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周恩来在首都大专院校红卫兵革命造反总司令部大会上的讲话1966.09.26 --]

中国文革研究网 -> 文革文献 -> 周恩来在首都大专院校红卫兵革命造反总司令部大会上的讲话1966.09.26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玉岭 2005-08-10 12:07
周恩来在首都大专院校红卫兵革命造反总司令部大会上的讲话

周恩来

1966.09.26

同学们、红卫兵战士们:

你们首都大专院校红卫兵造反总司令部成立整整二十天了,我因为忙,没有很早的来跟你们会见,很晚才来见你们,这是一件很抱歉的事,但是,总是来见你们了,今天能来见你们,这是我高兴的事。

我现在首先代表毛主席、代表党中央、代表林彪同志、林彪副主席、代表国务院以及我个人向你们问好。(口号声、鼓掌)同时向你们首都革命造反总部以及各大专院校的红卫兵致以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战斗敬礼!(喊口号,鼓掌)

我曾经参加过其它两个红卫兵的司令部所属各大专院校的红卫兵召开的大会,和他们讲过话,一次在这里,一次在先农坛体育场,今天第三次与首都大专院校的红卫兵见面,今天我讲话难免与上两次有些重复。重复的地方我讲的简单一些就算了。

我想以这样的题目,首都各大专院校红卫兵出现的多数和少数的形势。少数,在学校里是少数,但也有的是多数,总起来说你们现在处于少数地位。正是这样,更有必要讲一讲。你们虽然处于少数地位,但是,你们敢于坚持你们认为对的方向,这一点值得称赞的。

你们青少年是思潮起伏的时候,今天这样想,明天那样想。认识了一个真理,坚持一定的时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虽然你们是少数,但是敢于坚持这个少数的地位,这是特别好的品质。

首都各大专院校的当权派一般都被批判了。不管是属于哪一类,一般都被批判了。特别是首都各大专院校普遍都派了工作组,工作组一般都处于原来当权派的位置,所以多数也被批判。这样造成了你们与他们的对立形势,就对他们不满,对他们是否包办代替,压制学生表示怀疑,而你们正是那时涌现出来的,因此在这个工作组的问题上你们有优先发言权。

我虽到的学校不多,拿清华来说,是这么个形势。因为少数批判了工作组,和他们对立,因此,工作组就是挑起另一部分学生斗争这部分学生。这个错误属于工作组的。因此是犯了方向、路线错误。 七月二十九日 我已经说过了,我在清华的两次讲话也讲过了,为什么工作组造成这个错误的事情,少数处于被压制的地位,自己的意见不能申张,相反的另一方面,得到工作组的支持那一方面,给了打击甚至采取一些不正当的方法,斗啊,围攻啊,甚至于打人啊,监视啊,这些行为,为什么造成这样,当然这是工作组领导的错误,刚才说了是属于路线性的、方向性的方针的错误。但这个错误为什么这么普遍,拿北京的大专院校和中等学校来说,几乎很难找到不属于这类型的,也许这里头程度上有深浅,错误的严重有深浅,有多一些,有少一些,有做得恶劣一些,但是,这类错误带着普遍性,不仅北京,甚至于在全国,这种错误也几乎是很少有例外。为什么这样?那来源就不是仅仅的一个学校,或那个学校工作组的错误了,那就是派工作组……要负这个责任。在北京来说,各单位的工作组,都是市委派的了,而市委所以派出这样大的工作组,是由当时在中央工作的同志批准了,同意了,甚至主张。有时还坚持的,所以这个错误,主要的责任应由上边来负,工作组负一般的责任,工作组长负更多的责任,而主要的责任应由上级,首先是中央在当时做工作的一些同志来负。所以提到路线错误、方针错误,应该这样来追。

提到主要的责任归之于谁,那么这个问题解决了没有呢?解决了,党的十一中全会解决了这个问题。党的十一中全会是毛主席亲自领导的(长时间热烈鼓掌)。所以,党的十一中全会产生了从党内的在五月通过的一个“关于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内部通知,发展到一个公开的在 八月八日 宣布的十六条的规定。这就是我们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战斗纲领(长时间热烈鼓掌)。同时,又在十一中全会最后闭幕那天通过了十一中全会的公报,就是八月十二号、十三号广播,十四号见报的。它总结了过去的四年,从党的十中全会(一九六二年到一九六六年)整整四年功夫里,毛主席是从继续党的七届二中全会,在北平还没解放以前,那个时候,在西柏坡所通过的文件,指出全国胜利以后的阶级矛盾,主要的就是无产阶级跟资产阶级、社会主义跟资本主义的斗争了。由于那个时候的预见,一直发展到一九六二年党的八届十中全会,毛主席进一步阐明了在社会主义的社会内部存在着矛盾、阶级和阶级斗争,发展了阶级斗争的学说和理论,使我们认识了咱们整个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时期,我们都要拿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这两个阶级斗争为纲,拿社会主义道路和资本主义道路这两条道路斗争为纲,来进行我们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社会主义革命。所以这四年从十中全会的公报以来,毛主席在公报上讲得很清楚,亲自制定的许多方面的政策,确定了我们许多斗争的方针,一直连贯到挖修正主义的根子,培养我们无产阶级革命事业接班人,一直到这一次亲自领导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这四年的丰富的斗争史是史无前例的,没有一个在当今社会主义国家敢于这么做的(长时间鼓掌)。

