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周恩来接见半工半读学校部分革命师生时的讲话 1966.10.22 --]

中国文革研究网 -> 文革文献 -> 周恩来接见半工半读学校部分革命师生时的讲话 1966.10.22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玉岭 2005-08-10 12:19
周恩来接见半工半读学校部分革命师生时的讲话

周恩来

1966.10.22

各位同学:

与你们见见面,这件事情搞得我很被动,答应了很久很久,一直都没有组织好,有一次约好了又改期了。我对半工半读不甚了解,过去管得少,特别这两年没抓这个问题,对江西共产主义劳动大学,我还抓了几次,还清楚些,去年还给他们解决一些问题。自从文化大革命开展以来,我接触了一些半工半读学校的同学,了解了一些问题。这么多人座谈比较困难,今天只能够简单的谈一谈我的看法,不代表中央,只能是我个人的看法,回去还是根据你们的实际情况来解决。至于北京半工半读学校的情况,以后还可以约会,也是座谈,也可摸索点规律,摸索点办法。

今天到会的,全国各地都有了,性质也很复杂,有的是正式半工半读的学校,有的是半农半读的学校,有的是工厂附设的半工半读学校,有的象技工学校,但又不是,实际上是变相的以劳动为主的,不是以学为主的。你们提出搞文化大革命放假不放假的问题,工业部门,他们就怕放假,劳动计划不能实现,你们到处串联,当然不放假就不行,这就是矛盾。但这矛盾是一部分,性质也很复杂,你们问题很多,有的问题我不能回答,因为我没有研究,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有几个问题,我可以回答。

半工半读、半农半读,是不是毛主席的教育思想?应该说,以学为主的半工半读、半农半读,当然是毛主席的教育思想。不仅见诸于《毛主席语录》中,并且早在毛主席青年的时候,他就曾经赞助过勤工俭学。“五四”运动以后,有些人提倡勤工俭学,当然提倡的不一定都是青年人,有一派是资产阶级的“教育家”,他们以教育为名,为了升官发财,才提倡“勤工俭学”的。河北省的李石曾,他本来是国民党,又是无政府主义的双料人物,是大封建官僚出身的,就是河北省高阳出土布的地方。他提倡的“勤工俭学”,就是利用留学的机会组织一批人到外国去,又留学又劳动,用勤工俭学,来提高他们的名声,实际上是沽名钓誉,升官发财。因为当时国家拨经费,他们从中可以中饱。收买、影响一批学生,收买他们,认为可以为他们服务的青年们,就帮助他们升学,做他们的党羽,那一种完全是资产阶级的。但是,中国的确有一部分贫苦的青年,念不到书,又想升学,尤其想到外国去求点新知识。那时“五四”运动以后,十月革命以后,世界正在变动的时候。有的当然直接去到莫斯科了,有的要到欧洲去看一看。那时欧洲大战刚完,革命运动在那个地方正在发展,所以的确有一批青年有这样的思想,毛主席就是这批有这样思想的青年代表,他虽然没有出国,不过他是提倡的。提倡勤工俭学,主张帮助穷苦青年出国,一部分直接到莫斯科,到社会主义、无产阶级专政国家去学习;另一部分去法国,但这仅仅是理想,实际上到了法国,贫苦青年如果真正劳动,他就不可能念书,劳动以后,业余时间念点法文,看点革命书籍就了不起了。在资本主义社会,剥削严重,劳动累得很。当时在主席勤工俭学号召的影响下,都去了,我当时是其中的一个。当时李石曾、蔡元培就收买了一些他们认为好的,符合资产阶级胃口的,能为他们服务的青年去学习,有革命思想的,他们是不接受的。一九二一年搞了一个大风潮,就把一批留学生送回来了。这里面有我们一位革命烈士蔡和森同志和现在的陈毅同志,就是那回送回来的。当时,蔡和森同志已经是共产党员了,那些官僚怕这些学生,就赶回来了。

因此,在资本主义社会,真正又劳动又学习很困难,仅仅是个理想,所以毛主席当时所提倡的也仅仅是个理想,的确去劳动就没有多少时间去学习了。当然尽管如此,还同时传播了一些革命的思想,他们不少人最后参加了共产党,回国后参加了革命运动。这个制度本身,在资本主义社会是不可能实现的,只有到了我们无产阶级专政的国家,我们就应该提倡这样的思想。这样的思想就是我们新社会怎么教育青年的方针问题,把青年教育成为什么人的问题。这个问题,毛主席在《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一文中,已正确回答了这个问题了,就是语录上都有的。你们看一看一四二页第一段:“我们的教育方针,应该使受教育者在德育、智育、体育几方面都得到发展,成为有社会主义觉悟的有文化的劳动者。”就一清二楚了。

我们这个社会主义社会、无产阶级专政的国家,我们的教育方针应该是把一切受教育的人,教育成为在德、智、体几方面都得到发展,即以政治为首,成为既有社会主义觉悟,又有文化的劳动者,这在《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中讲得一清二楚了,这是一九五七年讲的,我们不应该在我们这个社会主义社会训练出脱离劳动、阶级觉悟很低的知识分子,变成一批有资产阶级思想的青年,那不是将来要造我们的反,造革命的反吗?要走向资本主义复辟吗?变成修正主义分子吗?这当然不是我们的教育方针啊!我们的教育方针,本来应该大张旗鼓地宣传,可是当时被反党分子陆定一只说成是“教育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教育与生产劳动相结合”。这两句话当然没有错,但光这两句还不够,因为,“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他也可以把学生训练成知识分子,他不过是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就是了,他也可以仍然在思想上不是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带着资产阶级世界观,并且受到资产阶级教育。这是陆定一的教育思想,他说:我们青年时代,文化要从封建文化学起,先学封建文化,再学资产阶级文化,后学无产阶级文化;也就是把封建文化底子打好了,资产阶级的文化底子打好了,再学无产阶级文化,再学社会主义文化。社会主义文化就变成表面的了。那当然是反动的思想,现在清楚了。过去我们不晓得,现在揭发出来了。所以,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仍然可以是资产阶级知识分子,没有社会主义觉悟。

