洋军阀时五十年前的“五四运动”和三十年前的“一二·九”运动,都出在北京,而且都在大学生之中。我们在主席台上的都是两代学生。我们那时幼稚得很,比你们幼稚。我们那时敢於闹革命,闹抗日运动,为什麽在今天,在毛泽东时代,在共产党领导的无产阶级专政下,反而不相信你们这一代呢?这不是对你们的信心不足吗?不是对形势估计错了吗?对工作组估计过高吗?这是为了使我们更有信心,打破中国局面。不错,拿清华来说,在蒋南翔领导下,成了针插不进,水泼不进的清华园。但是没有什麽了不起,只要你们两万多革命师生,教职员工团结起来齐心协力,进行斗批改三大任务,相信清华的革命志气会比现在高涨,矛盾不会象现在这样多。革命的师生互相作对,互相不相信,互相争论。根据我所知,在一个班不说话,在一个屋子里也不说话。今天在会上发言的两派都是一班的,就是相对立的。这证明工作组处理这件事做错了,说是反革命事件就更错了。同学中有争论,这是内部问题,不应当用二十三天的时间,甚至更长,二十四天半,在同学中挑起这样大的对立,把同学内部的问题引向敌我矛盾,限制自由,监视,压制,盘问,围攻,轮番斗争,直至按手印,造成绝食等等。这领导上要负主要责任,我不相信这个扣子解不开,我和两边同学谈了,就是因为没有把这个问题谈通,所以今天大会上还是有这种情绪的反映。党中央,毛主席派我来清华做一点解释工作,我想这件事不做好,我不回去。当然,我刚才说了,我们上面要负起这个责任,没有向工作组交待好任务和政策,……以致造成北京市几乎无例外的工作组与一部分同学对立,引起一部分同学与另一部分同学斗争,转移了主功方向,整个方向错了,这是上面的责任。具体到清华,对蒯大富、刘泉同志的问题,及各系扩大了围攻,斗争同学的问题,工作组要负主要责任,叶林同志要负更主要的责任,叶林应向大家,向受了委屈,受了不平等待遇,甚至划押,盘问的这些同学赔礼道歉。刚才说的这些事,应结束这些争论,结束这种对立。当然,我不是说原则问题不要争论了,而是说同学之间的敌对状态,互相攻击的这种情况应该改变,及时地把主要矛盾转向斗黑帮。叶林同志是初步检查,同学们对他们的检查不满意,觉得检查不够深刻,可以继续开这种辩论会来进行讨论。今天会上宣告解决的问题不要再用这种方式争论了。今天就有新清华的新革命精神,主要转到斗批改方向去,要进行这三大任误。首先对工作组的错误进行辩论,批评是需要的,应说明,伍佰多工作组同志总的是好的,是革命的,是愿意为清华大学文化大革命效力的。是老革命,好心肠,没做好事,给文化革命带来损失。我们上面要负责。明天下午我们要单独找他们开会,更彻底地说一下这个问题,使他们不背包袱,心情愉快地,真心诚意地接受你们的批评。总的方向是领导小组负责任,叶林同志负主要责任,如果各系、各年级,对系、班的工作组开中小会批评也可以。什麽时候,哪一部分检讨完了,搞完了,建立了革命的友谊,相互达到团结一致的结果,就可以离开了。五百多人不是浩浩荡荡一道来的,也可以分批离去。如果你们发现问题,要他们回来,我想他们会高高兴兴回来的。只要是一个彻底的革命者,对任何错误,批评都是无所畏惧的,只要是善意地批评,一定会接受,愿意改正。在这里我还向工作组说几句,你们留在学校里还要和同学接触,不应象过去那样,把自己和中央,市委等同起来,要遵守纪律,不要在会上这样宣布,回宿舍,饭堂又嘀嘀咕咕,下次还是这样对立起来。这就是工作组的影响。要承认这一点,对这一点,应向工作组同志郑重要求他们这样做。现在青花园的同学,教职员工,凡是要革命的都要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锻炼自己,考验自己。究竟谁能经得起考验,经得起这样的锻炼,就在这半年的实践中证明,有现在不同观点,究竟谁是左,谁是右,谁是中,不能自己定,这不能由自己封为好汉,也不能由上面赐给,只能由他在斗争中说明自己是哪一种。你们都很年轻,中学,大学同学二十岁左右,不能不犯错误,只要不是执迷不悟,左点,右点,青年人是允许的。



列宁这样说过,毛主席也这样说过。当然犯错误要懂得改正,而且要多次改正,不会一下子就做对了。青年不可能,我们自己也是从青年过来的,当然比你们更幼稚,犯的错误更多。只要决心革命,有了错误知道了就改,跟毛主席走,跟不紧,就改,再跟,再改,我们这样一直跟了四、五十年嘛,我们还经常勉励自己,做毛主席的好战友,好学生,我们还要保持晚节,不要因为老革命,有四、五十年革命历史,就不会犯错误。我们党的老同志,董必武同志可以作证,董老在五一年会议上说,我们老一辈是从旧社会过来的。遇到新事物往往脱口而出的话,猛一想常常是错的。要是冷静想一想,用毛泽东思想来想一下,就比较接近正确。这是具有四十五年党龄的八十岁的老同志,我们全党的老同志还这样说。我比董老晚二十年,我要很好地向他学习,你们更要向他学习,你们这样年轻,就保险不会犯错误吗?我相信你们读毛主席著作读得比我们多,记得比我熟,常常你抓这一句,我抓那一句就吵起来了,但是你们用得那样准吗?就没有一点旧习气?就没有旧思想,旧风俗,旧文化,旧习惯的影响吗?就家庭出身好的,劳动人民出身的仔细研究一下也有剥削阶级思想影响。这是学习毛泽东思想的基本功,进行社会调查,阶级分析,常常要从自己家庭开始。我经常拿我的封建家庭来解剖,今天不能讲了,以后到你们这里来讲一次。有人问,今天为什麽不把蒋南翔拿出来批判,今天主要是结束工作组检查,不要把题目混淆了。工作组批评好,更有力量对准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听说你们清华组织了工人,贫下中农,革命干部子弟协会,并起草了章程。上午在中央书记处,文革小组开会谈了,党在学校的政策不是这样。相信你们这样想会有一定的考虑,更相信你们会按毛泽东思想,按中央政策办事,因为这样才能按党的要求争取团结。最後达到团结百分之九十五的群众、干部。这个政策在清华园也不例外……。当然这不是一下子能达到的。只有通过斗批改才能达到。