所以,林彪同志说的很对,毛主席是列宁以后的二十世纪最伟大天才(长时间热烈鼓掌)。所以我们总结了这四年毛主席的领导伟大和成功,增强了我们在毛主席亲自领导下进行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决心和信心。正是因为这样,所以,十一中全会解决了当时五十多天领导上的错误。这一点我在许多的场合都讲过,我在清华第二次群众大会上我已经讲过。那么,既然党中央、毛主席亲自地解决了这个问题,指出了这一段时期五十多天的方针和路线的错误。为什么现在还有学校的工作组还没有把问题解决,例如,你们这个总部所属的二十多个学校,据我所知道的,至少还有一半还存在着这些问题。从这个问题上来看,就是说,这里头有的是工作组本身或者主要负责人没有认识了这个情况,没有作深刻的检讨,向给在工作组领导的时候,所压制的、所打击的、所排斥的少数派同学承认错误,赔礼道歉,宣布被错打了的那些什么反革命啦,什么非法的啦,什么右倾的啦那些帽子,应该统统的取消,这是一方面的原因。还有另一方面,据我知道也有一些部门,就是对工作组所派出的部门,没有依照党中央十一中全会的精神,负责解决这个对于少数派的这种错误政策,错误的路线,错误的方向的问题,比如,举例来说,地质部就是一个例子(长时间热烈鼓掌)。由于这两方面的原因,所以直到现在北京还有一些学校存在这个问题,而你们却大概比较集中的代表了这一方面所受到的压抑的情绪,所以,你们造反有理嘛(长时间热烈鼓掌),因此,我现在不可能一个一个来回答你们每个学校所遇到的问题(鼓掌),但是,我可以站在中央工作的同志的地位来说这样的话:就是凡是你们一直到现在,在过去工作组的时候,加在你们头上的那些错误的帽子、错误的名称、错误的行动、乃至于一些恐怖等等,我来代表中央说一句,这些错误的东西,统统应该一扫而光(长时间热烈鼓掌)。就是说,凡是错误的行动、错误的称呼,统统应该取消。

在这方面,既然已经取消了,就是错斗了的,错打了的,错写了的,把你们譬如说搞成分成类,那些错误的档案,凡是对你们压抑了的,冤屈了的,这类东西,凡是由你们提出,如果工作组或者在学校,或者在部里头,这样的材料你们告诉我们,我们负责把它集中起来(口号鼓掌),凡是那些错误的文件,错误的档案、错误的分类,经过我们的检查以后,属于工作组搞的,或者学校里搞的,这些东西经过我们检查以后,负责告诉你们,那些东西一律无效,然后再把它烧掉(热烈鼓掌)。至于你们当时被错打了的,被压抑的被迫的写出来的那些检讨,哪个时候的笔记被搜查了去的,经过我们调查了以后,亲自清查出来,统统还给你们(热烈鼓掌)。当然做这样的工作需要时间,需要你们首先自己先提出意见,然后经过你们总部的核心小组,工作人员,再加上各校的红卫兵的代表,来开扩大会议,来分类,把那些问题提出来,列成单子,通过你们、我们派到你们这里来的联络同志,让郑维山交给你们,经过了这样的手续以后,我们再去一个一个学校调查,我们保证,这件事情说了就算数,就要做(鼓掌)。当然啦,这个是第一步,一定还相应还有许多问题,昨天晚上我跟你们的代表谈了差不多半夜,谈了四个多钟头(热烈鼓掌)。我今天也不可能一件一件都举出来,这个等到你们总部开了扩大会议,列出分类的表来给我以后,我们来处理。一句话,就是我们看,从党和国家领导地位看,你们这些不管是那个学校的红卫兵组织,都是革命的组织(长时间鼓掌)。说你们不是革命组织或者甚至于诬蔑你们说是反革命组织,这样的说法是没有根据的,站不住的(鼓掌)。那么肯定了你们这些组织,一直到你们联合起来的总部,是革命的组织(鼓掌)。那么我们可以不可以问:既然你们是革命组织,那么那一些反对你们的组织,那么就是不是另一种性质的组织呢?那我不能这样说。你们也不可以这样说的(齐答不是),对你们跟我是一样的意见,不能这样说(鼓掌)。现在你们在学校中,只有多数少数的差别,没有其它的差别(鼓掌)。那么我们拿什么事情来做标准呢?如果没有标准,就随便对你们也说是革命的,对他们也说革命的,那么你们要问:你这个是不是合稀泥呀(大笑)!我不承认,我没有合稀泥。我是站在毛主席的思想、党中央的方针上、立场上讲话的(鼓掌)。

另外,我们要看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发动以来,甚至在发动以前,我们许多大学已经大字报贴出以后,尤其特别是毛主席自己批发了的聂元梓七位同志大字报贴出来以后,首先是北京的各大院校、中学以至全国风起云涌的学生的革命运动起来了,然后,根据党中央的提议,放你们的假,闹革命(鼓掌)。这样的,尤其是十一中全会,十六条决定宣布以来,那就更加风起云涌的发展,就在这个情况下,我说我们的大专院校、中学校的组织,它有一个大前提,大前提有三个:第一所有的革命组织,青少年的革命组织,都承认毛主席和共产党的领导。第二点,你们都是承认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按照毛主席指示的方向奋勇前进(鼓掌)你们照林彪同志说的,听毛主席的话,读毛主席的书,照毛主席的指示办事,都愿意做一个毛主席的好学生,好战士(鼓掌)。第三,党的十一中全会, 八月八日 十六条决定发表后,这个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纲领,你们是承认的。这个战斗的纲领,也就是你们红卫兵的战斗纲领(鼓掌)。所以这三个大前提,领导、方向、纲领,我跟许多大中学校的红卫兵组织谈过。没有那个提出说不同意这个意见的。既然大前提都相同了,所以不能在中间选一个说:你是革命的,他不是革命的,不能这样说,因为大家都承认这个。大家有共同的领导、共同的方向、共同的纲领,问题是在于行动,在于实际的战斗,那末,这要在长期的斗争中来考验、来证明(鼓掌)。所以我说在现在,全国的大专院校中学校里你们青少年的革命组织,不论是那一种,现在都承认这三大前提。因此得出结论,这些青少年的革命组织是革命的不分多数与少数。那末几种原因不但是不仅仅是由于上面我所说的过去工作组的错误路线,错误的方向所造成的后果,另一方面,还是由于青年们的思潮是在一种起伏当中,这也是毛主席的话,就是说:青年人看问题他可以这样看看,那样看看,那末志同道合的,意见一致的就结合在一起,这是一种很自然的现象,很合理的现象,没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所以你们的青少年精神,我们不是称赞的吗?正是因为你们有这种朝气勃勃,首创的精神,所以文化革命运动当中,你们创造的很多革命的组织,首先就是红卫兵这个组织。