“教育与生产劳动相结合”,这话也不错。但你结合可以是在学校里的,仍然是学习、上课,不是半工,不是半农,就是一年,又能订多少日子去劳动呢?只是在教育改革初期,可以使用这个办法。尤其在儿童时代,当然了,劳动更要少,是不是这样,那个时候还不完全清楚,这是劳动锻炼,短期的劳动锻炼。然后出了学校门,依然是不熟悉他那个本行的生产劳动。刚才我看你们表里,好象没有石油部门所属的半工半读学校,没有吧?比如拿石油学院这个例子来说,是最清楚不过了。石油学院大概也是六年毕业吧?照我们的规定,大学生每年要有多长时间劳动啊?(教育部长答:一个月到一个半月)今年毕业的石油学院学生,他们每年也搞一个月的劳动,如参加农忙、秋播、秋收,或到哪个工地参加劳动一个月。可是毕业以后到大庆仍要到现场去劳动一年到一年半,那才能真正成为一个能劳动的技术人员。因为,大庆它是全行,它什么都要搞的,要能劳动,又要能管技术,又要能农业劳动,又要能帮助家属搞农业劳动,到农业战线上去。因此说,上了六年大学,尽管与生产劳动结合了,但是结合得不好,毕业以后还要去学习,耽误了青年这么长时间!这是工科,如果是理科,特别是文科,那你把封建资产阶级的文化,学得满脑子,最后学一点社会主义文化。我们社会主义文化不能那么少嘛!过去又不上,底子又不强,又不象现在这样大张旗鼓地搞,那个影响就很少。没有进大学学文科,他还可能会主义觉悟高一点,进了大学,读文科,读了多少年古典文学以后,学了封建、资产阶级的文学以后,我看更笨了。这是毛主席常说的,脑子更呆板了,框框更多了,对我们这样的文化大革命更看不惯了。你说,他也许每年有一个多月的劳动,但是作用很小,不如他在课堂里装进那么多古典文学,封建、资产阶级的文化根深蒂固。所以,单这两句话(教育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教育与生产劳动相结合),不按主席这个方针办事,不仅仅是不完全,常常会走样子的。可是这两句话呢,我们提过多次,陆定一他都反对,他总给你摆在不主要的地位,甚至于不听不信。这个可以找过去的教育部的文件。这个当然不能是单单地责怪教育部,给教育部贴了不少大字报,其实根子在陆定一身上。他对教育部抓得可紧了,我这个总理是管不了他这个教育部的事情。虽然教育部也归我管,但中宣部他直接抓,我管不了。所以这些事情,到今年揭发以后才发现的,根子在中宣部,在陆定一身上。本来主席这句话是天经地义嘛!在我们社会主义社会是应该这样,主席总结了多少社会主义国家的经验?修正主义就是把青年从小学读到大学知识分子化了,更加脱离无产阶级政治了,脱离生产劳动了,脑子里也就更容易装进修正主义思想,滋长修正主义思想。所以,主席在五七年讲的这句话是有针对性的,就是针对他,那么一直到这一次,把陆定一这个反党反社会主义、反毛泽东思想分子揭穿了以后,我们才清楚。我们教育出来的大学生,中学生,首先是做一个劳动分子,要改变过去的观念。过去凡是中等专业学校毕业的,技工学校毕业的,那时候还是劳动的。象中等专业毕业的,大学毕业的,国家都包下来了,都是分配或到工厂里做技术工作,或到学校做教职员,或到机关里做工作人员,中等专业或大学毕业的,直接做生产劳动者的,几乎没有,是不是?可能中等专业学校毕业生有的当生产工人、生产劳动者,大学生就没有。所以从六三年起,规定毕业以后,凡是理科、文科的甚至工科的去劳动一年。那么这个劳动,有的工科与本行有联系,象石油学院毕业以后到大庆去,那是跟本行有联系,其它,有些联系的比较少了。不是工科的、理科呀,文科呀,时间花得更多,但是培养出来不是体脑结合的劳动知识分子,而是一个只是用脑力劳动,很少体力劳动的知识分子,那就是很容易生长出修正主义思想来。但陆定一的教育思想,他的根子是反动的,因为他出身于封建家庭,进的是资产阶级学校,“封建”、“资产”阶级都有。现在揭发他的东西是很多的,使主席的教育方针受到很大的干扰。那么是不是因此这个方针就没有地方实现呢?那也有。

比如说,毛主席在一九五七年讲了这段话,五八年就开始在江西办了共产党主义劳动大学,那时候江西的省委和省人委就办了。开始,这种共产主义劳动大学,就是半农半读的一种典型,主要是农业的,农业里包括有林业、畜牧业、渔业罗。开始国家要投资,但是逐步的做到了有些地方生产自给,学生解决本身的食用问题,至于学校里的教职员的工资或者仪器,还有一些工具,那就需要国家供给(给大家介绍谭震林同志)。从五八年办到五九年,就有了成绩。那时主席和我们正在芦山开会,主席就写了一封信,庆贺江西共产主义劳动大学。因为这封信后来主席想改一改,压下来没发,但是那个学校里是知道的。主席提倡的,所以这是一个比较典型的学校,因为范围比较大,江西不是那么一个学校,还有很多分校,刚才所说的奉新是一个分校。现在大概有三万多人了吧!五万了!当然这个典型也还要逐步改进,基本上是半农半读,中等和高等结合在一起,时间短,学了以后,就回到农村参加生产,同时也可以在农村中担任各种职务,尽量不脱离生产,因为他可以参加农业劳动或林业、畜牧业、渔业劳动嘛!这是毛主席思想,青年的理想,到了无产阶级专政的社会中才开始实现。

