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周恩来对中央广播事业局的电话指示及张春桥姚文元的谈话1966.11.02 --]

中国文革研究网 -> 文革文献 -> 周恩来对中央广播事业局的电话指示及张春桥姚文元的谈话1966.11.02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玉岭 2005-08-10 16:22
周恩来对中央广播事业局的电话指示及张春桥姚文元的谈话


周恩来 张春桥 姚文元

1966.11.02

〖按: 一九六六年十月五日 中共中央批转了中央军委紧急指示。丁莱夫操纵广播局派到广播学院的工作组拒不执行紧急指示,并将工作组整学院革命师生的黑材料藏到广播大楼里,企图 " 秋后算账 " 。学院的革命小将多次要求处理黑材料,工作组不理睬, 十一月二日 广院小将再一次到广播大楼要求工作组处理黑材料。工作组竞封锁大门,把小将们阻拦在门外整整一天,进行刁难,不予处理,最后小将们忍无可忍,冲进大楼查封黑材料。〗

周总理第一次电话指示

周总理命令学院工作组组长李哲夫(原广播局副局长、局党委政治部主任):按军委紧急指示精神处理黑材料。

周总理第二次电话指示

(革命小将们打开了政治部的一个柜子,这时有人通知学生代表接周总理打来的电话。)

周总理:我支持你们的革命行动。同学们暂时撤出,你们找五个代表,我派一个外事秘书和你们一块搜查,你们看好不好?

同学答:好!

同学问:丁莱夫是您亲自派到广播局的吗?

周总理:不是,不是。我一个人怎么能决定派谁呢?

同学问:是谁派的?是罗瑞卿派丁莱夫到广播局的吗?

周总理:这个我不太清楚,是中央决定派人,具体是总政治部干部派来的,派谁由他们管。

同学问:您是什么时候认识丁莱夫的?

周总理:他到广播局后,我才认识他的。

〖电话还未打完,张春桥、姚文元同志已来到广播局。以下为张春桥、姚文元同志谈话纪要。时间:一九六六年十一月二日二十三时到三日凌晨。地点:广播局总编室。〗

开始,先到的同学向张春桥,姚文元同志汇报要材料的经过。随后张春桥同志(下简称张)问李哲夫(下简称李):你听到军委指示后怎么办的?你们几时传达的军委指示?

李:(含糊其词)正式见文件是五号。是十月十几号传达的,哪一天,我记不清了。是丁莱夫同志传达的。

张:什么时候传达的,你记不清了,……又记不清了,你们记性怎么那么坏?

姚文元同志(下简称姚)说:你们有些事情我们却记得很清楚。

(接着李哲夫向张春桥、姚文元同志交待事件的经过。中间姚文元同志出去接见在门口的同学。)

张:你们的材料烧过没有?

李:没有。

同学:有。你们的组员有烧的。

(李哲夫继续交待。)

张:传达晚了,你说是丁莱夫,那就由丁莱夫负责。你们订立执行方案没有?

李:没有。

张:你们到学院传达过军委指示没有?

李:没有。从我们撤离后,就没管过。

张:军委指示来后,未去(学院)传达。你们研究过怎么办?按你理解怎么执行?研究过方案没有?传达后,你们应该研究工作组应该怎么执行。这个指示和你没有关系吗?(这一连串问话,李哲夫等无言可答。)

姚:在九、十月份你们办些什么?和学院有联系吗?

李:没有。

同学:杨子毅找过×××。

张:怎么执行,党委讨论过没有?有无执行方案?

李(吞吞吐吐):不知道。

张:你是党委委员吗?

李:我是。我参加的会,没有讨论过。我经常出去。

张春桥同志又问王寿仁同志(下简称王)

王:我们党委会学习过一次。

张:制定过执行的具体办法没有?

王:四个人参加了,领会文件不透。去问一下,对这件事情不清楚。(说完出去了。)

这时,反对广院小将革命行动的一个人(女)递条子给姚文元同志,条子上写: " 我是受迫害者,我是被打的,希望首长不要听一面之词(指接见开始时革命同学向首长汇报的情况),全面了解情况。 " 此人出去后又进来说:“我想跟首长谈一谈。”姚文元同志说:“时间不早了,我们是专来解决材料问题的,明天还有事情,你写成书面材料好不好?”她坐了下来。支持广院小将革命行动的战斗团的一男同志和一女同志递上一条子,上面写道“张春桥、姚文元同志:广播局问题很严重,针插不进,水泼不进,希望中央领导同志调查。”

姚文元同志很感兴趣,便和那女同志谈了起来,并将他们送上的两份文件拿走,说:“我们拿走,回去看一看。”

张春桥同志接着问:领会不透,你们向中央请示了没有?跟(学院)群众商量了没有?问问同学怎么办。

李哲夫哑口无言。

张:根据你们(指李哲夫)说的,你们第一不上报中央请示,第二不同群众商量。如感到没办法,一请示上级,二与群众商量,两头都不问,那算什么?

