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看革命芭蕾舞剧《白毛女》(天津快板) --]

中国文革研究网 -> 时代歌谣 -> 看革命芭蕾舞剧《白毛女》(天津快板)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weihong 2007-05-17 03:14
合:
竹板这么一打,
呱啦呱啦响。
说一段天津快板来把故事讲。


甲:
我们工作在
天津机械厂,
我们三人一个车间全都开机床。
这天下了班,
一块到剧场,
芭蕾舞剧〈白毛女〉买了票五张。
我们三个人,
这张给我爸这张给我娘,
到我家去吃饭,
一块到剧场。

乙丙:
好!

合:
三人骑上车,
一路喜洋洋。

甲:
刚一进门口,
就碰上我的娘。

乙:(学娘)
回来了?
你楼上楼下前排后排统共买几张?

甲:
我爸刚下班,
进门就嚷嚷:

丙:(学爸)
票买好了?
应该受表扬。
是看〈红灯记〉呀?
还是〈沙家浜〉?
是〈智取威虎山〉呐,
还是看〈海港〉?

甲:
你老全都没猜对,
听我把话讲:
芭蕾舞剧〈白毛女〉,
您看棒不棒?
说完这句话,
情况不正常,
我娘气得一扭脸来了个脸朝墙。
我爸爸直皱眉,
把脸拉老长。
怎么一提〈白毛女〉空气这么紧张?
你老先别急,
听我把话讲:
你老还没看呐,
表态不应当。
要想知道李子的滋味亲口尝一尝。

乙:(学娘)
提起〈白毛女〉,
我心里堵得慌!
四九年看这戏气得我病了一场!
就拿喜儿说吧,
挺好的打姑娘。
黄家抢了去,
一点不反抗。
光会掉眼泪,
两眼泪汪汪,
编剧本的这小子他安得啥心肠?
贫农家的闺女他写成了小绵羊啦。
咱穷人的骨头硬。
为嘛不反抗?
编剧本的真混帐他歪曲工农兵形象,
老早我就想去算算这个帐!

甲:
我娘没说完,
我爸爸开了腔。

丙:(学爸)
就说杨百劳吧:
写得真窝囊,
叩头又作揖,
求地主发善良,
末末了没了辙喝了卤水汤!
贫农这么弱,
地主这么狂!
(白)毛主席教导我们说:“没有贫农,便没有革命。若否认他们,便是否认革命。若打击他们,就是打击革命。”
编剧本的嘛玩意他站在嘛立场!
他歪曲老贫农,
他不写共产党,
千方百计把敌人的志气长,
他编这个戏,
安的是黑心肠,
我越看越生气,
越想越窝囊!
社会主义舞台他们来霸占
乌烟瘴气搞得不象样!
我看问题挺严重,
要算这个帐。

甲:
你老说得对,
是得想一想。
十七年来阶级斗争确实很紧张。
就说中宣部吧,
是个阎王堂。
文艺工作者,
认清大方向。
深入连队,
下厂又下乡,
创造出工农兵的英雄形象。
今天的白毛女,
跟过去不一样,
不信你老瞧一瞧保险拍巴掌!

乙丙:
好!
我们看看去!
(三人绕场一周)

合:
舞剧开了幕,
交响音乐响。
面貌一新,
一场接一场。

丙(学爸)
好个杨百劳,
斗争真顽强!
黄家来逼债,
要把西儿抢,
强暴压不倒,
寸土不能让!
抄起大扁担往地主头上夯!
斗争意志坚,
死得也刚强!

乙:(学妈)
紧接下一场,
是黄家佛堂。
喜儿受苦难,
仇恨她没忘,
地主起狼心,
喜儿早提防。
举起大香炉就往地主头上夯!

甲:
春雷一声响,
升起红太阳。
号声嘹亮,
大春回村庄。
救出苦喜儿,
翻身得解放。
喜儿参了军,
拿起了红缨枪!
台上台下,
一片歌声响:
(唱)“大海航行靠舵手……”
(乙丙退场)
怎么一回头,
不见了爹和娘?
我赶忙出剧场,
四处张望,
等着观众都走完也不见在何方。
哎!
那边来了个人儿,
象是我的娘,
她高高兴兴,拿着票五张,
娘,
你老上哪去啦?

乙(学娘)
我赶快到票房,
下星期咱娘几个再来看一场,
这么好的革命戏不看多窝囊。

甲:
我娘刚说完,
我爸爸搭了腔:

丙(学爸)
我刚才到后台
去找老杨。

甲:
老杨?

丙:
就是杨百劳啊!
贫农的好形象!
我送他一枚,
主席像章。
要我参加座谈会,
还要写文章,
这么好的革命戏咱当然表扬!

合:
我们拿起闭,
挥笔作刀枪!
口诛笔伐,狠批狗豺狼!
打倒刘少奇
打倒周扬
让工农兵的英雄形象屹立在舞台上。
江青同志,
是咱们的好榜样,
永远紧跟毛主席奔向前方!
敬祝毛主席,
万寿无疆!
万寿无疆!


出处:一九六九年七月编〈济南市中学教材〉。
作者:不详


查看完整版本: [-- 看革命芭蕾舞剧《白毛女》(天津快板)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ode © 2003-08 PHPWind
Time 0.010491 second(s),query:3 Gzip enabled

You can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