在毛主席那封信上是想在全国各地都试点,可是就在宣传部,是在陆定一的时候压下了。今年开始要批判他了,他才跑到江西去蹲点了,但他的问题已经揭发了。不过没有象现在这样揭发。他跑到那里去看看共产主义大学,那完全是做样子的。这是一个试点,当然现在全国不只是一个啦,近两年就比较多了,今天来的各种各样的半工半读学校都有了。最近你们不是在报纸上发现了吗?毛主席在培养一个有社会主义觉悟、有文化的劳动者这个问题上,有两段话,那是给军队说的,有一段就是给普通学校说的。因为本文件没有发表,所以引了主席两段话,一段话对解放军说的,我就不念了,另外一段是对普通学校说的,也对工厂、公社说的,这可念一念了,这是在《解放军报》发表的,《人民日报》也转载了。毛主席说,工人以工为主,也兼学军事、政治、文化,也要搞社会主义教育运动,也要批判资产阶级。那么这就很清楚了。工厂的工人、生产者,也要学点军事。比如说,搞民兵,军事训练。学习政治,那就更不用说了,政治挂帅,学毛著,读语录,群众来掌握毛泽东思想,把精神力量变成物质力量。文化,业余可学各种文化,青年工人抽出的时间多一些,中年、老年有家庭的一些事情,社会活动就少一些,总可以学几种文化知识吧。还要搞社会主义教育运动,就是我们现在搞的“四清”运动。也要批判资产阶级,就是搞社会主义文化大革命。搞思想革命,思想革命就是社会主义革命更深入的阶段。“社教”中的四个建设,就有思想建设(政治思想动员)、政治建设、经济建设、组织建设四项。在有条件的地方,也可以从事农副业生产。例如大庆油田,就是有能够进行农业生产的土地,有的地方没有这个条件,例如在北京统统要兼搞农业,那个土地哪儿来呢?上海、郊区都是挤的满满的公社,当然城市的工厂不能兼搞多少农业了。所以要在有条件的地方,象大庆,它是一片草原嘛!就可以搞了,又如象你们黑龙江来的。在矿山,在伊春的林场,这些地方都是可以搞些农业的。抚顺来的,抚顺的附近也可以搞些农业。旅大来的,就可以搞些渔业。工人当然以工为主,劳动为主,兼学别的,也搞些其它生产做辅助,尤其要帮助家属。因为我们总要使几个小的生产单位变成为我们社会主义社会的几个小社会。就是它不仅有工业生产,还附带着有一些服务性行业,如供销合作社或者服务性行业、医院,还要有学校,附设的学校。工人本身已学工了,劳动了,他也学一点军事、政治、文化,也搞一点其它劳动,把家属也组织起来,那就成了小社会了。

现在新的城市具备这样条件的比老的城市多一些。哈尔滨有三个电力厂,搞电力设备的,那他那个地方就可以搞,附近是郊区,家属就可以搞农业,就可象大庆那样搞。旧城市有新发展的话,富拉尔基,这个地方都可以这样搞。河北省也有很多嘛。南方土地紧一点,有的地方还有些余地。这是讲工厂的,你也要学军事、学政治、学文化,但以工为主。第二,主席说,公社农民以农为主(包括林、牧、副、渔),也要兼学军事、政治、文化。公社大队、生产队都是这样。在有条件的时候,也要由集体办些小工厂,也要批判资产阶级。就是说,生产队、生产大队,公社可以办小工厂、小企业,资金积累多了,收入增加了,也可以搞自己的拖拉机站。暂时自己搞,不一定要联合起来。要国家搞,将来几个社可以联合起来,办集体的其它小企业。批判资产阶级,就是搞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就是农村中搞四清。在工厂里头、农村里头,现在正搞四清社教运动,也是以阶级斗争为纲。而阶级斗争发展到现阶段,应以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这个意识形态的阶级斗争、两条道路斗争为纲了。

下面就说学生。学生也是这样,以学为主,兼学别样,兼学别的科目的意思不单要学文化,也要学农、学工、学军,也要批判资产阶级。就是学习工业劳动,学习农业劳动,学习军事训练;也要批判资产阶级,就是搞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现在,我们大中学校放假闹革命,中心问题就是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不仅以这个为纲,为中心,还以这个为重点。教育要革命,学制要缩短,大学何必要五年、六年?根本不需要,或者二年半、三年、三年半就够了嘛!现在还是斗批改的初级阶段,要通过你们的学习,你们的革命,将来再改嘛!大中学校都要提出自己的意见,不仅大学学制要缩短,我说的二年、二年半、三年、三年半,中学学制也要缩短。大学最难的学科到四年就了不起了。如医科嘛,也要缩短。

现在还不能作定论,要经过大家批改以后,因科制宜,各科系不同。中学学制也要缩短,小学学制也要缩短。现在小学六年,中学六年,大学六年,三六一十八;七岁上学,二十五岁以后才毕业,再劳动实习一年,起码二十六岁才工作,有的要到卅岁,青年时代完全消耗在学校。我们不是说吗?过去抗日战争时期,到延安去学习,有些知识分子就是“三门”干部,离开家门到学校门,由学校到延安来念书,开始上抗大,然后上党校,然后上马列学院,这八年都在学校里,然后从学校门到机关门,就做机关的工作人员,然后全国解放了,仍然在机关里。他从家门到学校门到机关门,也许偶然地去参加农业劳动。譬如说,延安搞生产运动的时候,他也参加种点地,搞点粮食出来,但那是临时的一种动员,不是他真正的劳动,过了他就丢掉了。他真正的就是从家门进校门进机关门。这样的知识分子,从我们开国以后到现在,十七年了,加上在延安八年,七八一十五,廿五年了,到延安就算十五岁的青年,到现在也是四十岁了,可还是一个知识分子。这些知识分子也可以写一些马列主义的文章,但真正到了革命斗争,阶级斗争的场合,他就动摇了。这一次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可以看出过去,在学校、在机关写文章不错的人,现在可变成犯错误的,甚至犯严重错误的人了,甚至是反党分子。这样的人根本与实际斗争没有结合在一起,没去锻炼。他可以说廿五年的生活就纯粹是知识分子的生活,不搞别的,不经过劳动锻炼,阶级斗争锻炼。军事、政治运动、这都是阶级斗争的锻炼。劳动锻炼就是学工、学农、他们就没有这两个锻炼和科学实验嘛。主席说阶级斗争、生产斗争和科学实验是建设社会主义三大革命运动,做个知识分子还常常需要经过一些科学实验,这就更好了。不管你搞工、搞农,都要科学实验,搞生产都要和科学实验相结合。知识分子如果不经过这三大革命的锻炼,就是从家门到学校门到机关门。尽管你参加了革命二、三十年,仍然可以犯修正主义错误,仍然可以接受修正主义、资本主义思想。所以主席说的,在学校里学习,在无产阶级专政的国家,不是当年在延安,在国民党统治时期,只是局部地区。现在人民当家作主,无产阶级专政了,就是要全盘考虑,从小学起就要改革。小学五年合适不合适?一贯制好不好?中学也是五年,或者一半一半,中学三年,小学五年,八年算一贯,其它三年就进专业了,这些都在研究当中。总之,在这次学校斗批改当中解决这个问题。主席是给了我们这个方针,主席这个话是说在今年春天五月的时候,(教育部长插话说: 五月七日 )凡没有公布的,教育部长就不应该说。所以底下贴的大字报,许多不是主席正式公布的东西,底下传的,我们这里也要负责任,都说漏了。要有书为证,没有日子嘛。