今天只能回答这些,希望以后大会,中会,小会常开。工作组不负责任了,临时筹委会还不是自下而上推选的,但是总得有人办事!最後一位同学代表几位同学发言,进行了自我检查,如果你们认为可以,就让题目暂时工作几天,给他们一个考验机会,做给你们看看,不行就改选嘛!而且他们要马上筹办自下而上的选举,正式成立筹委会,总之要有人管事。清华园这么大,两万多人的事,还总要有人做,应该信任他们,考验他们,并且还要进行正式选举。所以,我这次来清华是老老实实做学生的,来学习的,也是来煽风点火,煽社会主义的风,点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之火。过去清华受蒋南翔控制,针插不进,水泼不进,提倡旧清华精神,革命的精神受到压制。现在你们解放了,你们自己当家作主了。从今天起,就可以说清华大学新生了!我愿意跟你们一起在清华大学高举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火炬,进行斗批改三大任务,同时要进行阶级斗争,生产斗争,科学实验三大革命运动!



今天仅仅是叶林同志检查,其他人还要讲可以在中会、小会上讲,以后应满足这个要求,或登台发言,或书面发言。刚才说过,这些错误必须也只能由工作组和上级负责,至於学校本身革委会的同学 他们不能负责,他们是在工作组指示下办事的。本来任何同学应该独立思考,自觉地进行工作,可是在工作组这样的领导下,他们是被动的,最後一位同学说他们是自觉执行的,讲自觉也对,他们自觉相信党的领导,相信毛主席,相信工作组是会按毛主席的指示办事的。因为……又忙于事务,连思考的时间也没有。据我们所知,你们每天有两小时学习毛著的时间,可他们上面的同志到现在,到十二点以后才有时间学习,这是实际情况。他们应该严格要求自己,自我批评,促使他们进一步做好工作。同学们对他们一方面给以善意批评,另一方面给予应有的原谅,这样才能达到团结,推动大家进步。让我们高呼:

新清华的革命精神万岁!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万岁!

伟大的毛泽东思想万岁!

伟大的中国共产党万岁!

伟大的领袖毛主席万岁!

董必武同志讲话

同学们,同志们:

周恩来同志代表我们对清华文化大革命的工作的意见已经讲了,我本来没有什麽话可讲了,有许多同学递条子关心我的年龄,要我早点休息,我不愿休息。为什麽呢?因为这个文化大革命,我几十年没有见过,我是来学习的。我参加这个运动,我不是老了,我是年轻了一个甲子!(热烈鼓掌)

我和你们一道进行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这个大革命,是触及人们灵魂深处的。对我来说,脑子里的旧思想不是比你们少,而是比你们多些。当然在旧思想方面,跟毛主席走了几十年,搞掉了一些,但是还有好多没有搞掉,现在应该搞掉。毛主席思想多一点,就把旧思想挤掉一点。脑筋是物质,物质旧,装进一点东西就可以挤掉一点东西,多一点毛泽东思想就可以把旧思想挤一点出来。

我祝你们彻底斗倒斗臭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我祝你们彻底批判资产阶级的所谓“权威”,我祝你们建立一个大体满意,不是彻底满意,彻底满意不可能,(董老说到这里笑了)只是大体满意的教育制度。我的话完了。(全场热烈高呼“祝董老身体健康!”长时间鼓掌)

陈伯达同志讲话

我代表中央文化革命领导小组,热烈拥护周恩来同志今天发表的一篇很好的革命讲话。(鼓掌)让我们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大风大浪中前进!(鼓掌)

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万岁!(热烈鼓掌)

邓小平同志讲话

陈伯同志讲了三句话。我也讲三句话。(笑声)第一句话,我不是来讲话的,我是来学习的,向你们取经。(笑声)第二句话,我完全同意和拥护周恩来同志在这里讲的很好的讲话。(鼓掌)第三句话要说的,就是这次文化大革命,在北京工作的中央常委同志决定派工作组,是完全错误的,阻碍了群众运动。

我相信清华的文化大革命,广大师生会发挥自己的主动性,积极性和自己的智慧,能够纠正前一阶段由于工作组所犯的挫折和错误,把清华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搞得更好,搞得更彻底!(鼓掌)

清华的革命师生员工万岁!

伟大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万岁!

伟大的领袖毛主席万岁!




查看完整版本: [-- 李雪峰周恩来陈伯达等在清华大学的讲话 1966.08.05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ode © 2003-08 PHPWind
Time 0.010622 second(s),query:3 Gzip enabled

You can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