李(急忙解释):我们向市委请示过。

张:你们什么时候才请示?他们找上门来才请示。这个指示(指军委指示)是比较原则,很多地方纷纷打来电报,说:“难以贯彻”。你们领会不透,也不上报中央。当时学生普遍感到有压力,反映这一条。我们写指示时,想得比较简单,认为同学自己写的检查交给本人,其余的全部当众烧毁。我们自己没当过工作组,没干过工作组的事,所以我们不知道整理过多少种材料,没想到这么复杂。后来我们发现有同学互相写的,比如我写了你的,你写了他的。如果不知道还好,知道后宽宏大量的还好。但是年青人嘛,知道后就说:“你整我的材料,你是什么?”这样知道后,会引起群众斗群众,写材料的人大都属于对党对社会主义的爱护。这样解放了一批人,又有一批人背上了包袱。自己写的检讨退回本人。还有些材料,如工作组长讲话,也交给大家。其余材料先封存,以后烧掉好,免得引起新的纠纷。以后再也别搞这些,同学间有意见,可以正常进行批评。

同学:有人整理的材料还交出来,怎么办?

张:没交出来的,先不要搜,免得同学不好团结,等他们觉悟了,他们会交给你们,或者自己销毁。

同学:有人还整理材料,并且扬言“后会有期”。

张:这是工作组的遗毒,不要把矛头指向那一派。你们一直叫少数派就不光荣了,当你们孤立时我们支持你们的,当形势变化了,你们应从少数派变为多数派。对那些同学要做工作。对工作组存在分歧不是一天,青年学生处在变动时期,如跟着跑就坏了。你们更容易受外界影响,还需要与工农兵结合。我们比你们年岁大一点,也是这样,有个时候,全国各地来电报都是说:“红卫兵尽干坏事、打人、闹事。”我们听了,也要考虑两天,要是不坚定,有一点动摇,就会犯错误。

姚:同学们和我们座谈,讲有人要秋后算帐,这样有人担心被打成反革命,到现在也不敢说一句话。

张:这是一个祸根,军委指示就是为了消除祸根,使大家能解放出来,共同批判资产阶级反动路线。

开始我们想得简单了,后来就决定发一个补充的,但认为用中央的名义,就不能匆匆忙忙地发,发了个补充,再来个补充,所以一直没有发。关于工作组作的公开报告,有利于批判反动路线,拿出来批,其余的封存起来,烧掉,免得以后再斗起来,这是初步想法。

……(同学说话很多)

张:我们一直想到你们那里去。

姚:你们有个陈××跳楼的怎么回事?他们斗了这个人?

李:我不知道。

姚:你们干的什么事,我们都知道。

同学:有人让中央文革小组到我院作检查。(张春桥、姚文元同志笑了。)

姚:我们是准备要去的,贴了我们的大字报,我们已经看到了。广播学院的情况我们有所了解,广播学院不仅是黑材料问题,还有别的问题。贴了我们大字报,我们怎么能不知道?不是有人还 " 造 " 江青同志的 " 反 " 吗?我们是要去的,不过现在没有时间。

同学:《红旗》十三期社论发表后,出现了第三种意见,一手打倒“临革会”,一手打倒 " 代表大会 " 。(张春桥、姚文元同志又笑了。)