大家还会想到大字报出在北京,毛主席举了北京大学的第一份大字报,那么红卫兵呢,也是出在北京,清华中学三篇革命造反万岁的文章毛主席是称赞的,我在 八月四日 在清华大学讲话和清华中学红卫兵的讲话都证明这一点。由于这个红卫兵的诞生,从你们学生革命运动的地平线上涌现出来了。毛主席首先就抓到了革命的萌芽(鼓掌)。现在形成了全国的学校,大中学校普遍性的组织。我们这个十六条的规定上,在当时,注意的是各学校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革命师生代表大会、文化革命委员会,文化革命小组。但这种组织形式,我们甚至于没想,要统一到全市,乃至于更进一步的联合。这样的一个方向一个前途是会出现的。可是在现阶段,现在这个放假闹革命的时期出现的比这个超过了,就是红卫兵的组织。因为红卫兵的组织更适合你们初期闹革命的状态。就是刚才说的一个学校,可以这一部分组织,那一部分组织,志同道合的组织在一起。这样子便于你们战斗,便于你们学习,便于你们活动,你们自己证明嘛!所以十六条上写的革命的组织那里有个“等”字,你们红卫兵就在那个“等”字里(鼓掌大笑)。你们不要笑,我这是老实话。我说呀,许多革命运动,我们还是落后于群众。因为红卫兵我们是向你们学习的嘛,你们创造出来的,是全中国大中学校的同学们创造出来的,然后我们再把它称赞起来。林彪同志 八月三十一日 的讲话称赞了你们,提到这个问题。红旗杂志写了红卫兵称赞你们。这都是在红旗成立之后罗!还不是你们先首创,然后我们。

(很强烈要求坐下)我坐下就说不了这么清楚了!(鼓掌)

所以在这种情况之下,一个学校不仅有多数少数,甚至于也不仅有一个两个三个。我就听到说,有些学校有几十个组织,这没有什么奇怪,我看这个就是说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学生运动的初期,象雨后春笋一样,象百花怒放一样出来,让它发展一个时期(鼓掌),这个没有什么不好,相反,我看这样子,我们这些青年人,你们这种思潮的起伏,革命个性的发展,有阶级性的,这种是有好处。独立思考,首创精神,就要在这种发展里来成长出来,来保养出来,你用一个模子把大家一套,规规矩矩的,就是说那么温良恭俭让,那并不好,那不适合青年朝气勃勃的革命精神(热烈鼓掌),由于这样的原因,所以党中央的方针,毛主席的教导,我们不能够有任何的歧视,我们要一视同仁,同等看待。(鼓掌)但是这个道理我是讲了已经很长的时期,就是(鼓掌)这个月还是比这个月还久一点,我是这么看的,如果说我从接触了清华问题以来到现在将近两个月了,我一直是这么看的,这是根据,刚才说了,毛主席的教导,党中央的方针,来办事的,但是我们的许多干部,许多学校的工作人员,他常常不是按照这样一个前进的革命的眼光来看问题,常常用一种旧框框,老办法的态度对待这种新生事物,新鲜的事物,那么怎么办呢?昨天跟同学们商量,你们这部分同学的代表赞成我这样一个倡议,就是你们现在所受的不平等的待遇,或者受的压抑,除去政治上要宣判你们被冤屈的、被歧视的那一种称呼等等,刚才我已宣布了一律取消以外,还应该对于物质上的待遇也要得到的自由和便利(热烈鼓掌,呼口号)。办法就是要使学校的行政摆脱过去的学校的旧的行政当局的控制,如果那个学校的行政受了部的影响,那也摆脱那个影响,同时也摆脱,也不需要那个学校的现在的文化革命委员会或筹委会,或临时委员会的管理。因为现在学校里的据我所知道的,绝大多数革命委员会,临时委员会等等,总是还没有能够包括全体的革命师生的代表,总是偏在一方面,或者比较偏在一方。(热烈鼓掌)当然罗,这个里头必须声明了,也还有一些学校是比较好的罗,受欢迎的罗。但是,这个不多。既然如此,所以,可以把学校行政机构超脱出来,另外派人,北京市派人来管理,而与过去校的当局、工作组,跟上面的部的关系,没有关系。超脱一点点去掌握这个行政机构。

再一个刚才所说的同等待遇一视同仁这样一个原则下来处理这个事情,(鼓掌)这样子就可以使学校的革命学生组织,不管是多数的少数的,或者多种的,受到同等的待遇。那末一些什么事情呢?大家说的吃饭的事情,首先是住房子的事情,吃饭的事情,办公的地方,交通通讯的便利,广播的便利,广播是学校的广播罗,还有交通的便利还有其他等等(热烈鼓掌)就说呢,这一切的待遇同是革命的组织统统得到公平的待遇,合理的待遇。要做到这一点也不容易的,因为五十多个学校,问题很复杂,但是你不用快刀斩乱麻的办法,你纠缠在这个里头,永远没有完。放假都快放完了,问题还没有解决,那怎么行呐?是吧!你譬如说,你们出去,过去来北京的毛主席一接见可以各个学校之间革命串联,出去也好,来北京也好,规定了一定数目就是同等待遇。坐火车都不要钱,这不就是解决了?你如果要一个一个领票,那事情可费事了,所以我想这个五十多个学校可以解决。当然派出人解决并不是所有的人大家都欢迎,也许还有一个处理不当,那么逐步的来改进。总之要超脱。这样子你们就会专心致志的闹革命(热烈鼓掌),这样把行政上的事情,有的学校,另外派一部分人来管。我昨天说了一个比较说是很难解决的地质学院。我说,仍是吵得不可开交,我来这样一个提议好不好,我说反正地质学院两派,多数少数,数目差不甚多,当然成员不一定相同了,这边学生多一点,那边是其他员工多一点,那么仍是吵得不可开交,那不如把学院一分为二(热烈鼓掌),但是一分为二还不能解决,那就太简单化了。容易吗?我说,我请我们的郑维山,你们的辅导员,他是北京军区的副司令又是管北京的事情,我说他带着非武装的武装人员去建立一个中间的革命地带(热烈鼓掌)。另外,同学们争吵,当然,我们无论如何不动用解放军,但是,争吵得不得下地,我们来一个徒手的,不带武装的解放军同志调停调停还是可以的嘛(鼓掌)!当然罗他们只能这样处理罗,不能参入罗,参入就不对罗。我说一个非武装的武装调停,当然罗,我想这个话大家想通了,多数少数恐怕就容易达成协议了。不一定要郑维山同志真是带一个非武装人员去调停(笑声),是吧。我看这个事情,我就提议郑维山同志给你们去调停就够了(鼓掌)。所以,事情有时候看起来很难,剑拔弩张,觉得很紧张,你只要抓出一个主要的环节,按照毛泽东思想办事,还是能够解决得了的。