这点也提醒大家,陈伯达同志在北大不是有一次讲话吗?陈伯达同志说了,主席要他说的嘛!主席的文件,因为今天不是作为中国,一个国家、一个党的事情,是关系到世界革命、世界革命的共产党、左派共产党的问题,所以必须是主席授权的,在我们新华社,《人民日报》、《红旗》杂志社、广播电台正式宣布的,人民出版社正式印刷发行的,这才算主席的正式文件。传的、抄的不能算。现在传抄主席的文件、诗词可多了,我们收到了好多,要我证实是不是真的?我怎么能回答?你一回答就把主席没有公开,没有发表的,不就发表了吗?有的同学也很敏锐,他有一首诗,他就问我是不是,他说这里头有两句不象,其它又象主席的,还要我证实一下,我如果不能证实,要我问江青同志,我就把这件事压下了,不答复。因为你一答复,就证实有无,你如果说这两句不是,其它就是了,这两句不是,你给他拿两句,这不等于被问出去了吗?这是不能回答的。我可告诉你们,主席不赞成传抄出去,不管你有无根据,是否符合实际,不管如何,我们一概不回答,因为回答就是正式文件。报上登的,新华社广播的,人民出版社印行的,那是正式的。所以,这两段话只说毛主席说,是在《解放军报》上 八月三日 发表的。因为主席有些手稿,他经过再三再四的斟酌。刚才我不是说了吗?他有一封信,给共产主义劳动大学,他又收回来了,没有宣布嘛!我就不能随便谈,这件事情可证实有这件事,但是咱们不能说内容。因为主席再三再四考虑,经过工作的实践证明,他的话恰当了,或者还要补充修改,才发表。主席每发表一篇东西,都是经过再三再四慎重的考虑,很多手稿他现在没有发表。他说:“学制要缩短,教育要改革”,就是不能照现在这样的教育方法搞下去了。现在这种教育方法就是越读书,时间越长,这种方法越脱离实际,越脱离阶级斗争。我们不是有很多劳动家庭出身的子弟吗?在劳动家庭里的孩子,或许劳动观念比较强,念书多了以后,这个观念反而淡薄了,这是因为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统治我们学校的现象还存在。主席说,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统治我们学校的现象再也不能继续下去了,就是说,尽管一个学校的老的资产阶级知识分子并不多,但是他的主导思想是资产阶级的。学校的教育方针受他的影响。那么他教出来的留校的学生也是跟他一样的。尽管是我们社会主义社会里教育出来的青年,就是从一九四九年以后毕业的,但是他们的世界观反而跟老教授一样,他的资产阶级世界观更加发展起来了,甚至巩固起来,对我们这个社会主义制度格格不入了,看不惯了。这是不利的。那么这些人再继续办教育,还不是照本宣读,照样子,这是不行的。

主席这段话就讲到,在军队里要搞这个学习,还要把这一号召联系到工业劳动方面,农业劳动方面,那就是工人中、农民中、学生中。底下说到商业,服务性行业,党政机关部门,凡是有条件的也要这么做。我们可以看出来,主席的这个想法,主席的思想还是在逐步提高,逐步地具体化。所以单是一个半工半读的思想,还不能把主席关于教育思想的全貌说完全。还是应该拿一九五七年的《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的那一段语录,我刚才念的那一段,那是要我们教育一批德、智、体三育都发展的、有社会主义觉悟的、有文化的劳动者。所以,今年我们改组了中宣部以后,首先宣布了教育方针,就宣布了大学生毕业了,如果你要国家分配的话,那你就要听国家分配你到哪一方面,哪一条战线上,你都要去。不能说你毕业了以后,就不能从事体力劳动,而可能更多地从事体力劳动的锻炼。这样才可能把我们知识分子,变成为一个社会主义觉悟、有文化的劳动者,而不是一个不会体力劳动的、没有很深的阶级斗争的无产阶级感情的这样的一个知识分子,而恰恰相反,这次就宣布了这个方针。至于半工半读、半农半读的学校,那就不在里边了。你们的目的就是为把自己训练成为一个有社会主义觉悟、有文化的劳动者,你们的任务就是这样。当然,在劳动时还不提升为干部,而是经过劳动锻炼,阶级斗争的考验以后,优秀的、政治条件强的选拔为干部。林彪同志有三个条件嘛!所有干部,不仅军队如此,一般的干部也应该如此。合乎这样条件,当然就可以由一个普通劳动者提升为干部。但做了干部,依然要能劳动。比如说,现在规定在公社里生产队、生产大队的干部,统统要劳动,公社的干部也要能够参加一部分劳动,将来总要走向不仅公社的干部,机关的干部也要有定时的劳动,而且劳动就成为机关里以工作为主,但是兼搞工业或者农业,这样的一种。每个单位就变成一个小社会,不是孤立的,都是综合性的但是有主有从。学校里以学为主,工人以工业劳动为主,交通以交通劳动为主,农业以农林牧副渔劳动为主,兼学其它,兼搞其它。学生是以学为主,但是也要学会劳动,为的是将来出来了可以做一个劳动者。

这样一个方针,只有把毛主席这个五七年跟今年所说的话结合起来就懂了。只有主席这个方针才合乎我们社会主义社会整个时期的教育方针,这个方针将来再前进,就进入共产主义社会。这个方针就是为共产主义准备条件,就是要消灭三个差别,各行各业的差别都要逐步缩小,三个差别:工农差别、城乡差别、脑力劳动与体力劳动的差别,各行各业的差别都要缩小,而不是扩大,以便将来消灭这种差别,走向共产主义社会。这是为将来进入共产主义准备条件。所以,这个教育方针跟学制,还有教育制度,要彻底改革,这个改革有待于你们。我们这次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在学校这方面应该最彻底改革而成为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工作的重点。十六条不给大家写上了吗?十六条第三条:“大中城市的文化教育单位和党政领导机关是当前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运动的重点。”所以,学校文化大革命的斗批改也是个重点。不仅把学校里的一小撮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不是每个学校都是有一小撮的,也可能就有一些学校没有,仅仅是一些个别错误或者某些错误,不是那种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你不能把全国大、中、小学校,大学是五百多所;中学是一万八千多所,加上半工半读、中等技术、技工学校接近共三万所;小学连半耕半读的都在内,一百四、五十万所。这就是说这么多的单位,而人数,小学生一亿二千万人,中学生一千四百多万人,大学生七、八十万人,这三个数字加起来,这么大的一个国家,这么多的学校,是不是每个学校都找出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呢?当然不能,这样武断也不好。我们现在是经过调查了,你们现在还在斗争当中嘛,有的炮轰过了,有的炮打得很准,有的也打了空炮。一发空炮都没有打过,每炮必中,那也不见得吧!是不是?不可能吗?因为革命一起来就轰轰烈烈,把个别犯错误的也当为犯路线错误的,把犯路线错误的当成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这样一打,有的打中了,有的没打中。所以,即使如此,也是一小撮。那么,这一步的重点,搞完以后转入社会的斗批改罗。中学比大学来得快,你们也参加了,搞完以后,还要回去搞学校的斗批改嘛!大概批跟改比较容易结合在一起。真正反动学术“权威”的批判,在大学多一些,那就是批一本书,需要时间,也需要大学合作。大概中学的批就是批判一些教育观点,批政治上的错误,跟改革结合在一起。

