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周恩来在全国半工半读师生代表会议上的讲话 1966.10.27 --]

中国文革研究网 -> 文革文献 -> 周恩来在全国半工半读师生代表会议上的讲话 1966.10.27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玉岭 2005-08-10 12:28
周恩来在全国半工半读师生代表会议上的讲话

周恩来

1966.10.27

〖地点:在政协礼堂〗

最近外地来京同学很多,趁这个机会见见大家,有人提出了半工半读的一些问题,我同同学座谈座谈。

我对半工半读情况了解的不太多,也没有准备,今天只能简单谈谈我的看法,不代表中央,回去根据你们实际情况解决。还是采取座谈的办法,也许能摸出一点规律来,摸出一点办法来。今天全国各地都有,性质很复杂。有的是半工半读学校,有的是半农半读学校,有的是工厂附设的半工半读学校,有的像技工学校,有的不是,实际上变相的以劳动力主,不是以学为主的。这次搞文化大革命,放假不放假这个问题,那么,工业部门当然就答应放假,劳动计划就不能实现了;但是要串联,当然不放假不行,这是一个矛盾。性质很复杂,问题很多,我不能回答,我没有研究,“没有调查研究没有发言权”嘛!你们这次有这么几个问题可以回答的。

同学问:半工半读,半农半读是不是毛主席的教育思想?应该说以学为主的半工半读,半农半读当然是毛主席的思想。毛主席的思想,不仅见诸语录中,很早在毛主席的幼年和青年时,他就曾赞成过勤工俭学,这是“五四”以前青年的理想,当时只是一种想法。当时的资产阶级教育家(所谓教育家、实际以教育为名,进行升官发财的),“五四”以后有的提倡勤工俭学,像河北省的李石曾,这人是国民党,早年是无政府党,双料。是大封建官僚出身的,河北省高阳,出布的地方。他们提倡的勤工俭学,又勤工又劳动。取得他们的一代,提倡“民主”、“民生”沽名钓誉,为了升官发财。他们培养认为能为他们阶级服务的去勤工俭学。但也确有一部分贫困的青年上不起学,想到外国学习知识,那时是“五四”以后,十月革命以后。有的去莫斯科去了。有的到欧洲,到法国。那时抗战刚完,革命运动在那里正在发展。

毛主席虽没有出国,但他提倡过勤工俭学。毛主席在青年时,提倡勤工俭学,主张帮助贫苦青年出国,到社会主义国家,到东欧国家学习。另一部分人到法国。但这仅是理想,真正到法国劳动就不可能念书了。业余时间顶多学点法文,看点革命书籍就了不起了。资产阶级剥削,劳动累的很。当时我在法国,是受主席勤工俭学号召的影响,我也是出去的一个。那时有的办一个大学,找一部分他们认为的好学生,合乎资产阶级口味,能为他们服务的人。有革命思想的人他们不接受。如革命烈士蔡和森同志和现在的陈毅同志,那时已是共产党员,怕这些学生,就赶回来了。在资本主义社会,真正又劳动,又学习很困难,仅仅是理想。劳动,不会有很多学习。当然那时还是传播了一些革命思潮,加入了共产党,回国参加革命运动,资本主义不可能实现,只有到了无产阶级专政国家,我们要提倡这个理想。

在新社会怎样教育青年?教育青年的方针问题,把青年人教育成什么样的人的问题。毛主席 1957 年提出了。大家看语录 142 页第一段,毛主席说:“我们的教育方针,应该使受教育者在德育、智育、体育几方面都得到发展。成为有社会主义觉悟的有文化的劳动者。”这不一清二楚了吗!我们社会主义,无产阶级专政的国家,我们的教育方针,应该把受教育的青年,一切受教育的人培养成德、智、体几方面都得到发展。当然,以德育为先,政治为首,成为有社会主义觉悟有文化的劳动者,培养的是劳动者,这是讲的一清二楚的,这是 1957 年讲的,假如社会主义训练的知识分子脱离劳动,社会主义觉悟很低的,训练有资产阶级思想的青年,他们不是要造我们的反!不是要造革命的反!向资本主义走,出修正主义。这当然不是我们的教育方针。必须是主席的方针,才能把每一个青年培养成为有社会主义觉悟的,有文化的劳动者。这就是我们的教育方针。