都是同学嘛,都是革命的师生嘛,革命同学,革命教职员工,为什么不可谈通呢?因为我三天前我就处理了一件事情嘛,哈尔滨工程学院有三派红卫兵,原来斗得不可开交,我们把他请到北京来几十位代表,三个方面各推五个人,一共十五位坐在前排,我们给他开圆桌会议,后排几十位,那末把事情讲清楚了,还不是大家愿意团结到一起。在这个时候抓革命搞生产,你们黑龙江霜冻时节很快就到来,争取在丰产之下的丰收,同时把那个地方的工业,特别是国防工业,尖端工业很快地增加上去,使我们第三个五年计划第一年大大超产,这样一做以后,就可以把彼此间的争论暂时放在一边,先把这件有益于人民,有益于国家,有益于世界革命的事情先做起来,一下说通了,大家回去就联合行动,这并不是难事。因为我们解决的是那个地方的具体问题。当然在北京有北京的具体问题,这要因地制宜,因时制宜来解决了,不能照抄了。但是大原则总是相同的,所以,多数与少数学校里的各种组织,在一个时候尽管是意见很对立,但是,如果经过协商、谈判、总会找到一些共同行动来团结,比如我们面临着国庆,我们现在要组织起来,今天已经二十六了,只剩下四天了。这四天,我们把革命串联暂时停一下子,好好为大家全心全意准备一个过一个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毛主席亲自领导下的一个伟大的国庆(鼓掌),表示我们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这个战斗纲领的基础上,我们表现我们全中国革命的人民的团结,给全中国人民看,给全世界人民看,也向帝、修、反来示威,这有什么不好呀(鼓掌),这就可以找共同行动么,我们前一阵子大家共同努力来招待外地来革命串联参观访问,交流经验的同学们,最近这半个月来就做得很好吗,外地的同学也感到比从前搞得好了吗,最近共同的行动很多,但是这种共同的行动也不妨碍我们各个派,多数的少数的,各种的,自己的独立发展,因为只要你们觉得你的道理对,那就有同学相信你们他就会来了嘛,不是现在少数派变成多数派了嘛(鼓掌)!可是不管少数派还是多数派,我们一个共同的条件就是互相尊重,互相支持,只要是这种主张他说得有道理,尽管我们不完全同意,也要尊重对方的意见,听取他的意见,然后我们的道理,自己认为比他对,就才来争论吗,这是我们四大,大辩大论,大鸣大放么,不仅是对于斗当权派需要,我们彼此互相争论也需要这样精神吗,所以要互相斗,对当权派特别是走资本主义的当权派,那我们当然无所谓尊重了,你对于同学的革命组织要互相尊重么,并且对方如果有长处我们还要学习,还要互相学习,对方是对的,我们学习对方,有些做的我们共同的,互相支持,有了这样子,然后我们才会做到互相批评。而批评要首先做自我批评,才可引起对方,他也自我批评,然后再相互批评,所以,这一种工作方法呀,这是毛主席经常所提倡的,只要他是革命的组织,我们就需要互相尊重,互相学习,互相支持,互相批评,而批评首先要自我批评,引起对方共鸣,在这里的就会有同学们说了,那么对方有坏的人呢?那么任何革命组织也不可能担保百分之百的好,尽管你是正确,那总有不正确的地方吗?你革命但是你会犯错误么,这是一种情况了,还有你的成员也不可能人人都是经过长期考验以后,不会不出一、两个不好的分子,伟大的党,我们从历史上看,还不是出了一些坏人哪,但是尽管那些坏人,反党分子,但是并没有损害我们中国共产党的伟大,光荣和正确(热烈鼓掌)。

所以你们各个革命的组织,不管多数少数派,非到经过长期斗争的实践当中会发现个别的坏的分子,这个留在最后去处理吗?对方也是一样嘛,不要一斗争起来,一批评起来,开始就抓住对方的一个小辫子不放。因为这种事情呀,长期斗争才能经过考验才能证明,究竟是坏人还是好人犯错误,所以,就应该允许一个时期,何况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才不到一年么,才几个月么,不可能这样说定么,所以,任何一方,都不能百分之百的保险,因为有了这个精神才会革命就不骄傲,做错了事情也不气馁,有过必改,胜不骄傲败不馁么,这样的精神才是毛主席的精神,毛主席在党的七大、八大都讲了吗。这是第一个问题。

现在讲第二个问题,就是我们的红卫兵到底是什么样的性质。我是在那两个会议上也讲过,我说我们的红卫兵是三个任务,是战斗队,是学习队,是宣传队(鼓掌)。如果按次序说呢?首先应该把学习队应该摆在前面,因为首先是学习,你还是学生时代,毛主席讲到的,学生你还是以学为主嘛,不过我现在讲的是红卫兵,红卫兵在现在,在战斗当中,所以把它倒过来,把战斗队摆在前边(鼓掌),现在谈一谈战斗队问题。

