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周恩来接见中国科学院部分代表时的讲话 1966.08.30 --]

中国文革研究网 -> 文革文献 -> 周恩来接见中国科学院部分代表时的讲话 1966.08.30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玉岭 2005-08-10 11:41
周恩来接见中国科学院部分代表时的讲话

周恩来

1966.08.30

〖被接见的有工人代表十人,“二·五”大会主席团十人,院文革四人,长春××所工人,中南××所工人二人,共二十六人。〗

总理:各所在哪里?(代表们讲了各所的地点)科学院嘛,我都不知道。

刘西尧(总理派到科学院的联络员):科学院必须彻底革命,才办得好,不革命就办不好。

总理(问一个代表):你家住在哪里?

回答:山东蓬莱。

总理:你看见过海市蜃楼没有?

回答:看见过。

总理:我是六十岁见到海市蜃楼的。

总理:(问一个家庭出身是小职员的人)你家出身是什么?

回答:小教职员。

总理:你爸爸干什么?

回答:我爸爸六四年死了。过去是北平伪法院检察官,在人大会堂旁边。那时生活很苦,我五五年入党,经组织调查,同意我填表写教职员。

总理:你念过几年书?

回答:×学毕业。(别人插话:他父亲曾当过法院院长)

总理:你祖父是地主吗?

回答:大概是,听我母亲说过一些。

总理:你外祖父是干什么的?

回答:我二舅父叫程国之,一九一一年跟孙中山参加革命,后来担任伪国大职员。

总理:想不起这个人,国之是号,不是名。根据你的情况,你看应该填什么?

(未回答)

总理:填表太简单了,从表上反映不出来什么情况,最好作调查,作社会调查,从自己开始,这是主席讲的基本功。如果叫我填,我就(不)填小教职员。家庭出身好是一好,表现好是两好;家庭出身不好表现好是一好;出身表现不好是忘本;家庭出身不好表现不好是两个不好。两个不好该回老家去了。或者叫复辟。主要看你表现,晚节。瞿秋白出身于大官僚资产阶级,晚年写了一篇《多余的话》,表现不好,晚年叛变了。我在政治作了一个报告,还没有发表,被红卫兵知道了,就去八宝山公墓把碑给砸了。碑上有我题的字,当时我认识不清。知识分子官僚家庭出身的瞿秋白象李秀成一样,晚年变节了,我们要向青年历史学家戚本禹学习,学习他对李秀成的分析。有人替吴晗辩论清官贪官的问题,都是胡说八道。我的祖父、外祖父是“县知事”,县知事有几间房子,不是贪污来的吗?父亲是个职员,三十元以下,冬天一个皮袄,不剥削是从哪里来的呢?贫下中农冬天哪有皮袄?戚本禹对我讲,你应该填职员。我才不填呢!我填封建官僚。

(代表中有一位廿四岁的大学毕业生)

总理:你是什么出身?

答:贫农,团员,大学毕业。

总理:你是贫农出身,怎么念得起大学呢?

答:国家供给的。

总理:中国没有毛主席,没有今天。你们没有解放没有今天,你们也是没有毛主席就没有今天。红卫兵冲击封建遗留下来的残余……中关村还是先叫中关村。(这一段话的意思大意是:总理问大家从什么地方来,答从革命村来,总理不知道哪里是革命村,大家说就是中关村,现在改成革命村。总理说中关村还是先叫中关村,因为那里是知识分子成堆的地方。)在苏联大使馆前面那条路正式改名为“反修路”,前几天举行了开典,这是一个十五岁的小女孩张小洪提出的,她主持大会。他们真有办法。把越南代表请来,但是不好讲话,问问阿尔

巴尼亚来了没有?当然来了,反修吆!阿尔巴尼亚好讲话。

总理:真是后来者居上,望尘莫及,社会发展的客观规律总是这样。我十五岁时还什么都不懂。我先跑到上海搞地下工作时,有时路是外国名字的还记得清,在北京呆了十七年,现在出门就坐汽车,不自由,北京的好些路的名字都不知道(大意)。

( XXX ,八、廿五大会执行主席,数学所)

总理:华罗庚在你们所吗?