这样一个方针,本来应该大张旗鼓的宣传。可反党分子陆定一他也是根据党决定的“教育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这句话当然没错。但这两句话还不够,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他训练出来的学生,还训练成他那个知识分子,不过就是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就是了。他可仍然在思想上不是社会主义觉悟,仍然是带着资产阶级世界观。陆定一的思想,先学封建阶级文化,再学资本主义文化,最后再学无产阶级文化。封建主义底子打好了,才学社会主义,这是反动的,现在清楚了,揭出来了。为无产阶级服务,还是资产阶级知识分子。

教育与生产劳动相结合,也没有错。但学校仍是学习,上课。不是半工半读,不是半农半读。一年至多劳动一次,这在教改初期可以这样,尤其是青年人、儿童时代,当然劳动就要少一些。但这不完全。比以前好一些,增加了劳动锻炼。但正是短期劳动锻炼,然后出了学校门,仍然不熟悉他们本行的生产劳动。你们有没有石油半工半读学校?大庆来了没有?(下面答:没有)以石油学院这个例子说,最清楚不过。石油学院毕业六年参加劳动没有?照规定大学生每年一至一个半月的劳动。从六一年以后,每年也搞一个多月的劳动。或在农忙、或秋播、秋种去种庄稼。可是毕业后,到大庆仍然要去实习,真正到现场劳动。学习六年尽管与生户劳动相结合,但结合的不好。毕业后还要实习,耽误了青年这么长时间,这是工科。文科、理科,特别是文科,封建的、资产阶级的文化学了满脑子,最后学点社会主义文化,过去也的确不强。不像现在这样大张旗鼓的搞。后进大学文科,社会主义觉悟还可能高一点。进了大学,读了多少年的古典文学以后,脑子更笨了。像毛主席说的,脑子更呆板了,框框更多了,对现在这样的文化大革命更看不惯了,课堂里装进那么多古典文学,封建资产阶级思想根深蒂固。所以光这两句话,不把主席刚才这个方针拿出来,就不完全,常会走样子。但是这段话过去摆在不重要的地方是陆定一。现在大家都责备教育部,贴了不少大字报,其实根是陆定一抓的,他抓教育抓的不紧,我这个总理管不了。教育的事情他直接抓。今年才发现根子在陆定一身上。主席这段话是总结了多年的经验。修正主义就是从小学到大学,使青年知识分子化,更加脱离劳动,脑子里更容易装修正主义思想,所以主席五七年讲的话,是有针对性的。这一次把陆定一反党反社会主义反毛泽东思想的分子揭出以后,我们才提出,现有大学、中学,你们出来首先做个劳动者,改变过去技工学校毕业才能劳动的现象。中专大学毕业以后,或在工厂做技术员,或在学校做教职员,或在机关做工作人员。毕业的直接做生产劳动的没有。(有人插话:中专毕业的有。)

中专毕业的可能有当生产工人的,大学没有。六三年以后才规定,工科的毕业后劳动一年,有的搞本行劳动。如石油学院到大庆去,这是本行业。其余联系的较少。时间那么多,但培养出来的不是体力劳动、脑力劳动结合,而是一个体脑分离的知识分子,很容易生长出修正主义。陆定一的教育思想根子是反动的。他是封建阶级家庭,进资本主义学校。封建的,资产阶级的都有,揭他的东西很多,主席的教育思想受到很大干扰。

毛主席五七年说了这段话,我们五八年就开始在江西办了共产主义劳动大学。那时江西省委、省人委办了。这是半农半读的典型。主要是农,还有林业、牧业、渔业。开始,还要国家投资,但逐步做到有些地方能生产自给。学生本身的、学校教职员的仪器以及一些工具,还是国家供给。五八年我们正在庐山开会,主席写了一封信,庆祝江西共产主义劳动大学。这封信主席想改一改,压下来没发,但学校知道了主席提倡。江西这学校很大,有总校、分校五百多人了。当然这个典型还要逐步改进。既是半农半读,也是中等、高等结合在一起。时间短,学了以后,回到农村参加生产,有的到农村参加生产,有的到农村担任工作,尽量不脱离生产。毛主席的思想,青年的理想开始实现。主席那封信要求在全国推广,也是前中宣部陆定一压了。今年批判他了,他拼命跑到江西去蹲点,看看共产主义劳动大学,完全是装样子。

