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周恩来接见科学院文革代表和院党委等人的讲话 1966.09.19 --]

中国文革研究网 -> 文革文献 -> 周恩来接见科学院文革代表和院党委等人的讲话 1966.09.19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玉岭 2005-08-10 12:04
周恩来接见科学院文革代表和院党委等人的讲话

周恩来

1966.09.19

〖周恩来接见了科学院文革代表和院党委、政治部、组织部及监委共七十一人〗

( 581 工厂工人代表交给周总理很多传单,周总理坐下仔细地看了一看)。

总理:印了那么多的东西?通过谁?

581 厂工人:没有通过谁,是我们革命串联起来的。

总理:印了那么多的东西,难道没有通过领导?我不信。

581 厂工人:总理,说实话,是没有通过领导。我们是自发的,领导不知道。

总理:自发的,难道你们今天来,也是自发的吗?

581 厂工人: 总理,请相信我,是没有通过领导。因为我们的观点与科学院印刷厂的红卫兵的 观点差不多,我们与他们串联以后,他们就利用休息时间和写大字报时间给我们印刷的,没有影响过业务。

总理:那好了,就是通过了组织了,否则的话,他们为什么给你们印呢?为什么不给不同观点的同志印刷?你们谁知道?

刘继英(天文台代表):上次我们天文台一个同志去印刷厂印刷,那个厂不给我们印。(注:天文台与印刷厂红卫兵观点不同)。

总理:张劲夫同志,这件事你知道吗?

张劲夫:事先不知道,后来才知道的。

总理:为什么不给他们解释呢?

张劲夫:当时院文革与院政治部研究过,也与印刷厂联系过,但该厂不同意。后来请另外一种观点的同志,请他们想办法,到外面去印,钱的问题,由文革签个字,可以报销。就是这样解决的。

总理:印刷厂有多少人?有否印毛选的任务?还有没有空?

581 厂工人:有四十万部毛选的任务,任务很重。因此,他们是牺牲休息时间和利用写大字报时间给我们印刷的传单和大字报材料。

总理:那么该厂工人有多少?是几班,一班、两班、还是三班?是不是还有空的时间?

你们那一个知道?(指了指 581 厂的同志)你知道吗?

581 厂工人:我不知道。

总理:谁知道?张劲夫同志,你知道吗?

张劲夫:我不知道。

(总理又看了看印刷品,新技术局有“新兵”、“红嫂”……战斗组)总理问新技术局代表:你们有那么多战斗组呀!

新技术局代表:我们有一个战斗组只有五,六个人,大的也只有十来个,因此战斗组很多。

401 所代表插话:总理,我们 401 所(指一分部)有五百余人,就有四十多个战斗小组,有的还没有参加战斗小组哩。

总理:你们有那么多战斗小组,难道意见都是不同的吗?

401 所代表:我们是观点比较一致下的几个人组织起来的。从辩论情况看,不少战斗组的观点是相同的,从我们四十多个战斗组来看,通过辩论,大致有三致四种不同观点。有的同志插话:现在出现了比较相近观点的几个战斗组组成一个战斗大队。例如,天文台他们就组成了东风大队,红旗大队。

总理:印刷的话,各种不同的意见都应该印刷。根据宪法规定,公民就有出版的自由。科学院不管那一种观点,除了那些反党反社会主义反毛泽东思想的分子以外,都有出版的自由。在大方向一致的前提下,不管那一种观点,都有言论、出版的自由,因为都是公民嘛。我们都要给他们方便,给他们创造条件。上次(九月七日总理参加了科学院的万人大会)我主张分各研究所辩论,就是为让更多的同志发表意见,给他们以充分发表意见的自由。

我们还有结社,刚才你们不是说有战斗组吗,这就是结社啊!还有集会的自由,还有游行的自由,这都是宪法规定的。还有请愿的自由,不是有很多人到北京来告状吗?五七年也有很多人到北京来告状,但下面就有人怕了。还有罢工,因为某些领导人有错误,工人不做工了;还有罢税,因为有的农业税不合理,农民不交税了。不合理的就得改嘛!还有罢课,学生给他们放半年假,给他们闹革命。这是我们无产阶级专政,社会主义制度下的世界上最大的自由,最大的民主。只有在毛泽东同志的领导下,才能做到。我所说的前提是不反党、反社会主义、反毛泽东思想的人,若不是公民,那就没有这种民主,自由的权利了。