答:现在在东方红大学,副校长。

总理:没有抄他的家?(答:没有)斗没有?(答:斗了)有没有体罚?(答:没有让他坐下来)大家把大学教授家给抄了,这样不好。不怕乱,突出政治要包含政策,乱要乱出道理,要乱出规律来,要符合无产阶级政策,要有政策、策略。他们没收了许多东西,很多现钱,还有其他东西,放在屋子里没有管,也不给人家条子,后来联络员来了,红卫兵就叫联络员看管,说:“我还有事。”这种做法已处在政策的边缘了。红卫兵勒令民主党派的负责人把工资的 40 %~ 60 %上交,他们上交了,我们不要不行,红卫兵通不过,先替他们暂时保管起来。你们不要往外传。

( XXX ,科大,廿岁,十系三年级)

总理:你完全是个解放牌。

(科大 XXX 给总理看东方红大学革命造反队给科学院全体工作人员的公开信)

总理:这是一个号召书,造反队三、四百人,有没有吸收科学院的人。

答:没有。

总理:凡是打进来的人,像 XX 一样没人管。东方红大学革命造反队有新的任务。

(周总理又问到 XXX 所一个同志)

总理:国家科委情报局搞什么呢?有没有重复,要精简机构,统一归口。

正题

总理:下步运动怎么办?大家商量。

(被接见人头脑发热,没有领会总理的意见,都争先发言,表明自己的观点,驳斥对方。)

刘西尧:我们不是一言堂。打架,在道理面前打嘛。当然我不同意打架。

总理:应地所就是打出一些事情,那么几个人还没有谈完,也没有调查完,你们革命造反队不是有队伍吗?其他所也有队伍。要求出去调查,你们做些核实,进行全面的调查,继续进行揭发、辩论,不要老停留在应地所的问题上。

天文台工人说:什么十四条,七十二条是修正主义的。

总理:十四条是修正主义的,什么内容你知道吗?(问了很多人看过没有,都答没有看过,只有一人看过)你研究过没有?(答:没有研究过)你们不清楚就好好读一读,叫(文革的)高学文同志把十四条印发下去,再进行辩论。

(被接见人大家都听不进对方意见,总理生气了,站起来。大家辩论到科学仪器厂刘存仁 883 人联合写的大字报后,在科研厂有七人被打。)

总理:贴了一张大字报你就反对,人家有贴大字报的自由。要有一个辩论的气氛,不然还行啊!我去清华作了二次报告,也给我贴了许多大字报,要给人家贴大字报的自由,等你们作到这一点,咱们再谈。红卫兵两种、三种都可以,要重视成分,也要看表现。

工人:张劲夫做检查,有些人反对,不让检查,人家犯了错误,要允许人家革命。前天早上去一百多人到院文革,在一、二十分钟作出决定,会是开是不开?

总理:青年嘛!能不犯错误?要允许犯错误,只要能改正。

XX :他们到处抓人,大闹院部,作顶帽子,跑到机要室,裤子都不让穿,不然就是保皇派。

另一方:反对,这是造谣!

总理:话传多了,总是要走样的。我小时候做游戏……话传刘西光那里,再传给我,是要走样的。人总是有主观性,有倾向性的。岁数大的,对青年人要好好帮助。现在辩论没有个气氛,开会总是啦啦队,时间拖得很长,一方面讲保皇派,一方面讲别有用心,要摆事实讲道理,不要乱扣帽子。保皇派是少数人。要创造一个辩论气氛。开会要守秩序,科学院的人要有科学的态度。已经差不多了,还没谈啥问题?