今年主席又提出两段话。有一段是对解放军说的,一段是对学校说的。解放军报发表了,人民日报也转载了。毛主席说:“工人以工为主,也要兼学军事、政治、文化。也要搞社会主义教育运动,也要批判资产阶级。”那么,很清楚,工厂工人,生产者也要学军事,如搞民兵、军事训练。学政治、政治挂帅、学毛著、读语录,群众掌握毛泽东思想,变精神力量为物质力量。学文化,业余学文化知识,青年时间多点,中老年有家的,时间少一点,总要学文化。也要搞社会主义教育,即四清,也要批判资产阶级,搞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搞思想革命,这是社会主义教育更深入的阶段。“四清”的四个建设(政治、经济、组织、思想建设)就有思想建设。“在有条件的地方,也要从事农副业生产,例如大庆油田那样。”有条件的地方,指有能进行农业生产的土地。北京不能兼搞农业,上海郊区都挤得满满的。城市工厂不能搞。

大庆一片草原,黑龙江的伊春林场,广大草原都可以搞农业,抚顺附近可搞农业,旅大的可搞渔业。工人以工为主,兼搞别的。一个大的生产单位都能成为一个社会主义的小“社会”,不但搞工业生产,有条件的也搞农业生产,附带搞服务性行业。像供销合作社,国家商店,工人本身学工、农、商,还要学点军事、政治、文化,搞点其他劳动。家属也组织起来,成为一个小社会。现在新的城市条件就比老城市好些,如哈尔滨有三个电厂,搞电力设备的,那个地方附近有郊区,家属就可以搞生产。像富拉尔基,这些地方都可以这样搞,河北省地也很多,南方紧一点,也有余地。

毛主席说:“公社农民以农为主(包括林、牧、副、渔),也要兼学军事、政治、文化。在有条件的时候,也要由集体办些小工厂,也要批判资产阶级。”就是说,大队、生产队,有条件。可办集体的小工厂。如:加工企业,如公社积累增加了,自己也可搞拖拉机、其他小企业,也可以几个社办联合的,其他小企业、加工企业较多。批到资产阶级,也搞文化大革命,搞四清、工厂、农村还在继续搞四清,以阶级斗争为纲、阶级斗争,现阶段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也是阶级斗争,以意识形态的阶级斗争、两条道路的斗争为钢。

下边说到学生。“学生也是这样,以学为主,兼学别样”,即兼学别的科目的意思。“不但学文”,学化,“也要学工、学农、学军,也要批判资产阶级。”以学为主,兼学别样。也要学工:搞工业劳动。学农:农业劳动。学军:军事训练。也要批判资产阶级,搞文化大革命。现在大中学校放假闹革命。现在中心是搞文化大革命是工作的重点。

“学制要缩短,教育要革命。”不要那么多年了。如大学, 5 年、 6 年,根本不需要。有的 2 年, 3 年, 2 年半, 3 年半。斗、批、改要解决这个问题,通过革命解决。最难的专业, 4 年,如医科。现在还不定论,批改后再定,请示主席。不仅大学要缩短,中学、小学也要缩短。现在小学 6 年,中学 6 年,大学 6 年, 7 步进学校, 25 岁以后毕业,再实习一年,起码 26 岁参加劳动,有的近 30 岁才行。青年时代完全消磨在学校。过去,抗日战争到延安、到解放区学校学习,有些知识分子就是“三门”:离家门进校门。抗战八年全是念书,在延安陕工、抗大、党校、马列学院,八年都在学校。以后由学校门进机关门。解放了,仍在机关里。也许参加点农业劳动,如延安生产运动,种点地,搞点粮食,但是临时的,不是搞真正的劳动,过了,就丢掉了,真正的就是从家门到校门到机关门,知识分子解放到现在 17 年了,在延安 8 年,共计 25 年,在延安时 15 岁的青年,现在也 40 岁以上了,还是知识分子。可以写出马列主义理论文章,真正到阶级斗争场合就动摇了。这次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在学校也好,在机关也好,有些过去写文章不错的,这次也犯了错误,有的犯了很严重的错误,有的成了反党分子,严重的,最厉害的。因为他们根本没有和实际阶级斗争结合在一起。 25 年的生活,始终是知识分子生活。不学别的,不搞别的,不经劳动锻炼(军事、政治都是阶级斗争),学工、学农,没有这两个锻炼和科学实验的考验,就是从家门到校门到机关门,尽管参加革命二三十年,仍可犯修正主义的错误,仍可以接受修正主义思想,有这样的危险。