十六条的第十二条规定,对于科学家、技术人员和一般工作人员,只要他们是爱国的,是积极工作的,是不反党反社会主义的,是不里通外国的,在这次运动中都应该继续采用团结──批评──团结的方针。因此,都应该给他们自由,给他们民主。自由、民主是有阶级性的,科学院的革命同志,就应该给他们民主、自由、不管是多数,少数都应该给他们出版自由的方便。没有给不同观点的同志印刷,这是院党委的责任。没有给同志们的这种自由,政治部更有责任。大家说,要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你们连这一点也做不到。

政治是统帅。政治落实在人的思想革命化。过去说政治落实在业务上,后被《解放军报》推翻了,因此,政治落实在业务上是错误的,政治部、组织部、管政治、管组织、是对的,肯定的,但你们不能不管业务呀!印刷厂印刷那么多的毛选任务,这是印刷厂的业务,也是政治任务,多么大的事,真是连党委也不知道,真是没有人管?很简单嘛,打个电话就解决了。

(总理叫他的秘书去打电话,过了一会儿他的秘书来了,递给总理一张电话记录条子)总理念电话记录条:“该厂五百多工人,其中有一百多职员。”(总理问他的秘书:谁告诉你的?)

秘书说:是该厂的秘书。

总理问:他叫什么名字?

秘书:我不知道,没有问他。

总理说:“你为什么不问一问,五百多工人,为什么有一百多职员?哼!可能校对的也算职员了,那就差不多了。有一百六十万册毛选任务一至三卷到十九日已经完成了廿五万册,到国庆节前还能完成十五万册。印刷毛选的任务占印刷厂总任务的百分之九十五……”。

总理:他们什么时候开始的,是不是九月份?

党委一个同志:大约是八月底接到任务的。

总理:九月份完成四十万册,十、十一、十二还有三个月,嗯,年底就能完成任务了,抓紧一点,还能提前完成任务,你们院党委同志,还有那个( 581 厂的)工人反映得对,印传单是没有影响业务,但是还有百分之五空。总理接着说:不能同意的观点可以印,不同意的观点不能印,都应该平等嘛!我首先声明,这里是有阶级性为前提的,我不是说的彭真所说的真理面前人人平等,虽然工人同志是利用休息时间,利用写大字报时间,没有影响业务时间来印刷的,但是用的是国家的生产资料,是国家的铅字、油墨、纸张和机器等,那么就应该都人人有份。国务院里的服务员(我们是在国务院里的一个会议厅被接见的)本来想组织红卫兵的,但后来没有组织,但他们不能因为你们与他们的观点不同,就不准你们来开会,也不能不给你们倒开水。今天你们来开会的,就有不同的观点嘛,我们不是学生的红卫兵,都是国家的工作人员,为什么不给持有不同意见的同志印刷呢?九月七日我已经发现了,因为当时送给我的印刷品中,都是一方面的意见,而没有另一方面的意见的印刷品,他们也向我提出了意见。我想你们总会解决的。但到今天已经十多天了,可是院党委、政治部没有给他们解决。因此,科学院里民主还是很不够的,业务也没有抓好。业务对科学院是最好的考验。印刷厂为什么不派代表呢?

科学院出版社代表:过去我提过几次,但一直没有解决。

总理:为什么不解决呢?因为是巴黎公社那样选举可以随时变换嘛,印刷厂应该有代表参加,是否可以召开一个科学院的代表大会,现在是否巴黎公社那样选举不是时候?

有同志说:现在不是时候。

总理:为什么不是时候?

有同志说:因为下面意见不统一,有分歧。

总理:就是因为下面意见不统一,有分歧?科学院几年来是有不少问题,并不是科学院几年来问题解决了,其他所里的问题也迎刃而解了,并不是那么容易,因为科学院几年来的问题,都是没有很好解决,因此,要解决科学院里的问题,并不是那么容易的。

总理:科学院有多少人?你们由多少人选一个代表?

陈鹤芬:( 401 所一部文革代表):科学院有两万多人,是否可以五十人选一个代表?

总理:那有很多代表了!

陈鹤芬: 只有四百多啊!

总理:那倒不多,那是否可以五十人选一个代表,你们回去以后可以讨论一下参加院的代表大会,一定要选出不同意见的人当代表。

新技术局代表:总理,有的可能选不出来。

总理:五十个人选一个还选不出来吗?

