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展翅篇 --]

中国文革研究网 -> 时代歌谣 -> 展翅篇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wengeadmin 2007-05-04 13:56
北京大学中文系七三级创作班工农兵学员集体创作

莺歌燕舞,
山花烂漫,
春光中,
奔涌多少欢腾的金泉,
惊雷震天,
狂涛拍岸,
风暴里,
飞出多少矫健的海燕!
乘着东风,
沐着朝阳,
我们又一批_工农兵学员呵。
迎来了战斗的毕业盛典!

呵,毕业!
这是一个多么不平常的字眼!
千百年来,
它曾牵动过不同阶级的神经,
浸透着不同阶级的意愿!
在封建主义教育的城堡,
毕业的鼓乐,
贯穿着
“学而优则仕”的主旋,
欢送着
一群孔老二的信徒,
跨进“士大夫”的门槛;
在资产阶级教育的殿堂,
毕业的庆典,
宣扬着
金钱拜物教的信仰,
摆出了
学士名流的桂冠,
招诱着青年
去接精神贵族的班;
在修正主义教育的深院,
毕业的钟响,
充满着
“读书做官论”的喧嚷,
意味着
一批生在新社会的青年,
却遭到了旧学校的摧残……
今天,在毛泽东思想的阳光下,
我们无产阶级大学的毕业生。
献给社会主义时代的,
该是一张怎样的答卷?

这个问题,
提得是这样的严肃呵,
出征的时刻,
又是如此的不平凡――
这边是红旗引路,
战鼓催征,
抚育我们的党和人民,
投来了热切的目光:
“暴风雨里飞出的海燕,
文化大革命中成长的青年,
无产阶级的革命大业,
正需你们接班!”
那边是咒语声声,
唾沫飞溅,
梦寐不忘“前朝曲”的吹鼓手,
发出九斤老太的慨叹:
“现在的大学呵,
哪象大学;
如今的学生,
怎比当年!”
呸!
“克己复礼”的尺子,
怎能度量
我们的胸宽;
蓬间小雀的肚量,
怎能理解
鹏程的高远,
资产阶级法权的诱饵,
休想动摇
我们钢铁的志愿!
修正主义老爷的黑手,
岂能扭偏
毛主席开辟的航线!
看看吧,
就在这
教育革命春风吹绿的校园,
正在发生的事情,
何等动人心弦!



请战书的红雨,
洒遍校园;
决心书的雪片,
飞满蓝天。
我们毕业生的队伍。
汇成一股洪流,
拥向誓师会的讲台,
扑到党委会的门前。
为早一分钟,
向党倾诉崇高的理想
战斗的誓言,
此刻啊!
谁的心里,
不燃着呼呼的火苗?!
谁的手中,
不攥出成串的热汗?!

“让我发言呵,
让我发言!
我的出征宣言,
已经跳到了嘴边!”
“让我宣誓呵,
让我宣誓!
我的毕业誓辞
早就将热血点燃!”
呵,多少灼热的手,
挥动在话筒前。

瞧,他将话筒贴近了嘴边,
喷射出豪迈的语言:
“宝贵的青春属于人民,
请党批准我奔赴高原!
笑迎塞外暴风雪,
誓叫春驻玉门关!”
呵,她也终于把话筒抓到手里,
庄严地宣告久有的志愿:
“走‘七·二一’的道路,
回到三大革命斗争实践。
东西南北中呵,
一切听从党召唤!”