主席说,现在是无产阶级专政时代,不是在延安、国民党统治时代,我们当家做主了,要全盘考虑,从小学就要改革,究竟小学五年一贯好不好?中学也是五年,或分成一半一半,三年与小学五年,这八年算一半,其他 3 年进专业。都在研究。要在斗、批、改中解决这个问题。主席给我们一个方针。

(有人插话,问大字报传抄的一些主席话是否真是主席的。)不是正式的东西也传,要提醒大家,主席的文件,不是中国一个国家、一个党的事情,关系世界革命、世界共产党的问题。所以必须是主席授权的,在新华社、人民日报、红旗杂志、广播电台正式宣布的,人民出版社正式发行的才行,传抄不算。虽在传抄主席文件很多,我就收到很多,让我鉴别是不是真的,我怎么回答?回答了不就把没有发表的也公开了!有人问我一首诗,是不是主席的,我看有两句不象,其他又象,但我不能回答,若说两句不象不就等于承认其他是主席的了!所以我压下了。主席很不赞成传抄,不管有无根据,是否合乎实际,我们一概不回答。所以这两段指示是名主席说、解放军 8 月 3 日 发表的。主席有些手稿,如能江西共产主义劳动大学的信,收回来了,没宣布。我只能说有这么一封信,不能说内容。因没有发表。不能随便传抄,主席要再三考虑斟酌的,经过实践证明,可能还要修改、补充。主席很多手稿没发表。

“学制要缩短,教育要革命。”按现在这个教育方法搞下去,读书时间越长,就越脱离实际、脱离阶级斗争。有的劳动家庭出身,原来劳动观点较强,上学后,反而淡薄了。

“资产阶般知识分子统治我们学校的现象,再也不能继续下去了。”尽管一个学校里,老资产阶级知识分子不多,但他们的主导思想是资产阶级的。学校的教育方针受到影响,他教出的学生跟他一样,虽然是社会主义学校教育出来的青年。可世界观跟老教授一样,跟老教师一学,资产阶级世界观更加发展起来了。这些人再办教育,还不是照本宣科?老样子?这根本不行。主席这段话讲到军队,又联系到工人、农民、学生,下边讲商业、机关,有条件的也这么做。这是今年的想法,可只看出主席的思想,逐步提高,逐步具体化,所以单是一个半工半读,不能把主席教育思想全貌说完全。还是要拿五七年讲的教育方针及刚才念的那一段。应该是有社会主义觉悟的劳动者,所以改组中宣部以后,首先宣布教育方针,宣布:大学毕业了,你要听从国家分配的话,让你到那个战线都要去,不能毕业后,不参加体力劳动,而可能更多的人去参加体力劳动。这样才能把青年培养成有社会主义觉悟的有文化的劳动者,才能培养无产阶级的知识分子。

半工半读、半农半读的学校,目的就是训练成为有社会主义觉悟有文化的劳动者,任务就是这个。经过劳动锻炼,阶级斗争的考验以后,政治条件强的选上来当干部。林彪同志讲了三个条件,不仅军队干部如此,一般干部也如此。干部也要能劳动,现在规定公社生产队,大队通通要劳动。公社干部都要参加一部分劳动。刚来机关干部也有一定时间劳动,机关以工作为主,要兼搞劳动。每个单位都要成为一个小社会。不是孤立的,都是综合性的,有主有从。学校以学为主,工人以工为主,农业以农、林、牧、副、渔为主,兼搞其他,学生以学为主、兼学其他。毕业出来,成为一个劳动者。