这个同志说:是这样。

总理:那是否压制民主啦!过去院党委就是压制民主了。

新技术局代表:不是压制民主了,而是我们有一百五、六十人,另一种观点的只有七、八个人,还不到五十个呢,因此选不出来。

总理:少数人,应该有代表,多数人垄断是资产阶级的。

武雨琴(院政治部副主任):我们政治部下面的宣传部和组织部,他们说都要派一个代表参加院文革。

总理:部的名称太大,过去文化部那么大,干了不少坏事,今天中央文革小组,是一个小组,倒做了不少好事,很受群众欢迎。中央有部,有的公社下面也有部,这个名称应该好好改一改,首先从解放军做起……要造成民主的空气。即使科学院里的院党委问题解决了,科学院里的意见,也是有不同意见的,因此就有百家争鸣,所以并不是科学院的问题解决了,能选出代表来,现在就应该能选出来的,你们同意不同意现在按巴黎公社那样来选举(总理站起来)我们来举手表决一下。

一个同志站起来说:总理,我们还没有征求所里同志的意见呢?

总理:那倒是对的,你们还得去征求群众的意见,怎么办呢?就是代表你们个人的意见吧!回去以后再征求意见,同意现在选举的代表请举手。总理一个个的数了一下说:有廿一个呢(共四十五个代表)你们刚才说不是时候,不是有近一半的同志同意现在选举吗?当然啦,这是你们个人的意见,也可能代表你们所里同志的意见。几万人的意见,总是几万人的意见容易听,有些事,有的打算我也可以与你们商量、商量,因此请你们快点准备选举,不同意见的,应该派出代表来。

现在科学院没有生气。我们刚才听到一个消息现在告诉你们,但我并不是来提倡戴高帽子的。哈尔滨厅局长以上的干部几乎一半被群众斗了。什么叫体罚,动手就算体罚,戴高帽子算不算体罚?他自己戴上去的不算体罚,你们给他戴上去的就算体罚;他不低头,你给他按下去,就算体罚,因为你动手了。厅、局长以上的干部被群众戴了高帽子,脸上也抹了黑,但还不是反党分子。游街以后,他们说:“我还有党和人民交给我的工作、任务,今天党还没有免了我的职,我还要工作,还要干革命”,接着摘了帽子,洗了脸就干起工作了。这才有共产党员的生气,才是一个共产党员对党对人民事业的高度负责的精神,一个共产党人应该经受得住这种考验。斗争以后群众很受感动,我们每个共产党员都应该象他们那样。

对于科学院的问题,我还没有最后报告给党中央,我还要给同志们有充分发表意见的自由,已经有了一些,但还不够,还要继续创造一个民主(听不清)自由的空气。科学院很缺乏这种生气,我说的各个所的领导也是这样。

在组织上要保证同志们给以充分自由的便利,临时文革要扩大,不同意见的都应该要有代表,人数多了(指各个所的)代表可以增加,但总数不要超过一百个代表。

要创造一个讨论的,民主的空气,没有一个真正的民主的空气,科学院的问题是不容易解决的。

一个同志插嘴说:总理,我们要你来作个报告,大家都等着呢?

总理:还可以讨论斗、批、改,可以讨论业务,还可以讨论一下彻底的革命化。讨论领导问题是对的,但还要把别的事情讨论一下呀!两万多人,人是决定因素,一边可以搞革命,一边可以搞生产,搞科研。印刷厂文化大革命没有影响生产,这很好。秦力生(党委委员)说:七日以后我院一些国防任务都干了,没有影响生产。

总理:七日以后,没有影响生产,这是好事。请你们写一个报告给我。抓革命,促生产,十六条中第十四条就明确规定了,陈伯达同志也在八月十三日给主席两个报告,这个报告主席在八月十五日批准的,八月十八日我给你们念过,后来也请刘西尧同志给全院同志们传达过,后来林彪同志也讲过,我也讲过,是林彪同志先讲的,九月七日以后,《人民日报》也前后发表了不少的社论。

印刷厂很好,应该表扬,但还有百分之五的空,应该很好利用,与他们商量,商量,要让不同意见的材料应该印一印,但不要印得太多了,材料不要那么多,每个所的不同观点,一张纸就行了,但要能反映出来。例如:对十四条反对的有多少?部分反对的,部分同意的有多少?全部同意的有多少?不要一条条都写出来,因为十四条,一条一条都很清楚嘛!你们告诉前面几个数字就行了。关于十四条的问题,现在还在修改,没有全部废除,因为当时还起了一定的作用。这是中央批的,但并不是不要你们批判了,你们可以批判也可以全部反对。