林彪同志在八月三十一号讲了,红卫兵是我们中国人民解放军坚强的后备力量(鼓掌)就是说,我们解放军把你们看成,把你们大中学校青少年红卫兵看成是他们将来取之不绝的源泉,补充的源泉(鼓掌)。但是又得说清楚,红卫兵它不是人民解放军的正式的后备兵,正式的后备兵,是广大的人民所组成的民兵,那是拿着武器的,不脱离生产的,一旦有事,他就要防卫国土,打击敌人,追随解放军之后,甚至当解放军的前线的掩护,那是一支正式的后备军,即我们大中学校青少年的红卫兵,是一个非正式的可是一个取之不尽的人民解放军的补充源泉(鼓掌)。正是由于这样,所以,红卫兵成为战斗队,首先它的组织里,是要以红五类的出身的子弟核心,为主体,这一点是对的,打下个基础,但是,不能说仅仅限于红五类出身的子弟,它总要吸收一些它周围的红外围嘛,比如说,有许多中农家庭出身的子弟,职员家庭出身的子弟,在斗争中又很革命,为什么不可以把它首先组织到外国,然后吸收它成为红卫兵呢?这是许可的。

至于各个红卫兵自己章程怎么定,那是你们的事,但是在原则上是许可的,还有也许系个别的,虽然是非红五类家庭出身的子弟,但是它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长期的斗争非常坚强,经过长期的考验,为什么不可以个别的吸收他作为后备兵,预备兵,暂时来考查他呢?并且作为他外围的一种活动。为什么要这样子呢?;因为现在学校里存着这样一种问题,由于过去,我们从旧社会诞生的新中国,毛主席把六、七亿人口的这么一个伟大的国家,在二十二年的武装战斗当中领导到全国胜利,根据毛主席的话,依靠着三个法宝:有一个坚强的毛主席亲自领导毛泽东型的中国共产党;第二个有中国共产党所领导的工人、贫下中农子弟,人民解放军;第三有毛主席亲自所制定的和领导的统一战线的政策,这样,使中国在民族民主革命阶段取得了全国的胜利,由于这样的革命的法宝的成功,所以,我们在民主革命胜利之后,我们就能转入到社会主义革命阶段,这样的不仅把农村中土地改革彻底完成了,使地富分子参加了劳动,进行改造,而且争取团结和改造了的民族资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参加这个共产党为领导,无产阶级为领导的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统一战线的队伍里来,这样便于我们实行三大社会主义改造,在这改造当中,不断地批判反动的资产阶级,批判右派,批判一直到今天批判资产阶级思想,进入到破四旧立四新,这一切都是毛主席天才地艺术地掌握了这个社会发展的规律,革命发展的规律,把这个七亿人口的中国在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阶段中从一个胜利走向一个胜利(热烈鼓掌)。由于我们这样子把新中国在旧的社会的胎盘上我们诞生着新的中国,所以除旧布新是一个长期的、艰苦的过程,并且把它你融化在我们新的社会里,这是一个艰巨的事情,伟大的事情,我们设想一想,我们有多少地富反坏右的这样的家庭人数,又有多少一般的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家庭人数,这不是几百万的问题,而是几千万的问题。如果把独立生产都加在一起,就更大了,独立劳动者还是应该还是属于劳动人民,他今天还没有参加社会主义合作社性质的合作组织。但是他还是劳动者,这个应该说在劳动人民的范畴,除了这个以外,这是一个大数量,你要用劳动来改造他,他的子弟当然也要学习呀,当然应该地使他们更多地劳动改造,有些地方作得好,有些地方作得不好,这就看那个地方的领导,那个地方学校的当局是不是根据阶级路线办事或者不是根据阶级路线办事,或者有错误,但是,这是那些当局,那些领导负责,那不能怪那些参加学校的成分,你吸收他进来嘛,例如现在半工半读的学校有很多家庭出身差的,你还是要在半工半读中来改造他嘛,你就要给他一个革命的活动,当然,如何组织这是值得研究的一个问题,我们开过二次座谈会,这个问题还得继续给他们解决。总之,红卫兵这样性质的组织应该是以红五类的家庭出身为核心,为主体,但是允许吸收少数的劳动家庭出身的分子进来。同时又允许多团结一些经过革命斗争考验的为他外围活动的组织,否则你就容易造成对立嘛,你今天不管哪个学校总有非五类家庭出身的,你要实现毛主席号召的依靠坚定的左派,发展左派,争取和团结中派,这样来达到团结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群众和干部的目的,只是把那百分之几的不好的放在外边,来孤立他,分化他,以后来改造他。因此你总要团结绝大多数,现在的情形就这个任务还未完成,当然我们也并不急啊!但是我们的方向要顺着这个方向,按照毛主席指示的方向去作,这个问题是今天学校应该注意的一个问题。你们是红卫兵的组织,我就觉得有些问题,昨天晚上给我提想这个问题,这是好的,应该用点脑子想一想这个问题,你们也可以创造性的试验试验,搞些外围的组织,使它在学校或社会上有个服务的机会、学习的机会,不然就会变成过去的情况,参加红卫兵的很忙、很紧,另外不少的人站在那里没事作,忙的忙,闲的闲这就不好,这个问题还有待于解决。