主席这个方针,五七年说的话,结合起来,是整个社会主义时期的方针。再前进,是共产主义,是为共产主义准备条件,使三个差别,加上各行各业差别逐步缩小,三个差别即工农差别、城乡差别、体脑差别,此外还有各行各业差别,都要逐步缩小,以便将来逐步走向共产主义社会。贯彻教育方针,学制要彻底改革。改革有待于你们。学校要作彻底的改革,学校是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重点,十六条已写上了,文化教育、党政机关是文化大革命的重点。十六条的第十三条么!大中城市的文化教育单位和党政领导机关,是当前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运动的重点。”学校是重点,斗、批、改也是重点。不仅是搞一小撮走资本主义的当权派。也不是每个学校都是一小撮,可能是仅仅有个别错误或某些错误,不是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不能大中小学校,大学五百所,中学三万所,小学一百四十至一百五十万所,这么多单位,小学生一亿二千万,中学生一千四百万,大学生七十至八十万,这么一个国家,这么多学校,是否每个学校都揭出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当然不能这样,你们还在斗争中,你们炮轰去嘛!有的打准了,有的打了空炮,你们一个空炮也没打过?每炮都中?不见得吧!不可能嘛!群众革命起来了,就轰轰烈烈搞。有的把有个别错误的当成犯路线错误的,有的把犯路线错误的,当成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的,有的打中了,有的没打中。这一小撮搞完了,还要搞学校的批、改,批改结合在一起进行。真正的发动学术权威,大学多一些。批一本书,还要时间,有的还要大家合作。中学的批,就是批教育观点及政治上的错误。半工半读,半农半读到底怎么改好?你们很好地学习毛主席的教育方针。学生是以学为主,但必须兼学其他,“其他”里就是有劳动,或工业,或农业劳动。时间是否要这么长,要根据你们的实践经验,你们比全日制学校好改革一些,因为你们已经搞劳动了。怎么改得更好一点?你们比全日制有好的经验,也有不利的一面。你们有的学校不是以学为主,而是以劳动为主,有的是工厂附设的,不是从学为主,而是以劳动为主,是不是这样?(众:是:)今天在座的有工业部长,陶鲁笳同志,有经委的,他们强调劳动重要,说全放假不行,影响劳动计划,实际半工半读一般不在劳动计划之内。可部分厂矿开后门,名义是办半工半读学校,实际上是搞一批学徒工,对不对?(笑声)这回放假闹革命,把他们的计划冲垮了。(笑声)厂矿想总开后门,不开大门。

有人提不要临时工了。临时工转为正式工,其实农村搞工厂,搞基本建设,搞一点临时工,给生产队增加一点收入,公私两利,有什么不好?有的工厂,让家属洗些工作服,也可增加收入,工厂也有利。是否临时工,是不了解社会的分工情况。青年说错话,一点不责备,允许你们说错话,不然,你们就不敢革命了。你们一百句话百分之首都正确?我不敢保险,我今天的报告,每句话都对?我只保证不至把方向说错就是了,到底有多少正确的?允许你们说错话,允许你们犯错误。你们对国家的建议都对?不可能嘛!允许说错话,不能什么都来最后“通牒”(笑声),这是对敌人的,自己人不要“最后通牒”,最后通牒要有效。如对印度,在锡金边境进来了,我们让三天之内退出,他三天就退出了。我们就这么搞过一次。其他不用“最后通牒”。我是不赞成的,用了有的地方也可以,对资本家来了“最后通牒”可以。破旧立新可又搞,有好处。狮子非搬不可,来个“最后通牒”可以,包括新华门在内的狮子,狮子是封建的产物。一般说错话是许可的,不可能每句都对。