可是呵,毕竟只有一个话筒,
怎能满足千万人的心愿?
要求发言的人群,
争先恐后而来,
象涨潮一般!
难道要把这誓师大会,
开到明天,后天?
不——
那也说不完!
呵,是谁提了个建议,
得到毕业生的一致称赞?
来呀!
让我们把所有响亮的喉咙,
放在同一个麦克风前,
让我们将所有燃烧的话语,
汇成一个战斗的誓言!
如果说,新大学是革命熔炉,
那么,我们毕业就是
转炉出钢,
烈火铸剑;
如果说,新大学是红色船台,
那么,我们毕业就是
巨轮下水,
高扬风帆;
如果说,新大学是战斗营房,
那么,我们毕业就是
战士闻警,
冲向火线……
亲爱的祖国呵,
亲爱的党!
请检阅您的儿女吧,
一代新人在您面前!
看我们战斗的行装,
那样丰富,
又那样简单:
一双井冈山的草鞋,
一把南泥湾的铁锨,
一套马列和毛主席的著作,
一叠大批大干的作战方案;
看我们出征的行列,
那样雄伟,
又那样壮观;
共产党员的长城,
共青团员的群山,
革命青年的铁流,
一代新人的巨澜……
党啊!
只要您一声号令,
我们就迈开阔步,
奔向三大革命的前沿。
让时代的烈火,
将我们的学习质量检验!
用铁的事实,
粉碎修正主义的狂言!
难道这是一刹那的热情,
五分钟的“浪漫”?
不!
我们的志愿呵,
从入学的第一天起,
整整酝酿了三个火红的春天!



刚跨进校门,
我们就来到工宣队师傅面前。
他领着我们
来到学校的小湖边。
一件往事的回忆,
象烈火燃在我们的心间,
那是一九六○年,
一个严酷的冬天。
也是他——一个工人调干生,
在这里生活的第三年。
一个资产阶级权威,
突然将一份勒令退学的通知。
甩到他的面前!
就是因为呵,
他组织毛主席著作学习小组,
影响了班级“向宝塔尖进军”;
就是因为呵,
他要求到广阔天地去锻炼,
将大字报贴到旧党委会的门前……
“你们不是问怎样战斗吗?
先看看这不平静的校园,
就在这湖边,
五七年卷起过妖风恶浪,
这座有名学府的几个‘高材生’,
狂呼乱嚎,杀气腾腾,
挥舞‘外行不能领导内行’的黑幡。
就在这湖边,
六六年弥漫过激战的硝烟,
几个顽固的走资派,
死抱着反动路线的灭火机,
妄图扑灭文化大革命的烈焰。
也就在这湖边,
前几天又有阴风翻卷,
几个旧学校的卫道士,
筑起土围子,
对教育革命反攻倒算。
莫忘记啊,
莫忘记!
修正主义,
仍然是现在的主要危险。
战斗啊,
战斗!
鼓起‘炮打司令部’的勇气,
摧毁那资产阶级的营盘。
斗争啊,
斗争!
对资产阶级实行全面专政,
决不许苏联的悲剧重演!”
就这样,
我们从与敌人较量过的田野,
来到两个阶级争夺的校园,
从一个战场,
又来到一个火线;
我们带着工农兵的嘱托,
来写教育革命的新篇,
让斗争的烈火,
一次次将我们冶炼。

呵,那是一个难忘的秋天,
开门办学的幼芽刚刚出土,
无情的大棒,
就挥舞在眼前:
“上来下去,
抽风一般!”
“必须扭上正轨,
用我们的方案!”
于是,一叠霉烂发黄的讲稿,
又悄悄摊开在讲台,
“智育第一”的幽灵,
又偷偷徘徊在校园。
好恶的邪风呵,
好险的滩!
我们教育革命的航船,
该怎样扬帆?
迎着朝霞片片,
对着明灯盏盏,
我们千百个马列著作学习小组,
汲取着力量的源泉,
和工宣队员交心,
与广大教员倾谈,
同一战壕的战友,
磨砺着反击的刀尖。

阳光灿烂照征途呵,  
东风万里催征帆。
批林批孔的红色信号升起了,
我们在毛主席的指挥下冲锋向前!
学理论,
向资产阶级法权思想开火,
评《水浒》,
向现代的投降派宣战!
看!
我们战斗的旗帜,
高高飘扬在蓝天。
“革命大批判”!
五个威武的大字,
映红校园!
“和修正主义路线对着干!”
一声勇猛的呐喊,
震裂敌胆!