第二个问题也是属于战斗队的问题,就是我们斗争、战斗要区别两类矛盾,是敌我矛盾或是人民内部矛盾,这个两类矛盾常常是容易混淆的大都是两类矛盾的结合部。如果屡犯不改,可以由人民内部矛盾转化为敌我矛盾,也有另一种,虽然接近敌我矛盾,他又坚决的改正了,也可以又回到人民内部的矛盾中来,在这个问题对你们比较直接的就是要研究炮打司令部的问题,这个炮打司令部的话,本来是一种比方罗,生动的语言,常常不一定内容是很确切的,一定要经过斗争,以后,通过实践,才能把这个生动的语言丰富起来,确切起来,壁如我给许多中学的同学谈,他说一个我们现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重点,按照十六条所说的很清楚,重点是在大中城市,这个十三条,就是这样说的嘛“大中城市的文化教育单位和党政领导机关,是当前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运动的重点。”是说我们现在进行这场运动的重点是在大中城市的文化教育单位和党政领导机关。我们在这个重点中,斗争中的主要对象,在林彪同志 九月十五日 讲话中,回答了这个问题“炮打司令部就是炮打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那么,就有同学问,这个当权派譬如说从本学校说还比较容易知道这个当权派是好是坏,总有一个亲身经验可评的,而对于走到社会上来,曾领导这个学校的市委或某些机关他不很清楚,要从学校的斗批改走到社会的斗批改,他不清楚怎么办呢?所以昨天夜里有同学问我,你怎么知道他是资本主义道路的还是无产阶级革命的当权派呀?这个意思就是说,你轰他几下子看一看,我的回答就是这样,确实从学校进入到社会不是那么简单,从本学校走到另外一个学校到另外一些党政机关总是不同于本学校。但是,不管怎么样,你总要用毛主席的工作方法思想方法来解决问题,你总要有个最初步的调查研究,毛主席说了,作任何事情没有调查研究没有发言权嘛!毛主席又说:不打无准备之仗。如果你对那个领导机关完全不清楚,别个学校或别个机关你去乱轰几炮,这个不能解决问题,革命串联是把那个学校的同学的革命精神鼓舞起来,革命劲头发扬起来,然后他跟我们站在一起,来进行批判错误的东西。如批判错误的东西,错误的事情,错误的言行里发现当权派是人民内部矛盾的个别错误或严重错误,或是敌我矛盾的坚持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这个必须在调查研究当中,在初期的批判斗争中,才能逐步的深入,这是一方面,就是同学们方面应该作这个准备工作,不能简单一哄而起,骂几句,打几下就能得出结论来,另一方面被批判,被斗争,如果他确定不是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就拿我们同学的语言,不是黑帮,你不要怕嘛!青年来批评你几句,戴个高帽子有什么不得了啊!(鼓掌),我得声明我不是提倡戴高帽子(鼓掌),要从两方面去看,同学们应该按照毛主席的工作方法和思想方法调查研究,从斗争、批判中逐步深入,被批判被斗争的领导方面应该有勇气走向群众,敢于在群众面前,在斗争风浪中接受批评,洗澡,错的承认就是错的,不是错的,也不要承认是错的,得有这样的勇气,在我们革命的队伍面前,我们要有这样的勇气,这样双方就会把问题解决得好了嘛。一方面不管三七二十一就轰他几炮再说,大闹大骂大打,另一方面怕得了不得,吓破了胆,总是不见,这样感情就越搞越激动起来,那就势必闹翻,这个并不好,我们一直反对这个样子,这一点我也要讲一点,大家都没有经验,你们想一想红卫兵的组织,清华中学最早的也就是六、七月,被称赞是在八月初,十一中全会十二日才闭幕,十八号毛主席在天安门就接见了大家,那个时候红卫兵就出现了,一出现我们一支持,毛主席接见以后就蓬蓬勃勃的发展起来了嘛,一发展就不在学校里了,就冲向社会,冲向全国,社会没有精神准备,各地也没有精神准备,我们这些作领导工作的同志他也没有精神准备,因为刚开会回去,十二号闭幕,我们自己还开会到了十六、十七号回到本地。不到几天,二十号以后许多同学,特别是中学的同学他就一下冲向全国,你们想一想,在北京城里在全国都震动起来了,我们说这个震动是好事,因为过去都是保守的,都震动起来好嘛!就是没有经验,彼此都没有经验,所以现在经过了一个多月了,我们也有些经验,所以在这个里头要掌握分析两类矛盾。并不是说人民内部矛盾不可以批评,不可以斗争,也不是说人民内部矛盾斗争起来就一定不会发现坚持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有可能发现,反过来以为是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或者斗争的结果也不完全吗,也不要紧,这种反复是长期会存在的。只要我们采取实事求是的精神,革命干劲跟实事求是的精神结合起来,那就会搞得好,这是战斗队的第二个问题,有些问题以前讲过就简单说一下啊!

