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弱者的尊严 — 徐伟诗歌5首 --]

中国文革研究网 -> 时代歌谣 -> 弱者的尊严 — 徐伟诗歌5首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铁人 2007-07-31 01:05
弱者的尊严 — 徐伟诗歌5首





1、无地农民走近开了膛的城市



快跑,南下

中国一列提速火车,

像红旗渠的水流方式汇集,

像大寨田里的野鸟迁徙,

没收了土地,苦役

把村子的绝望,

抵押给开了膛的城市。



推土机把田宅拦腰斩断,

沙石料搅拌着骨盆大腿,

淫逸的夜空一声惨叫,

绞手架把脑袋砸得稀烂,

一颗心脏两只对称的肾,

沸腾的血沫瞬间燃起,

阳光惊醒嘶哑的贱民,

远望天安门的裸露。



咀嚼尸骸

开发商卡住白骨正在呕吐,

吞噬污秽

塔吊爬上饥饿的孤影,

卷款出逃扔下烂尾楼,

血肉模糊了财富数字,

新贵忙着洗钱撤资。



虱子摊开手掌蝎子翘起屁股,

肚子大的脖子粗的吸食血汗,

收款机接通了我们的血管,

水泥罐车满载兄弟的骨髓,

红军的后代,

举起镰刀收割年终的

谎言。



做梦挣脱枷锁,

撒尿冲毁楼盘,

梅毒淋病复仇的纹身,

剪彩截断生存的脐带,

大腿不倒当作了旗杆,

城市的牌坊就要雍容地展现。



人民币闪着血光,

买断九死一生,

撕裂国民的胸膛,

五脏六腑震颤,

身躯残破不能下跪,

最后的拳头,

握紧浸透血浆的账单。



旷野的铁路,

因为

依稀的月光朝这里走来,

正像一列火车顶着黑暗。







2、刀的尖刃深深地往里推



正月瓦斯爆炸,大雪把太阳

埋在地底,两千米以下的黑暗,

中国的深处在颤抖,

矿工咬紧牙关,魔鬼纹丝不动。



优质煤渗出血浆,酿制资本和权利,

黑帮宾馆开年会,官绅的干股正在分红,

明吃皇粮暗劫皇杠,矿产更名改姓,

国家经济溃疡穿孔,元气一点点丧失。



手掌溢出杀人的汗味,矿友决定炸毁厂部,

焐热胸膛的雷管,火种在月光下成熟,

袖里藏好一把菜刀,妈妈按住我的双肩,

深夜的手,格外沉静。



刀不拔血不热,仇恨为深夜引路,

扒住小窑车,钻进旧巷道,

我记得抓住了那把刀,

直奔歌厅,趁他搂住矿工的女儿,

贞操,一刀剁掉他的大腿。



刀刹那间放下,奴隶

不是屠夫不会挥舞残忍,

经济崛起的狂恋者,驱使

官方数字吞吃矿工尸骸,

抚恤金圈进地下钱庄,

矿主趁机劫杀,鲜血骨髓飞溅。



黑老大锁住喉咙,

烧红的烙铁放在胸口,

皮肉狰狞看见了骨头,

黑手伸进民生底单,

拔出了刀,肋下

刀的尖刃深深地往里推。



尸体下起大雪,漆黑绽放雪莲,

爹娘眼眶塌陷,寡妇举起灵幡,

哥哥站岗弟弟偷煤,姐姐放哨妹妹卖淫,

或生或死,地底下

点燃黑色的火把,兵马俑正在集结,

一动不动。





3、文工团的退休老职工没在家



本来是想往常一样……

本来是想在春节前……

本来是想说点什么……

本来是想问点什么……

本来是想送点什么……

本来是想做点什么……



本命年的琴师张师傅没在家,

街坊说去早市拣菜叶去了;

得糖尿病的传达室李老头没在家,

被精神病儿子用菜刀砍了眼睛住院去了;

烧锅炉的王师傅半年没在家,

警察发现屋里只剩下两瓶二锅头和一块床板;

弹三弦的残疾人崔大姑娘没在家,

监护人叔叔婶婶狡黠的眼神充满血丝;

只听狗在屋里喊鼓乐团的单大姐却没在家,

组织下岗女工出国演出说是为国争光去了;

评剧名伶李阿姨没在家,

昏迷在急救室身上插了七根管子;

善写粉戏的王老师没在家,

参加朋友的遗体告别正在朗诵悼词;

歌舞队业务经理老王没在家,

悔恨当初吃肥了肚腩到医院复查血项去了;

半身麻木中风不语的花旦小彩凤没在家,

被儿子抢夺房产用身体的另一半玩麻将散心去了;

拉提琴的汪老师在家也等于没在家,

地霸围剿被强拆公司封死门窗闷在屋里一个月了;

说相声捧哏的笑满堂蔡爷爷没在家,

被药费房贷压榨痛食安眠药到医院洗胃去了;

唱样板戏的李铁梅阿姨没在家,

公园里压完腿又到樱桃沟背水去了;

爱吃偏方补药的琵琶赵没在家,

昨天去世职称悬而未决今天也不用再办了;

年轻时号称性欲很强的道具老张没在家,

用攥出水来的钱让导游哄骗出国去看红灯区去了;

抗美援朝跳着秧歌过大江的艾大姐没在家,

为倒插门女婿腾房抱着老猫外面租房住去了;