呵,我们革命的开路机。
就这样奔驰在前线,
摧枯拉朽,
一往无前!
于是呵,教育革命的参天大树,
在阳光下枝伸叶展,
社会主义大学的课堂,
设到了工厂、田头、矿山……

在油井架边,  
我们和石油工人一起,
学习铁人,
挥旗开钻;
在炼钢炉旁,
我们和钢铁工人一道,
炉里炼钢,
炉前批判。
更懂得
什么是修正主义的黑货,
什么是毛主席的革命路线,
怎样对付妄图复辟的走资派,
怎样行使无产阶级“铁的手腕”!

在大河上下,
我们和黄河船夫一起,
逆流拉纤,
奋槽摇船;
在三门峡畔,
我们和贫下中农一道,
治泥治沙,
引黄淤灌。
更明白
我们的脚步,
怎样和人民一起迈动;
我们的《理想之歌》,
怎样与无产阶级和弦!

在青藏高原,
我们和藏族同胞一起,
踏遍冰川,
开发热泉,
在世界屋脊,
我们和登山队员一道,
迎风斗雪,
险峰登攀。
更清楚
捍卫红色江山,
需要怎样的战士,
攀登理想高峰,
应有怎样的肝胆。

就这样呵,
我们在新大学的熔炉中,
冶炼,冶炼!
按照共产主义大厦要求的系数,
按照无产阶级的质量观。
就这样呵,
我们在革命的征途上,
登攀,登攀!
踢开剥削阶级传统观念的顽石,
踏碎复辟派挡路的栅栏。
也就是这样呵,
我们在党的哺育下,
成长,成长!
一代普通劳动者,又红又专,
一代革命接班人,忠心赤胆……



人民送我上大学,
我上大学为人民。
一颗红心进校园。
大学毕业志更坚!
亲爱的祖国啊,
亲爱的党!
此刻,我们的战马,
早已备好崭新的征鞍,
只待您巨手一挥,
我们就催马扬鞭,
到农村,
到边疆,
到最艰苦的地方,
到党和人民最需要的地方!
不做蓬间小雀,
枝头寒蝉,
我们革命的青年呀,
要学长空鲲鹏,冰山雪莲!
在未来的斗争中,
我们愿做革命航船的红色铆钉,
把复辟渡的狂涛
撞得稀烂!
我们愿做闪闪发光的犁尖,
为社会主义祖国,
开拓园田,
我们愿做用不松动的道钉,
肩起时代的列车,  
飞奔向前!

我们深知,
迎接我们的
不仅有塞外冰雪,
高原风寒,
更有阶级斗争的惊涛骇浪,
雷鸣电闪!
可是,我们是战士呵,
在斗争中又锤炼了三年,
角正硬,
刺更尖!

当年,革命老前辈,
跟着领袖毛主席,
从井冈山出发,
踏遍全中国,
浴血几十年,
来到天安门前!
今天,我们新一代,
跟着领袖毛主席。
要从天安门启程呵,
“重上井冈山”,
阔步数千里,
再斗几万年!
誓将先烈遗愿,
化为宏图,
誓把革命大旗,
举上云天!

“鲲鹏展翅,
九万里”,
祖国前程
无限远!
世界未来
属人民,
伟大理想
定实现!
呵,扬起来,
扬起来吧,
四海的波涛;
我们出征的战舰,
已拔锚启航,
呵,吹起来,
吹起来吧,
五洲的东风!
我们新一代的大军,
正高歌向前。
向着二○○○金色的高地,
向着共产主义光辉的明天!


选自 《文化大革命颂》人民文学出版社1976年5月第1版


   


查看完整版本: [-- 展翅篇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ode © 2003-08 PHPWind
Time 0.010308 second(s),query:3 Gzip enabled

You can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