张:其实还是两派。

同学:现在过来的人逐渐增多。

姚:现在动荡很大,你们还要准备他们动荡回去。……

张春桥同志又把话题转到材料问题上来:你们(李哲夫等)在广播学院执行了什么路线,要好好检查。我们早就想找你们,我们感到你们有问题,我们实在抽不出时间来找你们。我们很想把丁莱夫……你,你们党委,找到我们那里开个会。你们的事很奇怪。这个事,第一你们没有认真讨论,第二没有一个执行方案。你们急不急?局党委不急,你是工作组的人,你为什么不急?也不请示市委,也不请示中央,也不与群众商量,这些事你们都没做。我的话是否符合事实?我根据他(李哲夫)讲的,我没做另外调查。你们广播局,是消息灵通机关,没有认真对待中央指示,你们同意不同意我这些话?这三点是否符合事实?十月六号在第三司令部大会上,我宣读的已是正式文件,不是发言稿,全国都知道了,你们不知道?到十几号才知道?不理解又不请示,态度是不对的,才发展到今天,现在是不是这样?你们要保证材料不能转移,不能隐藏,允许现在不全。你可以说:可能现在有些东西不在。不在可以找出来,但要保证不能隐瞒,不能转移,不能私自销毁,可以把现有的封存起来。可以去查一查那些是同学的个人检讨,拿出来;你们的讲话都要拿出来,其余的双方(指同学,工作组)派代表,封起来。这几天我们有些焦虑,同学们弄材料的时间多了。你们要早一些主动解决,就不会为这一件事纠缠。消毒是很不容易,这一个月的时间没有很好的消毒,大会是能壮声势,真正能说通一个人不容易,特别是影响大的人。

你(李哲夫)是说死话,还是说活话?现在允许你说活话。我们相信他们(指同学),也同意你说活话。

李:我们整了六个人的材料,已经给他们了。

同学:别人的也整了,有人看见有的组员已经销毁了。六个人的材料,你们交出来还后悔吗?

李:我们再让组员找一找。交出来。

张:以后查出来的,再找他们一块查看,再封起来,说我们又找来一批。开个目录,写上都是什么材料,谁的,多少。

同学:人保科,我们信不着,他们尽干坏事,我们已经把档案封上了,怎么办?

张:学院你们管不管?

李:不管。

张:各个学校分别各部管,不行的话找那个副总理管,现在总理很忙,我们担心他身体支持不了。你们再问一问中央。你们应该勇敢担起来。错就检讨,改正可以成好干部,这样不改就成问题,改不改头一条就看平反。《红旗》十四期社论讲得很清楚,区别改正错误或坚持错误的标志,是对群众态度,是否公开向群众承认执行了错误路线,是否给被打成“反革命”,“反党分子”,“右派分子”,“假左派,真右派”的革命群众认真平反,公开给他们恢复名誉,并且支持革命群众的革命行动。如果你是真正的共产党员,就勇于改正,同学们会欢迎你们改正错误。广播局党委也应当督促他们把材料搞好。(王寿仁同志连忙点头说:是,是,是。)同学们一块学习,过去说了那些错话,交给同学批判。

你们(指李哲夫)帮查一查档案。不能把材料往档案里塞,凡是从文化革命开始,从 六月二日 算起吧,塞进档案的都不好,一是个人写的,或别人写的,一块取出。

(李哲夫向张春桥同志汇报他们执行的具体做法。)

张:别这样详细的说了吧,我们很忙,封材料的事,你们双方解决吧!我们就不参加了。

(这时王寿仁同志忙说:还有什么指示?你就下吧!我们坚决执行。)

张:我们不是来下指示的,我们是来督促你们执行中央指示的。

同学:广播局对我们少数派不平等。

张:在组织上,经济上应该平等。

李:是,是。

张:至于在政治上嘛,倾向于谁,我就不好说了,你们自己决定。我们彼此之间是很了解的。

接着,张春桥同志把同学叫到一块说:我们一点也不责备你们,我们怕你们上当,怕你们吃亏,我们听到后,立即就来了。

姚:有人故意把材料从保险柜中拿出来,然后引同学翻,这样诬蔑同学抢档案,我们怕你们被动。

(大家同张春桥、姚文元同志边说着,边往外走。走到门口,那位递条子的所谓“受害者”和一位干部反对中央首长支持革命学生,要求首长一定到×楼干部处办公室看现场。)

张:不去了,时间很晚了。

(但那女的仍旧不放,非要首长去看看不可。)

姚:好吧,我们不去看,你们下不了台。

张春桥同志生气地说:去,去。

(张春桥、姚文元同志转身往政治部走。这时王寿仁连忙挡住去路,齐声说:不要去了,不要去了,首长没时间。)

张春桥、姚文元同志,就同大家一块走下楼。


查看完整版本: [-- 周恩来对中央广播事业局的电话指示及张春桥姚文元的谈话1966.11.02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ode © 2003-08 PHPWind
Time 0.012200 second(s),query:3 Gzip enabled

You can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