半工半读学生要求:全部放假。以学为主的,可以放假,以工为主的,不好放假,要把性质搞清楚了。既然是学校,半工半读、全日制,都是以学为主。半工半读学校,就得放假闹革命。(鼓掌)但是应该给一条出路,有些人愿意劳动,工厂又需要,双方愿意,把这部分改为学徒工,改为以工为主、兼学习,好不好?(众:好!有人要求总理再讲一遍)再说一遍,凡是学校,不管是半工半读、半农半读、半日制、全日制,通通以学为主。凡是以学为主的学校,就要放假闹革命(鼓掌)。工厂要学徒工,可招学徒工,首先在半工半读学生中招,转为学徒工,就变为以工为主,兼做其他。招收学徒工,优先批准半工半读学校的学生,但不能强加,强加了,你们可以告状。给你们自由选择的自由。

(总理回答了个别同志的问题,由于录音不清,从略)你们提一些问题,我们只能给你们一个方针,具体的还要你们自己研究。半工半读、半农半读学校,凡是学校,允许你们放假闹革命。你们已参加劳动锻炼了,现在搞阶级斗争,文化革命,思想革命,搞学校斗、批、改,社会斗、批、改,培养成有社会主义觉悟的有文化的劳动者。你们不要把劳动看成负担,要放假闹革命,搞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搞阶级斗争,政治挂帅,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高高举起,这都讲了。现在要说第二个问题,你们的优越点就是你们得到劳动锻炼,不应把劳动锻炼看成框框。首先你们要热爱劳动。因为你们得到劳动锻炼的机会了嘛!不比没有劳动的全日制、半日制、大学、中学好多了嘛!你们的优越条件就是这个条件。如果你们解决的不好,应该放假不放假,该出来的不让出来,或用劳动把你们围住,或扣工资,这都不好。应该批判,斗他,批他。但具备了劳动条件丢了劳动不好。劳动是光荣的事,是自豪的事,不过,现在把劳动暂时停一停,搞社会串联,学校串联,推动文化大革命。搞斗、批、改。扣工资是不对的,我们通知工厂发给你们。他们对你们压制不住。但劳动是光荣的事,是自豪的事,你们去教育那些不爱劳动的中学生,大学生。主席说,三大革命嘛!你们现在搞阶级斗争,已经搞了生产斗争了嘛!还有科学实验。你们到北京来,应该宣传半工半读的好处,有利的方面,现在的制度,不是的地方要斗、批、改,改半工半读是好的事情,方向是好的,毛主席的方向。但你们学校的制度、办法,特别是工厂办的,把学生搞成学徒工,临时工是不对的,是要批判的。

全国学校,都能以学为主,兼学其他就好了。主席这个方针,要求每人都是劳动者,出校后就成为劳动者,有社会主义觉悟的,有文化的劳动者,学校要学文、学政治、学毛著、学语录。政治、文化有了,社会主义觉悟高了。具备了劳动本色,出校将来就是一个很坚强的劳动者。半工半读,半农半读的学生应该把主席这二段话,一个是五七年的教育方针,一个是今年八月三日解放军报发表的这段话。当然,你们学校办的还没有达到主席的期望,要改革、要批。我们只能提出几条方针性的规定,教育部、经委搞几条,具体你们自己去搞。半工半读、半农半读学校,各学问题不大,主要看内容,看实质,不叫半工半读也可以,这不是主要的。主要应改革好,当然这不是一下子可以实现的,经过半年,总可实现。你们走在前头,做出例子给大家看。