教育观点一到深入的阶段就要改革,包括半工半读、半农半读的学校也要改革。到底怎么搞得好,这需要你们回答这个问题。要实现毛主席这个教育方针,在学习的时候是以学为主,必须兼学其它,而且其它里面就是有劳动,或者工业劳动,或者农业劳动,这是不能少的。因为这与你们将来毕业后的工作有不可分割的联系。时间是不是要这么长,要根据你们自己的实践经验来证明。总之,你们比那个全日制的学校、中学校、大学校不同一些,在这方面比较好改革一些,因为你们已经半劳动,半学习了嘛。怎么把学制和教育制度改得更好一些,你们比全日制的大中学校容易,这是好的一面。但是,也有不利的方面,不利的就是你们这个学校有些被劳动把你们扯住了,不是以学为主,而以劳动为主了。我就知道,你们这里边来的有工厂附设的学校,名字叫半工半读,实际上是劳动为主,学习为辅,是不是这样子?(众:是!)据我知道的,噢!不一定都是,我也没有普遍调查。

今天在座的有没有工业部的?噢!陶鲁笳,你经委的,他们就是强调劳动重要,总跟我说,全放假就不行了,影响劳动计划。本来劳动计划没有把半工半读在计划里边,是不是?一般不在劳动计划,我们计划上也没有这样计算的,教育部也没有这样计算的。可是各部门或者各个厂矿他们在这儿开后门,名子叫半工半读,实际上还是等于收了一批学徒工,是不是?(众:是!)这是我听到的,我还没有去看,就是这样变成了学徒工。那末,劳动计划没有,他搞了一批学徒工,当然人家不许可罗!但他又不是半工半读学校,他向教育部报告,教育部一听他多一个学校,还不高兴嘛!又不要他的钱,又不要他的经费,在他那个成绩表上有一所学校,是不是?劳动部也不要他花钱,他也说劳动经费内没有这一笔,所以他也不管。可实际上呢?生产计划就要受影响,因为他要超额完成这个计划,就要依靠这批学徒工,但又不算学徒工,学徒工是劳动计划上有的呀!他是办学校,他从他的经费里、工厂利润里抽出点钱来办的,实际上是一个。因此,我来个放假闹革命,就等于把的计划冲垮了?我看这是件好事,就暴露了我们厂矿部门总想开后门,不走大门。什么叫开后门呢?就是跟报告的不符合,因为报计划批不准,你要增加劳动定额不行,你增加临时工也不行。劳动定额包括固定工和临时工,不是有的你们闹文化大革命给劳动制度提意见吗?统统叫固定工,不能叫临时工,这个也不那么正确,这个将来可以辩论的,我今天不涉及这个问题。因为有一些工程需要临时工,工程完了就没有活干。譬如在农村里有工农结合、城乡结合,比如我们到农村附近搞工厂,搞基本建设,除了基建的基本队伍以外,掌握技术力量的以外,一般的粗活,可以在农村中找临时工。农村人口多的地方有多的劳动力,他可以搞一点工业建设,给生产队增加收入有啥不好,这是工农两利嘛!你何必反对临时工。城市一些工厂有些活是临时的,比如工厂有一大堆的工作服,如矿山或机械厂的工作服要洗,拿到洗衣房去洗比较贵,要找一批家属来洗,那就比较方便,家属也可以增加收入,工业支出、全民支出、国家支出也不至于太浪费,公私两利,有什么不好?那些在家庭本来没有活的,做点临时活也很高兴。类似这样的事情很多。所以否定临时工,是不太了解我们今天社会的分工情况。

青年们说这话我们一点不责备,可以允许你们说错话,要不允许你们说错话,你们就不敢革命了,你们不信想一想,你们能够说一百句话,都是百分之百正确吗?我都不能保证我今天的报告,我是临时给你们讲的,我到底有多少正确,反正我不至于把方向说错就是了,话就难保了,你们能够想象嘛!你们闹革命,每个对国家建议都对嘛!允许你们犯错误,但是有一条,就是不能对每件事都来个最后通牒,这个最后通牒,是对待敌人嘛!如果是自己人,不需要最后通牒,是不是?宣战才叫最后通牒,或者我们对帝国主义警告,来个最后通牒。最后通牒对帝国主义也不能常用,得有效。比如我们给印度,在锡金边境,他们进来了,我们限他三天之内退出,后来延期两天,两天还没有到,他就退出去了。有效的我们才最后通牒,我们就搞过那一次,其它都不用最后通牒。这是对印度反动派用最后通牒。对我们自己怎么能用最后通牒呢?毫无商量的余地了吗?最后通牒我是不赞成的,但是你们用,如果你问我,我还是不赞成的,我讲的是道理,或者我们没有商量余地,或者你们自己失掉信用,最后通牒,人家不理你,最后也是无效。当然啦,有的地方也可以用一下子。比如那些资本家的旧东西都要拆下来,那最后通牒有效,那是对待敌人的,敌对的思想,破旧立新,那可以搞,这点有好处。狮子非搬掉不可,对狮子来一个最后通牒,连我们这个(包括新华门在内)狮子统统搬掉了,对狮子下最后通牒,我是同意的,因为那狮子是封建产物。一般的说错了话是许可的,因为你们不可能每件事都弄得那么清楚嘛!