第三个问题,还是战斗队里第三点文斗武斗这个问题基本上是讲清楚了,因为十六条里有,林彪同志八月三十一号的讲话里有,人民日报九月五号社论里又有,讲清楚了,在北京这个情况就有进步了,但是在全国来说那还是存在着,因为我们向外发展嘛,别处就比较慢一点,比如最近还有这样的情形,在上海或其他地方,有北京去的同学还坚持要文斗必须先武斗(笑声)这样一个道理,就让人说,假如出身不好的人你得先骂他混蛋再改造他,我碰到这样的中学同学可是多次谈了这样的话,我说你骂了他,他是反感了,你怎么能改造他呢!就对立起来了吗!他说,你不骂他,他不低头,他跟你这样讲,我说你骂他不低头,因此我说你必然就打他,打他就更反感了,那结果还不对立起来,这点他就难于回答了,所以说这个问题,经过多次辩论,但是还不够,他需要在实践中遇到一些反对,慢慢会想这个问题,也会有一小部分一个时候,讲不通的,会出现一些乱子,我们得好好教育他,也别怪他,说你们这样作的是走不通的,这条路还是学习十六条,学学主席语录,我们要以理服人,对敌人当然以力服人,一部分人问吗?那么反动的资产阶级还不是敌人?我说这个以力服人啊,主席说的这样的一个问题,看你是哪一种敌人,拿着武器的敌人,我们拿武器消灭他,现在在我们的国内是无产阶级专政下的敌对分子,我们政权可以管制他,我们政权有武装,他如果乱说乱动,我们武装可以镇压他,如果他犯法,公安法院会逮捕他审判他,监狱里管起他来,劳动改造他,这是专政的工具可以使用的。所以因此我们要无产阶级搞臭,杀他的威风,用这种方法而不是靠他,所以这个力,我们已经有力,我们无产阶级专政国家的威力无比强大,就是因为我们有人民的威力,有解放军的威力,有法庭的威力,必须把这个问题讲清楚,所以我们才提倡文斗,不要打人。第四点,学校跟社会,红卫兵不单在学校里,也不单到学校与学校之间串联了,也到社会上来斗、批、改,这是肯定的,但是社会的斗批改主要是搞破旧立新,至于对农村、工厂初期我们贴大字报是需要的,鼓舞他们,现在大的发展起来以后,农村的公社里的,工厂里的,还是由农民、工人,相信他们自己能够搞自己的革命,我们不要干预他们的生产,文化大革命他们自己会搞的,所以一切的企业、事业单位,他们自己会搞好,并且最近党中央又决定,在农村,在企业、事业单位,在党政机关,在群众团体我们不组织红卫兵,只是学校组织青少年的红卫兵。(鼓掌)那么,在工厂里的、在机关里已经组织了红卫兵的怎么办,那么这种红卫兵暂时保留一个时期,做文化革命的工作,但是不发展,也不进行内外串联,也不跟民兵组织混在一起,因为民兵要有武器的,为什么?因为公社里、工厂里、商业、机关、服务性的行业,在党政机关群众团体,那个地方是国家的工作人员或者是集体所有制的成员,它已经是生产工作人员了,他的年龄绝不是可以拿三十岁可以规定的,你要拿三十岁规定,那么,少数人参加红卫兵,其他多数不能参加,就容易造成对立,因此,他就要组织老赤卫队了,这不老年跟当少年对立起来了啊!也不好嘛!所以,在这个问题上经过多处试点,看起来也不适于组织红卫兵,还是应该作好民兵组织的工作,因为民兵也是注重成分,注重积极革命的分子,这点现在开始在这里宣布,特别是有些机关象外交机构、招待外宾的旅馆,服务单位或者是医院这样的组织有了红卫兵的,要说服红卫兵,要经过这种红卫兵本身的酝酿,他们自己来取消,否则是妨碍业务。因为他天天要劳动,要工作,几派的红卫兵,又跟外面有联系,常常把外边的想法引到他那个机关里了,特别是招待外宾,这次国庆就证明,我们接待亚非拉的朋友愿意跟中国交往的朋友,接待了一部分资产阶级作工商业的,来参观的这种人,他的生活习惯跟我们不是一样,即使是亚非拉的朋友也很多是资产阶级的革命派,或者是中间派,而与他的习惯,他们穿的皮鞋本来都是穿的尖头子,他那里没有平头子,那怎么办呢?他穿的裤子也许窄一点,你都把他剪掉,那怎么行啊,他烫的头发比我们高,你又怎么办呢?他吃东西,他要吃,有些人要吃一点面包的,我们接待朋友吗,也照顾了他,一定要人家与我们习惯一样,这就强加于人,那就不可交革命的朋友,反帝的朋友,这些在旅馆里是很大的一种教育,所以这个问题要跟你们讲一讲,因为,大学的红卫兵比较懂得,中学的红卫兵需要对他们进行些解释,与其我们来讲,不如你们去跟家里的、或者的同学当中的弟弟妹妹来讲,好讲一些,容易讲通一些,这是学校跟社会,所以在社会的斗批改,主要是破旧立新,破四旧,立四新,这是个伟大的成绩,我们应该肯定,当然有许多事情的倡议还要逐步来考虑啊,不可能都是马上就执行的,但是总是好的倡议多,有些能够立即执行的,我们应该加快的作。还有本地和外地,这个第五点,在本地就要向外地串联,外地到北京来,一直到国庆前后,我们都是这样的对流了啊,因为这样子,所以我们全国的运输力量就受到限制,就说运送同学,就要把我们运送物质的力量要减少一些,这是一个暂时的现象,是可以的,长期是不利的,所以,现在主要是北京到外地,外地到北京,主要这样的对流,在国庆以后也许情况稍微有些改变,这还得计算,因为这个数量相当大,现在中心一个问题,就是到北京来的许多外地同学我们在国庆要把他们组织好,在各学校的,由各学校的红卫兵联合起来,帮助他们,大家手拉着手一直奔向天安门(鼓掌),要进行一个广大的游行,在外地的有些同学他们愿意回来,欢迎他们回来参加天安门的游行(鼓掌),至于外地之间,就是说,大中城市相互之间暂时不串联,因为这个火车运输忙不过来,输通不了,北京每天对开的火车,在十五号以后有几天差不多出去要开出四十多列车,十多万人一天出去,因此在各地之间暂时不能够交流,主要是各地跟北京,北京跟各地,这是讲战斗队的第二个问题。

