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田汉:梅兰芳纪事诗(二十五首) --]

中国文革研究网 -> 时代歌谣 -> 田汉:梅兰芳纪事诗(二十五首)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wengeadmin 2007-08-09 01:03
田汉 (1961.09.10) 《人民日报》

8月30日早晨听广播,梅兰芳同志已葬香山附近的万花山,我适在大连休养,没有能去送他,十分惆怅。曾写过十二首绝句寄剧本月刊,意有未尽,回忆生平,再成十三首,连前一并寄人民日报。兰芳同志一代巨匠,是中国人民的好儿子,他的死值得人们多方纪念他。这几首拙作就算我献给他墓上的花环吧。





风虎云龙各逸奇,蟹肥樽满识兄时。

解衣磅礴吴昌老,画到梅花雪里枝。

初识兰芳同志约在1922—1923年间上海的一次宴会上。在座的多五四运动名将如郭沫若同志等,也有几位名画家。时近冬初,记得吴昌硕老先生曾脱袍吮墨为兰芳同志作大幅梅花。



京国梨园数世家,敢于采撷到新花。

时装更有时人泪,肠断争传一缕麻。

兰芳同志出身梨园世家,习正工青衣,但在辛亥革命前后,受初期话剧影响,锐意改革,曾排演《孽海波澜》、《邓霞姑》、《一缕麻》、《童女斩蛇》等时装京剧。



工夫何止冶花衫,文武昆徽学习馋。

妃子弓腰争贵贱,洛神微步别仙凡。

兰芳同志青衣外兼习花旦、刀马旦,并把武生身段化入《天女散花》诸剧,后来又学会了许多昆腔戏,真可说集旦角艺术的大成。又钻研文学美术,更使他的艺术得以丰富和提高,其所创造的人物多高尚,超逸,不同凡响。



鲁迅忧疑岂偶然?半描宫阃半神仙。

终能打破破璃罩,国恨家仇入管弦。

兰芳同志的新剧一时主要描写仙女后妃,鲁迅曾提醒他:被士大夫的“玻璃罩”罩住的艺人们将同这个阶级一起灭亡。所幸兰芳同志善于不断吸取正确意见,在国难逐渐深重时期,演出了《木兰从军》、《梁红玉》、《生死恨》诸剧,表现了民族正义感情。



鼓吹万里待安排,新雅楼头举祝杯。

雪海征轮兄北去,南冠我却入秦淮。

1935年冬,兰芳同志拒绝日帝邀请,毅然由沪乘“北方号”苏轮经海参崴入苏联。张彭春教授同行,行前举酒南京路新雅三楼,商量如何对苏联人宣传中国戏。别后我被捕,押南京夫子庙附近伪宪兵司令部,狱中得闻梅剧团访苏成功。



写生全仗瘦腰肢,江上斜阳返棹迟。

都庆得亲真戏剧,宝刀渔笠杀家时。

兰芳同志访苏演出,给苏联戏剧界印象极深。名导演奥霍洛甫珂夫告诉我,他当时跟爱森斯坦一道看梅的《打渔杀家》时,爱森斯坦曾感叹地说:“我才看见了真正的戏剧!”



八载留须罢歌舞,坚贞几辈出伶官。

轻裘典去休相虑,傲骨从来耐岁寒。

日寇侵占中国时,梅兰芳、程砚秋、周信芳等同志表现得正义凛然。兰芳同志留须罢演,闭门谢客,八年之间以典质度日。



惨胜翻成大逆流,嶙峋风骨见梅欧。

倾谈尚忆思南路,事愈艰难气愈遒。

兰芳同志与欧阳予倩同志曾有“南欧北梅”之称。对日抗战中予倩同志在广西昭平敌后坚持工作,胜利后由桂归沪。兰芳同志在日寇投降后去须复演,但也不与国民党反动派合作,而同情党所领导的民主运动。蒋介石大举向解放区进攻时,我曾访马思南路寓,跟兰芳同志畅谈内外形势,兰芳同志倾向党,倾向进步,无所动摇。



复地翻天史例无,艺文作战召吾徒。

大河南北人如海,争看先生入首都。

1949年7月接近全国解放时,党召开第一次全国文代会,兰芳同志随上海代表入都,沿线人山人海,争看“梅兰芳上北京!”