所以,工厂附设的半工半读学校,他们就想利用,等于一种临时工、学徒工,这次就暴露出来了。北京我们也遇到这样的事,刚才看看你们来的也有这样的学校。那怎么办呢?现在工业部门和工厂,跟我们要求这部分同学恐怕要回去劳动一下才好,我们既然宣布放假了。我们从以学为主这个角度考虑,只能放假。以工为主,当然就不能放假。放这么久了,我看这次才把这个问题解决清楚,主席这段话就清楚了嘛!你既然叫学校,不管你是半工半读、半农半读、全日制、半日制,你总是以学为主,这点要肯定,因为你要经过学习,发展德、智、体三育,要训练成为有社会主义觉悟,有文化的劳动者,你是在学习过程中,是以学为主,又搞工业劳动、搞农业劳动,又要兼学其它,学军事,还要搞文化大革命,这样你们今天还是学生嘛!他又不能说你们这个半工半读学校的不是学生,是徒工,他又不敢叫这个名字,是不是呀?如果他招的是学徒工,你们就没话讲了,你们是去学徒吗?那就是在这个工厂范围啦!叫半工半读学校,那就得放假闹革命。(鼓掌)陶鲁笳,我破坏你的计划啦!(鼓掌)但是我也另外给一条出路,他说有一些人愿意劳动,工厂又需要劳动,如果确实双方愿意,那就把这部分改为学徒工,以工为主,兼学习好不好?(众:好)由他们自愿去解决嘛!他可以叫做学徒工,凡是学校,不管半工半读、半农半读、半日制也好,统统以学为主,凡以学为主的学校,都要放假闹革命,我这不是命令,我给你们说个道理,命令就要起草,你大字报可以贴,但大字报还不能说命令,哈……。如果哪个工厂里还需要一部分学徒工时,都是首先向半工半读学校里问,如果有一些人愿意做学徒工,你也要尊重他们的自由,尊重他个人的公民权利,当然还没到十八岁,还没有选举权,但他总是一个人民哪,你不能干涉他,他愿意去做学徒工,那他就转为以工为主,兼学其它了。是不是?首先决定于那个工矿需要招学徒工,因为你半工半读不等于学徒工了吗?把它取消了嘛!你的劳动计划完不成了,他就需要找学徒工了,是不是?这应该许可他嘛!跟你们没关系,不过呢?允许一条,当他收学徒工的时候,你们半工半读学校的学生有自愿转为学徒工的,那他首先要吸收你们,优先使用。你们不愿意,他不能有任何强加,如果他强迫你们,你们可以告状,这个他也不会的,他知道这个,他另外有了一条路了,他也不敢来碰了,现在他也不来碰你们,给你们有一个选择权,有些人就是要愿留那里把劳动搞好,他愿当工人,愿做学徒工,然后再做工人,是不是?你不能说你们同学里没这个。你也不能强迫他,要他闹革命,非来不可,他要去劳动了,你就说他是修正主义,这也不对嘛!工人以工为主,兼学嘛,也要兼学军事、政治、文化嘛,也要搞社会主义教育运动,也要批判资产阶级,在有条件的地方,还要从事农业副业生产,如大庆油田一样。

所以你们也不要干涉他,这首先给你们另开一个门,是大门,不是后门,他会找到学徒工,当招收的时候,你们半工半读学校的学生有自愿的,他不愿意竟继续半工半读了,他要去当学徒工,就以工为主,兼学军事、政治、文化,搞一搞文化大革命。工人一样要搞文化大革命,不过是工为主,以劳动生产为主嘛,你不能干涉人家,优先使用,就是给你们双份权利:你们要决心留在半工半读学校闹革命,那是你们第一个选择,谁也不能干涉你。你们如果愿意转为学徒工,愿意以劳动为主,兼学其它,兼搞文化大革命,那他不能把你们第二个选择权利剥夺了。就是给你们加个帽子“右派”呀,“修正主义分子”呀!这个不应该。因个人有个人的生活上的选择嘛,你们说这个对不对?(众:对)

是啊!你看两个都赞成了,这不就解决了吗?(众笑)那陶鲁笳的问题就解决了。大概就有一条,国家增加一点支出,是不是?(众:如果同学全部被工厂都招进去了,怎么办?)他本身要以劳动为主,你们不能干涉人家,文化大革命也不是单靠半工半读,靠全体的。我刚才说,一千四百万中学生,如果有那么一个半工半读学校,假如你(指学生)这个半工半读学校,有四百人,若半数人当学徒工还有一半人闹革命,那怕什么?四百学生中有三百九十九个当学徒工就剩下你一个人,那你一个人闹革命嘛!(热烈鼓掌)以学为主的放假闹革命,任务更重一些,以劳动为主的闹革命,担子就轻一些,但劳动担子就重了。加在一起,担子仍然重。

半农半读学校以学为主,农业生产是附带的,如果耽误半年不参加生产,不影响农场的生产,劳动力差一点,大家挤一挤,回去后可以加点工嘛!应满足半工半读学校的同学。象新疆生产建设兵团,东北农场,江西某些农场,底子好,不影响生产,应该允许放假半年闹革命,另外一种情形,一开始招收半农半读学生,以他们的劳动为主,解决生产问题,秋收也好,春耕也好,会受到影响,并且影响比较大,我不晓得是不是全部离开学校到北京来啦,看来没有,因为我们答应中学只能十分之一来北京,其他留在学校闹革命。你们这是新的教育制度,将来学生能生产自给。这样你们如果有了底子,劳动稍受点影响不大;放半年假如果没有底子,靠他们开创,那么这个本身就是一个革命,就是文化大革命的一部分,文化大革命就是思想革命,思想革命就要物质基础。我想这一点如果学校党的领导有革命精神,就会把时间安排好,让十分之一的优秀代表来北京,其它留在本地闹革命,农忙时帮助收割,农闲时帮助别的学校闹革命,实际上组织好了,是不会完全使农业生产停顿下来的。

你们中学应该来十分之一,实际超过了……现在北京来了一百五十万人,你们不走,人家就来不了啦……。不是生产自给的,农忙时可让别的学校帮忙,这个问题好解决,学校领导应该懂得领导,如果他不懂得领导,不仅这个问题,就是革命问题,他也要怕,也要压嘛。你们要革他们的命,那是另一回事了,这不是我解决的问题。你要革命,到外地的才十分之一,还有十分之九在本地闹革命,在附近闹革命。农忙时,可让别的不是农业学校的学生帮一下子嘛,这完全可以解决,阶级斗争要互相帮助,生产斗争也要互相帮助。你是那个县?(答:双城)你总不是一个学校吧!……