第三个问题,学习队,这个不需要多讲了,我在前二次讲得比较多,中心一个问题,我们红卫兵就是要用林彪同志的话,吃两头,上边请教毛主席、请教党中央,好好的读毛主席的语录,毛主席的著作,根据毛主席的指示办事,根据党中央政策办事(鼓掌),这一方面,大学的同学,北京的同学要帮助外地的同学,帮助中学的同学来好好学习,这个事情我们红卫兵应该起模范作用,另一头就是到群众中去,通过实践来学习、向工农兵请教,当然有同学问,现在不跟工农兵串联,那你怎么请教啊?不串联并不是不接触,不串联跟不接触是两回事,串联就是我们闹革命也要闹到他们工厂车间里去、公社生产队去,我们把大字报到车间去,贴到他们的工作机关里去,这个不串联。但是我们派代表有组织的去参观工厂,参观农村,特别是农村现在帮助三秋的,收割,耕种,安排生活,收购,完全是可以参加的,在工厂里我们去参观见习,如果我们半工半读的学校,工业方面的学校可以去参观呀!如果有见习的机会还可以见习呀,对于机关我们也去访嘛!提些问题,他们那里有革命委员会给我们接待,这种接触并不排斥,而且还要提倡,所以吃两头,我们到工农兵中去接触,很有必要,这样就可以从工人、农民接触当中学习,我们就从你们这里学了很多嘛!这两个月我从你们这里学到了很多东西,不跟你们接触,不可能知道你们的想法,你们作的事情,所以吃两头就是上请教主席、党中央,下请教群众,这都是我们要学会一点本事,学会一点知识,首先就要做学生,你们本来就是学生,当然比我们更会作学生,那么在这当中,有机会就来劳动,比如这次搞三秋,秋收,很多的学校同学出去劳动,把学用结合起来,学了之后就用嘛,在用字上狠下功夫,所以这个学习队就是你们学校里以学习为主的事,红卫兵也要善于学习,所以这次我们在天安门过国庆,我们准备所有的奔赴天安门的群众每人的手上都举一个毛主席的语录(鼓掌),毛主席的话句句闪金光(鼓掌),我看这样的红色语录,比过去天安门大家手中的做的纸花要好得多(鼓掌)。我们这样的想法也是从你们那里学来的,因为两次,特别是十五号那次,口号一嚷大家把语录一举,红色海洋出现,毛泽东思想的大海出现(鼓掌)。

第四个问题就是宣传队。因为刚才说了红卫兵要是宣传队,宣传队呢,就是说要把毛主席的话,党的政策,要好好地向广大的学生、群众,城市的人民、你们所接触的人,向他们宣传,因为你们放假,闹革命,革命这行工作就是要做很好的宣传员、红色宣传员。既然你们是红卫兵,当然应该做个名符其实的红色宣传员(鼓掌),要宣传,那就要自己作模范,自己首先要熟读毛主席的语录,要把这次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伟大的十六条决定,十一中全会的公报,领导同志的讲话,把这个人民日报逐篇的社论,我们把它印在一起,印成小册子,大概你们得到了吧,我们不仅第一次想把纸运到,比较还是 九月十一日 的了,还是不完全。把这个最近的许多社论都把它印出来,这里头关系到政策的方面很多,只要(鼓掌)掌握了毛泽东思想,在毛泽东思想指导下的,毛主席所亲自制定审查了的,各项政策的规定,也是解释十六条和政策的一些社论都把它印出来,使你们每个人有这个工具了嘛,你没有这个书怎么宣传。你们从实践中作模范,从宣传中影响你们周围的人,接触的群众甚至自己的家庭,对年青的同学,外地的同学,都给他们讲,这样子是个很好的推广毛泽东思想的宣传队,就是说我们和解放军一样。最近我们报导了一个三月份我们邢台地震以后,我在那里亲自看见一个部队,来了三次大的地震,天天连续小的地震,包含着三十多个县,邢台的那一边将近二十个县,十八个县,我们解放军一声令下,那就是奔赴前方啊,那是跟人接在一起,来扶老携幼,救护他们。从这上我们就想到是不是把他们转为宣传队,来推广毛泽东思想,鼓舞他们这个战胜灾荒,发展生产重建家园的勇气。结果四月份果然作到了。最近人民日报的报导,大家会看到那里几乎所有邢台专区的不论哪个村庄他们都到了,人人做宣传员,人人都做劳动的能手,帮助劳动,帮助生产,做宣传,你们既然红卫兵都是学解放军、学解放军,我们在学习上也应该注意了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啊,发扬我们三八作风啊,发扬我们解放军的艰苦朴素,优良传统啊,也要学解放军勤俭的许多生动的例子,所以在宣传这点需要象邢台的那一个解放军家家户户去宣传,我相信在这个任务上,如果你们努力来做,你们三个总部在这个问题上比赛一下(鼓掌)。总之一句话,我最后要说的,不管你们现在是少数派,因为你们既然认为你们坚持的这些原则是对,你们就坚持下去经过斗争来考验,证明你们是对的,你们就应该坚持下去。(鼓掌)那么其他的同学,他们的其他的革命组织,他也要在真理上坚持嘛,既然多数真理当然就有共同性了,顶多各别问题就有些不同了。我们相信,通过长期的斗争实践,经过长期的考验,各学校的大中学校的红卫兵的各种组织,发展下去,革命的个性也发展起来,各种创造的积极性都发展起来,我相信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大风大浪当中,你们会经得住考验的,那么到最后万水朝东归大海,到那个时候,各种的青少年的革命组织,红卫兵的组织就归于毛泽东思想的汪洋大海。(长时间鼓掌)另外我们的目的是相同的嘛,我们要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 搞好,搞深,搞透嘛,不仅是中国广大的青年受到了这个深刻的教育,而且要传给后代,我们是年长的,你们是年青的,我们今天跟你们讲,你们还要将来跟你们的下一代讲嘛(鼓掌),要保证我们伟大的社会主义的中国永不变色。(鼓掌)把我们伟大的毛泽东思想红旗世世代代的传下去,不但如此,我们还要把我们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精神传到世界去,(鼓掌)要推动世界的革命,首先要在这次国庆中,我们对世界友人来到中国访问参观的要给他们以好的印象。(鼓掌)在这中间一些困难我们帮助你们解决,大家联合在一起,共同来行动,来过好这一个伟大的,我们的国庆节。(鼓掌)

好!我们来高呼:

庆祝我们社会主义中华人民共和国十七周年纪念!(鼓掌)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万岁!

无产阶级专政万岁!

中华人民共和国万岁!

中国共产党万岁!

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万岁!

我们伟大的导师,伟大的领袖,伟大的统帅,伟大的舵手毛主席万岁!万岁!万万岁!

(长时间热烈鼓掌)

首都大专院校红卫兵革命造反司令部北京地质学院《东方红》

红色战斗兵团翻印


查看完整版本: [-- 周恩来在首都大专院校红卫兵革命造反总司令部大会上的讲话1966.09.26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ode © 2003-08 PHPWind
Time 0.011554 second(s),query:3 Gzip enabled

You can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