原子弹上了天,就没有把你们科学院忘掉,把你们科学院也放在里面了。当然啦,还有工人,还有解放军等。(总理看了看桌上的信)不要那么多的信,我又没有那么多的时间来把你们这些信从上到下全部看完,还不是请我的秘书来看,请他来给我分类后,让我来看。请我的秘书来分类还不如请你们自己来给我分类好。现在我只能请我秘书来分类了。

你们要把不同意见的情况都反映上来,多种不同意见都写在纸上,但不要超过一千字,四、五百字最好。可以首先请文革小组讨论一下,然后提交给大家,能把大家的各方面的意见都能反映上来,使大家都能满意,都没意见,这也是对代表的最好的考验,若是这样,你的代表也算当好了。

关于党委会和政治部在运动中应该要有生气,最严重,群众叫你们黑帮。廿五日(指八月十五日由部分群众召开的万人大会)张劲夫同志为什么不去参加大会呢?

刘西尧:我是通知他的,去不去要他自己决定。

总理:这是对的。那么你(指张劲夫)为什么不去呢?怕什么呢?总比哈尔滨好吧。自己灰溜溜的,人家一看也有问题。有生气就是有干劲。但不能有骄傲情绪,骄傲就不行。这样自己也能解决一部分。对你自己又没有下结论,怕什么呢?要有生气,但又不能骄傲,可能你们会说,这很难。共产党人嘛,就应该处处出难题。杜润生斗了没有?

张劲夫:没有,怕群众有意见。

总理:怕什么呢?杜润生现在怎么样?

张劲夫:自七月十二日起,杜就停职检查了。

总理:杜润生担任什么工作?

张劲夫:停职以前担任秘书长、党委委员。

总理:谁给他提的那么高?是中宣部?还是组织部?

张劲夫:不是中宣部。是五八年,通过组织部我们给他提的。

总理:你们为什么不追一追呢?中宣部已经烂了,组织部的安子文也被揪出来了,但你们回去不要写大字报。把杜润生放得那么高,你们也没有生气,为什么不好好的追一追呢?怕群众有意见,你们院党委可以扩大一些,先叫杜作检查,看你们是否能与他划清界线,也可以请文革代表参加。院党委对“应地所”(按:应用地质研究所)是处理不当的,张劲夫在九月五日已经向他们赔礼道歉了。对杜润生、卫一清的认识,能不能与他们划清界线,这也算是对你们院党委的考验。

有人说我有倾向性(指九月七日总理在院万人大会上的讲话),我感到奇怪,当然,这是个别的。“应地所”我首先找王锡鹏等同志谈的,也找过天文台的同志,到今天我还没有找另一派的同志谈过话。“应地所”代表来了没有?

一个代表站起来说:我来了。

总理:你叫什么名字:

答:我叫顾震潮。

总理:我找过你吗?

顾震潮:没有。

总理笑着说:这就是一个证明吧!我也没有找武藻文同志(当时是“应地所”的工作组副组长)谈过。你(顾)是那一派?

顾震潮:我现在也改变了。

总理笑了笑说:你现在也变啦!我就是怕你们给我贴大字报。

话说多了,总不好。本来就很简单,我事先准备一二百字,你们来了我给你们念一下,这样就不会出问题。若这样,你们就可能会给我提意见,说周××没有感情,人家好不容易见到你,两句话就完了,真是太没有感情了。我知道你们回去后是要有交待的,但是你们不能带头贴大字报,把我的话传达错了,就不好办,多管了,心总不安。学生对郭老有很多意见,说科学院有很多问题。但实际上科学院郭老管的不多,因为他是科学院院长,所以对他提了很多意见。

对科学院问题的结论,以后要与你们来商量,还要与党中央讨论,才能最后决定。

现在,王府井也贴了不少大字报,有的还是反动的,说要采取统一行动,取缔伊斯兰教,世界上有四亿多伊斯兰教徒,而正是帝国主义伸手的地方。这样帝国主义会笑的,有的同志很担心,但是我们不怕,我们也没有采取什么措施,因为我们相信的是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革命群众和革命的干部,相信他们能掌握党的政策的。我们不能相信自己百分之百的都对,相信自己百分之百都对,这样一定会摔跟斗的,我就不能保证自己百分之百都对。

能否与杜润生、卫一清划清界线,这是对院党委的考验。“应地所”已经三个月,科学院里的问题种种因素很多。你们都很紧张,但他们(指杜、卫)倒很轻松,当然了,这是一种风凉话。有人说,现在蒋南翔很轻松,但斗争起来他们就不轻松了。斗争杜润生和卫一清时,可能会牵涉到一些人,怎么办?不要怕,揪出来!