你们半工半读学习中的补贴应该照发,你们不劳动,工资是不是全部发?半工半读实际上是学徒工的状态,不是半工半读,如果你们是以学为主的半工半读学校,第一劳动不会那么长时间,第二工资不会那么多了。半工半读顶多是补贴,不应该全劳动。八小时劳动还学什么?也许三小时,四小时。那么工资不会那么多了。以前欠的工资应该照发,工厂的,可由我们经济委员会通知他。我只打算讲这几个问题,我们经委,农办还要进行讨论。

以学为主就是放假闹革命,以工为主的就要转为学徒工。第一选择以学为主,就要放假闹革命;第二如果愿意多拿工资养家就选择学徒工,就要转为以工为主,同样还是闹革命,但是劳动为主,这是工业罗。

农业方面,我刚才已经说了,如果有生产基地,不靠你们学生解决生活问题,可以给你们继续放假半年闹革命,回去将来再好好劳动。

农业忙的时候,如果中等学校十分之一的人在外头,十分之九的人在家里,搞一点劳动大部分闹革命还是许可的,如果纯粹靠自己学校来搞一个生产基地,那个情况就困难一点,可是也不是没有办法解决。刚才我给那位同学说了,他是双城的,以农业为主,他们出来不是只有十分之一吗?顶多十分之二吧到外边串联,也还有十分之八在家里。还可以半劳动嘛!半闹革命,因为他有生产任务,如果忙的时候,别的学校还可以来支援他们。具体解决还要靠个人解决,我们只难给一些方针,具体办法要靠各地方,因地制宜,原则我是说了,这是我要和你们说的第一个主要问题,你们半工半读,凡是以学为主的,允许你们放假闹革命。你们好的条件刚才说了,就是你们已经参加劳动了,有劳动锻炼了,现在你们多一个社会锻炼,是搞阶级斗争,搞文化大革命,搞思想革命,搞学校的斗批改,搞社会的斗批改,把这个思想革命也推广到社会上去,不但在学校中,还到社会上,就是革命串联罗!……

你们已经开始被培养成为一个有社会主义觉悟,有文化的劳动者,这就合乎主席的一九五七年的教育方针的要求,正因为有这有利条件,因此,你们不要把劳动看成是一个负担,我现在首先讲,要给你们时间放假闹革命,要搞社会主义教育,搞社会主义革命,搞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搞阶级斗争,这些都讲了;政治挂帅思想领先,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高高举起,这个都说过了。我现在说第二个问题,你们的有利条件,就是你们得到劳动锻炼了,你们不应该对劳动锻炼产生反感,你们应该对他们办得不好产生反感对不对?(齐答:对!)哎,这点你们首先热爱劳动,因为你们得到劳动的机会了嘛,跟那个没有劳动的全日制、半日制、中学、大学不同的多嘛!你们的优良条件就是这个条件,只是因为他们办的不好,把你们变成为学徒工,或者应该放假也不放假。你们闹革命,他们就拿劳动把你们圈住,不让你们出来,或者克扣工资,这个多不好,这个应该批判,因为在斗批改的范围之内,应该斗他、批他。但是你们自己具备了这个劳动条件,有了劳动的本领,有了劳动的本事,这应该引以为荣,这是自豪的事情,不要感觉这是个负担。不过你们现在暂把劳动停一停,到社会上串联,来推动文化大革命。但你们不要把最有利的好条件忘记。克扣工资是不对的,是错误的,今天以前克扣的工资,我们应该告诉你们工厂,照数给你们,那是他们对你们的一种压力,是错误的。但是你劳动了是光荣的事,是自豪的事情,因为你们教育那些不会劳动的中学生,大学生。你们三大革命就一齐搞了,所以你们如果到外边串联,应该负责宣传半工半读的好处,有利的方面。

当然,现在学校制度,你们应该批判,不然为什么要改革呢?我不是已经说了,连你们学校都要搞斗批改嘛!但是能够半工半读还是个好事情,方向是好的,是毛主席的方向。但是你们这个学校的制度、办法,特别是工厂办的,把学生变成学徒工、临时工了,那是不对的,应该批判。现在北京有不少的全日制的中学生、大学生,但是半工半读的学生,你们的呼声反而不高了,我觉得你们要把这个劳动的呼声提高,你们半工半读、半农半读的学生,你们比他们就进了一步了,你们懂得生产斗争了,当然,你们学得还不那么精,那不是一年两年的事,是一辈车的事,不管那项斗争都是一辈子的事情。阶级斗争搞一辈子,生产斗争也要搞一辈子,科学实验也要搞一辈子,如果我们这样,才能建成一个伟大的社会主义强国。你们能够掌握了三大革命的机会,那应该是光荣的。……要使全国学校都能走你们这个道路,都应以学为主,兼学其它。主席的这个方向就是要把每个人都变成劳动者,出了学校门,学校毕业以后,就成为有社会主义觉悟的劳动者。现在搞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社会主义教育运动,把你们的阶级觉悟提高了,阶级斗争经验丰富起来,又在这个学校搞些文化,又能学政治,政治嘛学毛选嘛,那是在学校里学了,在斗争中学了吗?政治也强了,文化也有了,社会主义觉悟也高了,文化也高了,你们自己具有了劳动的本事了,你们一出学校门,就成为一个坚强的劳动者。但这只能是半工半读、半农半读学校,你们的呼声要高一些,应该把主席这段话,一个是五七年的教育方针,一个是今年八月三号《解放军报》发表的这段话,应该强调起来。……你们是响应主席的号召,现在你们那个学校办得不是主席所希望的,要改革,所以才改革,才批判,这是我今天特别要跟你们说的。

具体的规定,我们只能照今天所说的,变成方针性的几项规定,比如教育部,农办、经委,他们会在一起搞那末几条,具体事情要靠各地、各省因地制宜地去搞。你们回到学校里要进行斗批改,要把这个学校办成以学为主的,兼学其它的半工半读、半农半读学校。至于是叫共产主义大学或劳动大学,名称关系不大,主要是看内容。就是要看实质,名称是小事,不叫半工半读也可以,叫工读学校也可以,这不是主要的,主要看内容。但是要改革好,这当然不是一下子就能实践好了的,经过半年,总可以实现,这样你们就在前头了,教育改革上,你们搞些典型出来。感谢你们,现在和你们接触了,才知道你们的一点情况。农办、经委要研究这些问题,这是一个新问题,按主席教育思想实现,需要一个改革的过程,实践的过程。现在很晚了,不能再耽误你们的时间了,你们讲了一些问题,我也认识了一些问题,不能光听我的(总理笑着说)。就讲这么一段话,你们的中心问题,是要实现主席的把青年都教育成为有社会主义觉悟、有文化的劳动者。你们就是第一批接受这个实验的学校,今天你们在北京见到毛主席,你们回去按主席的方针,按这两段话,好好把它熟读,掌握运用,那就为贯彻我们的教育方针树立了新的典型,树立了新型的学校。

我讲完了。(热烈鼓掌)

学生问:半工半读师范学校将来怎么搞?