尽道人间几度闻?工农百里听梅君。

正因亿万新观众,艺事于今倍馥芬。

1952年7月兰芳同志在北京劳动人民文化宫第一次大规模地为工农观众演出。观众四千多人有来自门头沟、琉璃河、长辛店的,适遇大雨,观众静观如故,使兰芳同志极受感动。其后他又在天津、上海、青岛、石家庄、鞍山和东北各地,多次以绝艺与工农见面。他在北京日报发表题为《劳动人民使我的艺术创造有了新的生命》的文章,并说他解放后几年的成就超过他以前的几十年。

十一

千百剧人朝鲜行,海山前线固长城。

几番风雨歌红玉,桴鼓真堪退敌兵。

1953年兰芳同志曾与周信芳、程砚秋、马连良等同志参加赴朝慰问,正规演出外,还曾冒着风雨为志愿军清唱,对士气鼓舞极大。

十二

绝技高风并足传,梅周同日举华筵。

人民隆重尊勋绩,劳动歌场五十年。

1955年4月党举行梅兰芳、周信芳舞台生活五十年纪念会。关于兰芳同志,由欧阳予倩同志作《真正的演员——美的创造者》的报告。兰芳同志自己也讲:“为着人民,为着祖国美好的未来,贡献出我们的一切!”后来他实践了他的话,把他的一切献给了党。

十三

隔海相钦技入神,却因患难倍相亲。

非关挂剑多清泪,三入瀛洲少故人。

兰芳同志曾于1919年和1924年两次到日本演出。1956年夏,又应《朝日新闻》邀请率领京剧代表团第三次访问日本。由于中国人民站起来了,访问演出收到极大的成功。但曾经与兰芳同志有过交谊的日本名伶们有些已经下世了。兰芳同志曾亲切地访问遗族,并赠送故人喜爱的礼物。

十四

重为芳邻歌醉酒,御杯宫袖寄深思。

梨园各有千年史,民族精华好护持。

第三次访日时,兰芳同志曾演《贵妃醉酒》诸剧,经过改进的京剧,一洗泥沙,更呈异彩,显示了舞台形象的高度统一。兰芳同志曾说:“日本人民是非常重视他们自己的民族遗产的,但是由于社会环境变动很大,他们在整理、改进及发展的工作上受到了限制。”(见《中日两国人民的深厚友谊》)这指腐朽的美国资产阶级文化和生活方式对日本的侵蚀,使许多日本人轻视自己的民族文化。

十五

艺院重过百感生,斯翁老眼品评精。

诗情画意输华剧,莫负东方学派名。

1957年兰芳同志参加中国劳动人民代表团,祝贺苏联十月革命四十周年,曾同看莫斯科艺术剧院等剧团名剧。一次欢迎席上,大导演某氏谈及斯坦尼斯拉夫斯基逝世前一月曾推荐大家注意中国戏,说“中国戏有充满诗意的、样式化了的现实主义”。斯氏所接触的最好的中国戏当然主要是梅兰芳的表演。兰芳同志对完成戏剧的中国学派或东方学派的号召,也抱有雄大的理想,赍志以殁,可惜之至!

十六

舞国歌场两大师,重逢都已鬓如丝。

艺人最重千金诺,燕市惊看吉赛儿。

兰芳同志与苏联芭蕾舞大师乌兰诺娃在莫斯科和北京曾两次见面,互相倾仰。1957年同访莫斯科,乌兰诺娃演出《红罂粟花》大舞剧后,接见我们于大剧院的一室。兰芳同志代表我们赠送礼物,并邀请她在我国国庆十周年时到北京演出。乌兰诺娃致了谢意,说她一定再到北京和中国人民一同庆贺这个伟大节日,但因她早已超过一般退休年龄,说:“芭蕾舞是一种残酷的艺术,到那时我能不能演出,可完全没有把握。”我们笑着鼓励她,说梅先生六十多了,还能演少女,她一定没有问题。乌兰诺娃也笑着说:“但愿如此。”后来她果然应邀再访北京,而且表演了有名的《吉赛儿》,充分发挥了她的生平妙技。