你们上次(九月七日)会没有开完,是否将他们的发言稿印一印,因为还没有取消他们的发言权。以后大会发言准备新的了,旧的大家都不感兴趣了。

问:总理,我所红卫兵提出来,要扣科学家的工资,你看如何掌握政策?

总理笑着说:现在工资一律不改,改革工资以后再说。科学院的红卫兵是国家干部,我们又不是学校里学生的红卫兵,应该注意党的政策,国务院里有民主人士,有的他们家虽然被红卫兵搜了,但因为他们是部长级的,因此我们给他们部长级的工资,没有给他们扣,因为工资还没有改嘛?不合理的,我们以后改。现在还是不变,革命的同志应该注意革命的秩序。

生活上、原则上应该让他们活下去,你扣多了他们生活困难了,还不是由国家去解决,由国家去照顾嘛!即使是敌我矛盾也要让他们活下去,只有让他们活下去,才能改造他们,改造他们也是需要有一个物质基础的。死了,还改造他们什么呢?

问:总理,红卫兵、红卫军、红卫队与文革的关系如何?

总理:红卫军已反映到中央军委了,至于红卫兵、红卫队、红卫军与文革的关系,中央正在研究,今天不作答复。

问:总理,过去困难时期,科学家和干部补助的,现在群众有意见,红卫兵也下了命令,要求扣回来,这政策如何掌握?

总理:该补助的就补助,不该补助的就不该补助。该补助多少?不该补助多少?均经群众讨论决定。

附:

总理在八月十八日下午一时十二分至四时十分,第一次接见了科学院的文革代表四十五人,就如何保护少数问题,作了重要的谈话。

总理:你们是怎么选举出来的?

答:是经过群众选举出来的,有的来不及选举,所以今天只派了临时代表来。我们是超过半数当选为代表的。

总理:不过半数的,那就不能当代表了!不超过半数不能当代表,那就不能保护少数。

问:总理,那怎么办呢?

总理笑着说:你们今天来的是科学院的,是搞科学研究的,当然你们不是搞社会科学的,但你们也可以去研究研究呀!如何保护少数的问题?清华大学有个名叫蒯大富的,支持他的有廿至卅人,而反对他的有一百多人,照你们说那他就不能当代表了,但是还有廿至卅人支持他呢!假设他只有一个人,那当然不能当代表,你们看少数人就应该保护。

代表里不应该有清一色。你们搞科学工作也是一分为二的。我们中央委员也不是清一色的,不是有彭德怀吗?国民党说:“党外无党,党内无派。”毛主席说:“党外无党是帝王思想,党内无派是千奇百怪。”而我们承认党外有党,党内有派。除了共产党不是还有民主党派吗?有的没党没派,我们还给他加了一个无党派人士,也算是一个党派。

有时,有的人大代表选掉了,但新的又会出现,不能保证清一色。但左、中派应该占绝大多数。不同的意见应该有他们的代表。当然,那些反党反社会主义反毛泽东思想的人不能当选为代表。

自然科学家在政治上对他们的要求是低了一些,只要他们是爱国的,是积极工作的,是不反党反社会主义的,是不里通外国的,允许他们有资产阶级的世界观,但可以逐步的改造。团结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群众和干部,其中就包括中间偏右。代表中要允许有不同意见的少数人当代表。即使少数人是错误的,你们可以批驳,通过批驳,通过斗争,来增强自己的才干,若你们批不倒,那说明你们自己还没有掌握真理,况且往往少数人掌握着真理。有不同意见也能促使我们改进工作,因此要充分保护少数,让少数人也有代表。


查看完整版本: [-- 周恩来接见科学院文革代表和院党委等人的讲话 1966.09.19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ode © 2003-08 PHPWind
Time 0.007159 second(s),query:3 Gzip enabled

You can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