我对你们这些学校感兴趣,开始接触,我希望教育部、文办、经委经常研究这个问题,这是新问题,真正按主席思想把学校办好,还需要一个过程。

我讲这段话的中心问题是怎样实现主席提出的把中国青年培养成有社会主义觉悟的有文化的劳动者,你们就是第一批接受革命试验的学校,今天你们在北京见到了毛主席,你们回去,按主席这个方针、这两段话,好好学懂、学习掌握,去改革我们的学校,为中国教育事业树立新的典型,树立新型的学校,(鼓掌)(又有同志提出问题,录音不清)现在回答这个问题。中学生一千四百万,十分之一,一百四十万,现在实际到北京大大超过。大学生八十万,去掉北京十四、五万,外地六十多万,合计二百万。但到现在为止已超过了三百万,比二百万多了二分之一,按规定只剩下几十万了,照现在趋势,恐怕一百万还压不住,怎么办?十八日你们看到了,那么长的队伍,很多人组织,你们秩序很好,也不是每个人看的那么好,看主席近。但组织不容易,有一段没组织好,有 五百米 ,都是外地学生,无论如何不让开,花了二十分钟,美中不足,这不要紧,办事情不能百分之百好,总有一分缺点,万一有一个坏人,出了乱子能担保?我俩相信百分之九十五以上是革命的,总是有坏的,从后不能这么做了。一天见一百五十万不可能,在天安门接见,是看不完全的,“拉洋片”一批一批的,(笑声)一百五十万八个小时也走不完。按规定来十分之一,那个同学说得很老实“基本上”十分之一,你们来了多少?(一个学生答:百分之二十)来百分之二十,二百八十万,百分之二十五,三百五十万,北京还要来一百五十万,提在有一百五十万,所以从明天起(看表)场在过了十二点了,从今天起,四天内停止开车到北京,不然没法招待,你们住的地方确买挤,只能停一下,我们支持你们串联,这样百分之二十五也不得了。

串联是个新生事物。毛主席把每个新生事物都抓起来了。第一个,文化大革命以后,首先出现红卫兵,提倡文化革命委员会,文化革命小组也提倡,十六条决定写了。六、七月分清华附中组织红卫兵,毛主席称赞, 八月十八日 以后,红卫兵迅速向全国发展,马上冲向社会,冲向全国。革命大串联,八月中旬又抓住了这个。后来红卫兵大学解放军,讲政策,然后抓革命促生产,秋收。这时又发生炮打司令部的问题,红卫兵冲向全国,到处打一炮看看,看是不是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有的打中了,有的没打中,不要紧,考验他们,好样的不会被打中,干部应该经受住这个考验。 九月十五日 ,林彪同志接见时谈到了这个问题。有无产阶级司令部,有资产阶级司令部,有的中间的,打了坚强起来,九月下旬,两条路线的斗争。人民日报、红旗社论抓住了这个问题,一件一件的,中央抓了主席抓了。现在抓什么问题呢?抓了一个“长征式”的徒步串联,步行串联,不靠火车、汽车和轮船,不靠动力,只靠热力,何必靠车、船,那是机械的,失灵了开不动了,离开动力不行。人是个化学厂,人的构造是最完备的工厂,有动力能运动,有腿、嘴、眼、五官、四肢。“长征式”的徒步串联。长征的宣传队,播种机,又变成文化革命的宣言书。这样一串联,县以下的问题解决了。现在还是提倡,明天报纸第一篇的报道,以后还要报道。典型的例子是从大连到北京两千多里。上海的已到沧州,在继续前进,还没有找到在什么地方,还在打听,可能在天津,吸取经验提倡。这个问题解决了,都有脚,都可以串、限制不住,没法区别,那时就要改变规定了。革命是不断前进,经过实际不断提高,所以一些规定,也要不断改进。林彪同志讲过,早的规定,有问题要改,可以改。新生事物出现,青年朝气蓬勃,雄心壮志很大,一提倡就马上起来。

今天不再谈了。(总理要念语录,有人问:“半工半读万岁”这个口号对不对?]我先念语录:“我们的教育方针,应该使受教育者在德育、智育、体育几方面都得到友展,成为有社会主义觉悟的有文化的劳功者。”第二段:“对于在职干部的教育和干部学校的教育,应确立的研究中国革命实际问题为中心,以马克思列宁主义基本原则为指异的方针,废除静止地孤立地研究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方法。”

毛主席教导我们:“学生也是这亲,以学为主,兼学别样,即不但学文,也要学工、学农、学军,也要批判资产阶级。学制要缩短,教育要革命,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统治我们学校的现象,再也不能继续下去了。”

如果你们的半工半读是按毛主席所说的教育方针,那样的半工半读是万岁的,好不好?(鼓掌)

北京机械学院毛泽东红卫兵红联 18413 战斗队翻印


查看完整版本: [-- 周恩来在全国半工半读师生代表会议上的讲话 1966.10.27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ode © 2003-08 PHPWind
Time 0.012365 second(s),query:3 Gzip enabled

You can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