十七

演到佯狂赵女魂,万人如水不闻喧。

名山每看添生面,南海秋深访厦门。

1958年10月,兰芳同志参加了文艺界福建前线慰问团。因为包含了各种文艺部门,兰芳同志只带了《宇宙锋》一个戏,另由京剧院二团配演了《将相和》等。我陪着看了《宇宙锋》不下二十次,但梅先生每次都有新的创造,一点也不使人感到重复繁腻,这种精进不懈的精神真值得后辈学习。

十八

亲发加农意气豪,硝烟浓处卷狂涛。

先生歌后经三日,犹有余音绕战壕。

兰芳同志当时不顾劳苦、危险,深入最前沿炮垒、战壕中为战士们清唱,一如在朝鲜战场那样。某夜兰芳同志并亲装炮弹向金门发炮。

十九

蛾眉垂老请长缨,鼓角声中捧印行。

岂止桂英肝胆烈,安危处处有先生。

兰芳同志有演《龙女牧羊》、《女娲补天》的计划,前者甚至都拟好了唱腔,可惜没有实现。1959年他把豫剧《穆桂英挂帅》京剧化,对这位垂老请缨的女英雄形象,有更深刻精到的刻划,这也就成了他的最后

的大作了。

二十

桃李芳菲满天下,承传衣钵竟何如?

勤修苦练亲群众,更学先生爱读书。

梅家子弟,葆yuè@①、葆玖能世其业,戏曲界梅门弟子甚多,对认真学习的,兰芳同志无不尽心教诲。兰芳同志有一篇文章教人“要善于辨别精、粗、美、恶”,说这是关系演员们一生成败的问题。又说:“我个人的体会:不论演员或剧作者都必须努力开展自己的眼界。除了多看、多学、多读,还可以在戏曲范围之外,去接触各种艺术品和大自然的美景,来多方面培养自己的艺术水平,才不致因孤陋寡闻而不辨精、粗、美、恶,在工作中形成保守和粗暴。”

二十一

梦里天山山下过,壮心如火病难磨。

晨来对镜惊消瘦,欲写丰容可奈何。

梅剧团有访问新疆之约,及因病不能实现,兰芳同志十分焦急。总理去探视时,兰芳同志也曾提及此事,总理劝他静养。但兰芳同志按捺不住他的雄心壮志和强烈的责任感,病中对镜刮须,曾叹息着说:“瘦多了,将来怎么扮戏呀!”

二十二

巧玲慷慨曾焚券,兄更英年识苦酸。

几度病床怀旧友,念他年老上台难。

兰芳同志祖父梅巧玲曾焚债券,恤人艰苦。兰芳同志有祖风,关心故旧,无所不至,对那些不能演戏的老演员总是多方照顾。

二十三

遗产如何别玉沙?爬搜端的赖专家。

洪深去后砚秋往,又对西风哭畹华。

查利·卓别林在巴黎看中国京剧代表团演出后,曾说:“三十年前看中国戏,觉得它珠玉与泥沙混杂,解放后的中国戏泥沙洗净,珠玉灿然夺目。”洪深同志与兰芳信芳两同志同年,1955年梅周纪念会后他们曾在北京饭店合演过《一捧雪》,周的陆炳,梅的雪艳,洪深去汤勤,引起大家很高兴趣。洪深不久即下世。

二十四

葆住青春五十年,最纵横处最精严。

人生有限艺无限,长把光芒照后贤。

兰芳同志八岁学戏,十一岁登台,艺术生活约五十五年,艺风愈老愈臻精美,从无衰退现象。

二十五

白马素车京外路,先生昨日葬香山。

万花如锦春莺啭,长伴歌声天地间。

8月29日兰芳同志灵榇移葬香山附近万花山。会葬者党、政、文化界同志生平亲友五百余人。〔9月1日于大连枫林街〕*

字库未存字注释:@①原字王加月


查看完整版本: [-- 田汉:梅兰芳纪事诗(二十五首)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ode © 2003-08 PHPWind
Time 0.007188 second(s),query:3 Gzip enabled

You can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