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周恩来在接见外地革命师生大会上的讲话 1966.11.27 --]

中国文革研究网 -> 文革文献 -> 周恩来在接见外地革命师生大会上的讲话 1966.11.27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玉岭 2005-08-11 16:27
周恩来在接见外地革命师生大会上的讲话


周恩来

1966.11.27

〖时间:下午 4 : 10 至 6 : 30 ,地点:人民大会堂。〗

同学们,红卫兵战士们,同志们:

我首先代表毛主席和他的亲密战友林彪副主席、(热烈鼓掌)代表党中央和国务院(热烈鼓掌)向你们问好!(长时间热烈鼓掌,呼口号)现在让我向你们致以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敬礼!(鼓掌,呼口号)另外,你们是等了很久的,希望党中央、国务院、文革小组领导同志来接见,我们不太可能一个个接见,采取集体的办法,今天能来的,都来了,我现在介绍一下:陶铸、叶剑英、康生、陈毅、李先念、谭震林、谢富治、张春桥、王力、刘宁一、曹轶欧、谢镗忠、戚本禹、穆欣、姚文元、唐平铸、汪东兴、周荣鑫、童小鹏等同志。都是你们点名要找的,还有几位同志,象陈伯达同志很想来,但这几天接见,很累,不能来,让我向你们道歉。(鼓掌)江青同志也一样,几天接见,很累,不能来,让我向你们道歉。(鼓掌)还有一位文革副组长刘志坚,向你们请假,凡是能来的,都动员来了(长时间热烈鼓掌。)

现在我同大家讲讲毛主席和党中央已经决定了的一些方针政策上的问题,还没有决定的呢,我也给大家作个交待,至于你们来访问,来请愿,来上诉,提出的一些具体问题,在方针政策中一些原则性的问题已经有了规定的,我们相信同志们会在本地的斗争中得到解决,至于还有许多带地方性的一些具体问题,一般的说:通过依靠你们自己在斗争的实践当中,就地与当地的党政机关协商解决,不可能一件一件地都由中央代替地方同你们直接解决。我想请你们设想一下,就拿这个学校方面来说,因为今天参加的绝大多数主要的都是学校的代表,全国的学校,比方每天一件大事,大学几百所,中学就更多,几千所,那么都要派人,派代表到中央来解决,设想一下,那我们在座的同志只能天天作接待,天天接见,天天协商,也不可能排得下来。所以一般的各个学校出的事情,如果都派人到中央来解决,不仅使中央,我们的工作陷于被动,没有时间,在毛主席亲自领导下,林副主席帮助下,我们好好地来进行这次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典型的调查,实事地总结经验,掌握好方针政策,并且也解决不好你们从各地方提出来的具体问题,因为我们不可能在地方性的各个具体问题弄得清楚,解决得当,并且这样做也不合乎毛泽东思想的领导方法和工作方法。当然,也不是说任何具体问题都不替你们解决,凡是能够在中央解决的,我们有把握解决的,而不至于回到地方行不通的,特别是你们这一次等了很久的时间,我们一定要帮助你们解决,这是我对今天要求大家来首先要告诉大家的,这是开场白嘛!可能这样说对你们不会完全满意,方针政策讲了,具体问题不解决,那么怎么办呢?我刚才说清楚了,有了方针政策的一些大道理,我们就会回去依靠自己的力量,像十六条那样说了,毛主席这样说,依靠自己教育自己、依靠自己解放自己。根据我已经交待了,凡是能够解决的,我们决不推托,和我们在座的中央政治局的同志,中央政治局常委的同志,军事委员会的副主席,国务院的副总理,中央文革小组的各位同志,还有中共中央办公厅跟国务院秘书厅来分别接洽,求得能够解决的问题一定要去解决。还有,除去各学校来的代表和同学以外,现在在北京的还有不少工厂的代表,现在由我们全国总工会、党中央和书记处书记刘宁一同志负责,另外组织一个接待机构,同他们接洽,也是按照刚才说的这样的原则,分别的接洽,也准备开这样的会,向他们讲一讲方针政策的问题。好,我现在给大家谈谈以下几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讲一讲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目前形势。我们说现在的形势大好,我想把陈伯达同志在今年十月十六日在中央工作会议上一段讲话念一念,这个是最后的发给我们党内的干部的稿子,不是外面转抄的草稿,他这样说:“无产阶级革命路线取得很大胜利,资产阶级反对革命路线宣告失败。形势大好的基本特点是:广大群众真正发动起来了。八月十八日,毛主席同林彪同志说:“这个运动规模很大,确实把群众发动起来了,对全国人民的思想革命化有很大的意义。”毛主席三次(现在说已经是八次了)在天安门接见群众和国庆节的检阅,群众规模之大,声势之盛,在中国,在世界,都是史无前例的。毛主席同那么多的群众见面,亲自到群众中去,同群众在一起,说明了他总是信任群众,同群众共呼吸、同命运,给全党同志树立了最光辉的榜样。