XX :大会秩序问题,张劲夫是先讲还是后讲?(总理出去)

刘西尧:你们都不民主,我看你们双方的意见。历史上犯错误的都是搞一言堂,只听得进自己的意见,听不进别人的意见,不是马列主义者,不是毛主席的好学生。(总理进来)

总理:要有二方面人讲话,每方面讲三个人就差不多了。搞两天就行。王锡鹏还要让大家讲话嘛!当然讲话不要太长,廿分钟。七月卅日以来,他的认识有发展,应地所武藻文又撤职了。人换得太多,让刘西光负责王锡鹏提的问题,能回答就回答,不能回答就让院里去回答。其他方面的意见为第三方面意见,搞五、七、八个人发言,搞好了两天,搞不好三天。

XX :张劲夫先检查后辩论,还是先辩论后检查?

XX :(工人)先让检查。(有人反对,不让检查)

总理:张劲夫可以先表态,你们别搞得太绝了,连人家表态都不让,不行,要让人家表态,不要什么都讲,什么都讲也讲不清楚,讲不全……

总理:张劲夫可以。

总理:

我们党经历了二十四年,第一代陈独秀对蒋介石实行了右倾投降主义路线;第二代是执行盲动主义的瞿秋白,瞿秋白被敌人抓住了,卑躬屈膝,最后还是被国民党杀了;第三代向忠发,李立山,向忠发是工人出身,最后当上工头,被国民党抓住,下午就出卖我,我知道就跑了;第四代是王明,是叛徒,现在在莫斯科,是修正主义者,还是中央委员,改名换姓,写文章攻击我们,骂毛主席;第五代是张闻天,又叫洛甫,建国后出现的反党集团大头子。直到遵义会议才确立毛主席的正确领导。

在党的历史上,五代都坏了,你们不是看过《东方红》吗?一面是党旗,一面是毛泽东旗。艾地牺牲了,印尼革命又受到挫折,但是印尼共不是不革命的。

一九三五年到一九四五年,洛甫是中央书记。从一九四五年起仅用了四年时间全国就解放了。解放后,党内出现三次反党大集团了。第一次是高、饶集团(高岗,饶漱石),第二次是彭、黄、张、周(周小舟当时是湖南省委第一书记),第三次是彭、罗、陆、杨。现在正在追,要追清楚。有人讲,文化革命也出现一点错误,不应因此就怎么样,时间很短嘛!但是总的趋势是正确的,不能因一个黑点影响一个太阳,太阳总是要出来的。领导成员中的黑点并不能遮住毛主席,太阳就是毛主席。

粉饰加掩盖错误是不对的,要勇于正视它。改正它,想粉饰它是不行的。

没有时间怎么办?就得挤睡觉时间,我一天只能睡四、五个小时。(这时总理打了一个呵欠,总理告诉前面一个人)你要经常提醒我,一讲话就不累了,这是解放自己的办法。

(刘西尧说:非党团员也来了)群众这两个字我看了最抵触,这样一来,党团员就不是群众了吗?这不是高高在上了吗?党团员也在群众之内,可以填党团员、非党团员。我是从那个同志的家史借题发挥的,是我问出来的,回去拿这件事来斗争他是不行的,我是保护他的。

红卫兵问题:红卫兵好得很。对四类分子勒令回乡监督劳动改造,将矛盾下放是不行的。有人问,户口在这里,回去怎么办?要先和那里打个招呼,人家要不要?要注意工农联盟,不然回去也是消耗国家财富。通牒是通牒,国外通牒也要等几天。假如你和他们讨论,你一定同意他们的做法。(大家笑)真正的高级干部还没有触动他,现在都是中级干部,好办,高级的你们要点,但是要讲道理,要批评……。

今天是聊天,不是指示,最后如果变成你们的意见,你们自己去讨论。我做为毛主席的学生、战友,还要努力学习,当好学生,当好战友。


查看完整版本: [-- 周恩来接见中国科学院部分代表时的讲话 1966.08.30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ode © 2003-08 PHPWind
Time 0.006948 second(s),query:3 Gzip enabled

You can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