总理:现在放假了,将来嘛,也就是半农半读,可到农村去当教员,半工半读,将来可以到工厂去当业余的或半工半读的教育员,所以师范学校一样可以搞半工半读的。

县以下的学校在县里闹革命了,当然也可以到北京,现在十分之一的来了,除这以外,可以到附近去串联。

我们现在想提一个新问题,刚才我说了,全国中学生一千四百万,十分之一即一百四十万来北京,现在到北京已经大大超过了这个数目。外省没来的,按规定只有几十万了,恐怕按现在的趋势,一百万也压不住。我提一个问题,十八号你们看到了,那么长的队伍,很不容易组织,总得说你们搞得次序很好,也不是都看主席看那么准,但总比在天安门强了嘛,近多了嘛,从天安门经东环路、北环路、清华园的南边,铁道线外发生问题了,有一段没组织好,临时把他们安排在那里,不够 五百米 ,都是外地同学,没有组织好,没有我们北京干部帮助他们,无论如何他不让开,在 五百米 的地方,花了二十分钟才分开,这样主席才回来了,这是美中不足的。不要紧,总有一些缺点嘛,有了经验教训,以后不会再这样。我们的领导同志都很担心这件事,我们身上都出了大汗。如有一个坏人就出大乱子了,谁敢担保,当然我们相信,群众百分之九十以上是革命的,但总有一点坏的嘛,但可一不可再,那么以后就不能这样做了。一次见一百五十万人是不可能的,在天安门上接见,一定看不完全的。主席中间要休息,一回去就看不到了。曾想把天安门象拉洋片似的来一大堆人,主席见一下子就把人搬走,再来一批。那么一百五十万人八小时也不行,还得不停象你们山东拉洋片那样,(众笑)那多累呀!按规定三、四十万就行了,但实际一调查,同学跟老师不止十分之一,你们那儿学校来多少?(答:十四万)百分之二十就一百万要去二十万呢!三百五十万,那怎么能解决?北京还得来一百五十万。

所以从今天起,今天二十二号,也就是现在起到二十五号只出不进,停止进北京,没法招待,你们住的地方也感觉到了吧?可做证明了,你们回去可以讲嘛,停几天再来,就是再来按百分之几也不得了。因此,就是地平线上出现的新事物,毛主席对每个新鲜事物都抓起来了,第一是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开展后首先出现了红卫兵。开始只提文革委员会,文化革命小组,就是我们抓到了,“八·八”决定是这么写的。可是在六至七月,清华附中就组织了红卫兵,我们就抓住了红卫兵,主席称赞了,主席接见了,红卫兵上了天安门,还有外来的。从那以后红卫兵向全国发展,冲向社会,全国各地实行了革命大串联。八月下旬主席抓住了这一条,提倡红卫兵大学解放军,用文斗、不用武斗,讲政策;秋收到了又提倡抓革命促生产等等。林彪同志早讲过了炮打司令部的问题,红卫兵冲向全国了,就要到处打一炮看,有的打中了,多数没打中,打一下有好处,好的不会被打中嘛。不怪同学,应该打一下子,领导干部应该经受住这个考验,这是炮打司令部的问题罗!

有无产阶级的当权派,有资产阶级的司令部,有中间派,不坚强的,动动摇摇的,所以你们炮打得多一些,打一打也好嘛,打才坚定了。当然也会有两条路线的斗争。九月下旬到 十月一日 ,林彪同志、《红旗》十三期社论、《人民日报》 十月一日 社论讲了这个问题,这都是一件件事实出现了,中央抓住了,毛主席抓住了。现在抓住一个什么问题呢?抓一个红卫兵长征,用两条腿不靠动力,靠自己的热力。你身上有动力,何必要用车辆、轮船等动力呢?那是物质的,那一下子失灵开不动,就走不了。人的动力,身体就是一个完备的工厂,有动力,能运动,有手有脚,五官四肢都能起作用。象长征一样串联,这样就变成了宣传队、播种机,又变成文化大革命的宣言书。你们进行这个长征式的串联,那么你这个问题就解决了,县以下的问题就解决了。

明天要报导,以后还要宣传,现在只有一个例子,上海的一批已经走到沧洲,继续前进,还没找到他们到了什么地方,恐怕已经过天津了,还在打听,他们人数多,路远,也值得推荐,这又是地平线上出现的一个新生事物。这个问题解决了,串联的问题会造成一个新阶段、新形式。他从你那里过也就和你串联了,城乡就无区别了,到那时候就要改变规定了。我们革命是不断的前进,也不断的出现新事物,所以我们许多规定也要不断改进。林彪同志说过一句话,我们有的事也得朝令夕改,早晨发表的命令、决定,如果错了晚上就改。新生事物出现,才能提倡起来,当然抓得快一点,经过试点。不过有的时候,青年朝气蓬勃,我们一提,全国马上就响应了,所以要作准备。今天不再谈了!

为了加深和你们半工半读谈话的深刻印象,还是把主席语录再念一遍。(总理带领大家念语录一四二页第一段。)主席给林彪同志信里的一段话“……又要学文,……学工”,如你们学校按照毛主席这样的教育方针、方向做下去,当然那样的半工半读学校,是万岁的。

(最后同学提了几个问题,总理未答复,待农办、二办、教育部、国务院、中宣部联合组成小组共同研究。)


查看完整版本: [-- 周恩来接见半工半读学校部分革命师生时的讲话 1966.10.22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ode © 2003-08 PHPWind
Time 0.020643 second(s),query:3 Gzip enabled

You can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