只有舞美队的灯三爷在家喝着闷酒,

老伴死后心灵坠入粗哑的裂缝从此不会说话了。



荒草白了头的蜿蜒旧城,

准备倾听你的失声,

准备接受你的荒凉,

直到那个没有鞭炮的春节不再提及,

一个人和他的名字淹没在苍茫的城市。





4、不知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冬妮娅



梦里早起的冬妮娅,

山楂深处的冬妮娅。



小说里的冬妮娅,

小人书的冬妮娅,

竖排版的冬妮娅,

繁体字的冬妮娅,

保尔爱的冬妮娅,

我的初恋冬妮娅。



漫天雪花的少女冬妮娅,

留着辫子纯情的冬妮娅,

布尔乔亚小女孩冬妮娅,

迷失玫瑰丛中的冬妮娅,

沉醉爱情幻想的冬妮娅,

革命爱欲之间的冬妮娅。



文化大革命不上课的冬妮娅 ,

毛泽东思想宣传队的冬妮娅,

梳着抓髻穿国防绿的冬妮娅,

戴红卫兵袖标青春期的冬妮娅,

大字报写得工工整整的冬妮娅,

包好书皮偷偷藏起的冬妮娅,

日记本里同桌女孩的冬妮娅,

渐渐淡忘英雄保尔的冬妮娅,

一无所有身体膨胀的冬妮娅。



奥斯托洛夫斯基的冬妮娅,

乌克兰林务官女儿的冬妮娅,

火车司机儿子初恋的冬妮娅,

阅读安娜·卡捷琳娜的冬妮娅,

穷小子失去自制力量的冬妮娅,

手握铁镐布尔什维克的冬妮娅,

虚度年华而碌碌无为的冬妮娅,

对残酷的生活一无所知冬妮娅,

不知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冬妮娅,

公民名义粗暴了纯洁的冬妮娅,

苏维埃政权之火烧毁的冬妮娅,

无产阶级抛弃的冬妮娅,

资产阶级霸占的冬妮娅。



颤抖着兰色水兵衫飘带的冬妮娅,

这里的黎明悄悄死去女兵的冬妮娅,

革命情人丽达和达雅之外的冬妮娅,

宁静的湖畔不懂阶层贫富的冬妮娅,

告别列宁告别乌托邦的冬妮娅,

无权享受平凡人生的冬妮娅,

全然不知地狱之火的冬妮娅,

彷徨无从堕落的冬妮娅,

毁灭美好未来的冬妮娅。



被富起来沦陷底层的冬妮娅,

酒阑人散面对淫荡的冬妮娅,
桑拿浴桶为财主松筋酥骨的冬妮娅,

伺候征服者充当慰安妇的冬妮娅,

娱乐公司包装上市的冬妮娅,

刚到经期任人包养的冬妮娅,

骗色骗财卖弄风骚的冬妮娅,

繁华都市贞操失守的冬妮娅。


被掠夺财富锻造的铁链重新锁死的冬妮娅,

为资本积累新贵欲望的肆无忌弹而献祭的冬妮娅,

让精英们封锁了可以从地狱脱逃之路的冬妮娅,

解放全人类最终没有解放自己的冬妮娅。





5、文化馆门前经过的人让我心颤



难以入眠,城市水泥的裂隙,

街灯点起突然失明的某某某,

从宝马车碾压的尸体中站起来的某某某,

行迹匆匆的某某某……

保持工人阶级本色社会主义荣耀感的垃圾工庄云峰,

到单位收旧报纸每斤只赚三分钱的李富军,

三吨废铁换回一个女人做了媳妇的陈景里,

骑小三轮拣垃圾送啤酒供弟弟上完初中的马建国,

为妈妈治病只要二十块钱就会脱下裤子的匡秀芬,

医治精神病哥哥拼命撒单子兜售半殖民地豪宅的周易,

每年放映二百二十场16毫米电影的农民工王常立和曹明,

媳妇喝了毒药扔下一儿一女半夜没收冷饮摊的刘杰红,

被血贩子欺诈频繁卖血春节没钱回家的钟点工胡昆,

无力凑足尿毒症姐姐透析医疗费悲伤欲绝的小保姆许珍兰,

离婚未遂书包塞满书籍吃睡在图书馆继续大学梦想的崔晓勤,

不停看表相信一秒钟后生活就会好起来的强迫症患者孙德旺,

丢了工作养活电击致残的儿子被城管烧毁报摊的王淑芝,

高考赶场爸妈眼看着连同书包卷进大货车车轮的女儿姚雪,

骗去血汗钱充当了集资款面壁枯坐的地铁五号线的江大明,

养活了十七年有着塑料脑壳的要饭傻子陈亮的十里铺阿姨,

为儿子的大学学费卖掉了右肾上了手术台的父亲江大山,

无力爬行哭嚎在死去的母亲尸体前蹲过大牢的某某某,

声称见过漫天法轮五迷三道的法轮功小组长某某某,

拣泔水缸里饭菜充饥决心赎回慰安妇妹妹的某某某,

寻找被拐的三岁儿子沿街乞讨的母亲某某某,

被贪官污吏打入牢狱进城上访的离休解放军……

为还助学贷款甘当富婆款姐性奴的大三学生……

被白条摊派压榨得走投无路千里寻夫的发廊打工妹……

为暖气上去一度开发商用铁棍击碎额骨伤绝无告的小区居民……

某某皱纹除去疲惫的,某某硅胶钻进乳房的,某某性欲缓释了胡同的,

某某自恋自淫的精子冲锋陷阵的,某某三期淋病的阳具不再勃起的,

某某的海狗鹿鞭和几粒伟哥的,某某日本人把河北女孩压在身底的,

某某中国的子夜流出地沟油,浸透某某铁杆洋奴的衣襟,

某某地铁口一个街角的黄赌毒,某某太阳正在升起,

某某的眼睛隔着泪水,映出某某的阳光灼烧的痕迹。





2007年6月17日


查看完整版本: [-- 弱者的尊严 — 徐伟诗歌5首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ode © 2003-08 PHPWind
Time 0.011415 second(s),query:3 Gzip enabled

You can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