同志们要晓得什么是真正的无产阶级革命家吗?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毛主席就在我们身边,我们要向他学习、学习、再学习。两个多月以来,就是从党的八届十一中全会关于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决定发表以来,广大群众得到了战斗的思想武器,对毛主席关于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思想更加了解,斗志更加昂扬,运动更深入,更广阔,更健康的发展,文化大革命把学习毛主席著作的群众运动推向新的高潮,伟大红卫兵运动震动了整个社会而且震动了全世界。红卫兵运动的战果辉煌,可以无愧地说,整个文化革命运动比巴黎公社,比十月革命,比中国历来几次大革命的群众运动都来得更深刻,更汹涌澎湃。这是国际上更高阶段的无产阶级革命运动。这个运动引起全世界革命人民的欢呼和支持,同时激起全世界帝国主义者和现代修正主义者的恐惧、痛恨和忧虑,而且庸人为之目瞪口呆。”这是伯达同志的一段报告。现在全国来京的革命师生,截止到昨天已经接近一千万,而八次经过伟大领袖毛主席和他的亲密战友林彪同志以及其他的领导同志接见的,已经达一千一百万人(鼓掌),这就是说,包括北京的革命师生,也包括北京的工作人员和解放军的指战员,政治工作人员。今天这种形式的接见告一段落,今天《人民日报》已经宣布了,这是明年春暖以前的最后一次接见了,这次接见总结了我们对三个多月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运动正如伯达同志所说的汹涌澎湃的形势,但今年暂时停止免费乘车、乘船、乘公共汽车到北京来串联,等待明年春暖以后我们再继续组织没有来过北京的、没有见过毛主席的大、中学校的革命师生,进行免费乘车的革命串联。现在正是寒冬的时候,我们跟着就要进行革命师生全程徒步大串联的试点,也就是从头到尾都是步行串联,不乘车,不乘火车、汽车,不坐轮船,进行这样的全程徒步的串联。今年作试点,明年春天将在全国来推广。

我们现在看,伯达同志的那个报告已有一个多月了,就是说,现在文化大革命进行半年多了,从五月十六日算起。从十一中全会以后的公开发表的文件算起,也是三个多月了。我们可以说,现在这个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形势发展,正在大、中城市推广到小城市,由大、中学校影响到小学校,由学校推向工厂,由城市影响到农村,由党政领导机关推向一些业务机关,由上级影响到下级,这种形势确实是大好,这是一种大好形势中的大势所趋,不可阻挡。所以,我们就必须认识,要在势不可挡的形势当中,要采取因势利导的积极方针,不能采取违反运动趋势的消极方针,譬如说,堵呀!挡呀!割断!这些办法不行,也就是我们对目前形势的那么一个看法。

第二个问题,谈谈两条路线的斗争。我先念一段陈伯达同志在同一个报告中的几段话:“在这样大好形势下,资产阶级反对革命的路线会自然消失吗?不!他并不会自然消失。毛主席在十一中全会闭幕会上就已经警告我们:“决不要以为,决定上写了,所有的党委,所有的同志就会实行,总有一小部分人不愿实行”。事实的发展完全证明了主席的预见。

党关于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决定的十六条,纠正了前一阶段的错误路线,即资产阶级路线。但是错误的路线又以另外的形式出现。无产阶级的革命路线与资产阶级反对革命路线的斗争,还是很尖锐,很复杂的。”这是伯达同志在两条路线的继续斗争中首先说的一段话。

确实如此,我们全国革命的师生和红卫兵,首先是革命的左派,响应毛主席和党的号召,坚决进行两条路线的斗争,批判执行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某些领导机关、某些领导同志,这是做得对。中央、党中央支持你们(鼓掌,呼口号)。我们要告诉你们,在进行两条路线斗争的继续当中,要区别两类性质的矛盾。我们说,犯路线错误的同志,一般的说是人民内部的矛盾,我们应该用内部矛盾处理的方法来解决,来批判。只有坚持不改这个反动路线,或者本来就是反党、反社会主义、反毛泽东思想的三反分子,或者是两面派表面上做的好像站在党中央毛主席的路线一边,讲革命的话,也做一些革命的事,可是背后搞阴谋,搞破坏,像你们已经知道的北京前市委的彭真集团那样,就是两面派的。而这样的,那就是超过人民内部矛盾啦,转化为敌我矛盾。或者本来就是属于敌我矛盾的。我们进行两条路线斗争的时候,要认真地调查和研究材料,核对材料,区别两类矛盾。现在各地方正在开党的三级干部会议,来传达十月中央工作会议,以及决定的文件报告,这些,党中央曾经发过通知,通过各中央局,各省、市党委,自治区党委转告你们。我们希望你们让他们由我们党的省、地、县三级干部把传达会议开好,讨论好,把思想搞通,以便通过必要的检查和应该交代的问题的检讨,和你们一道来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继续进行下去。因为这样,这就希望你们在他们开会的时候,不要冲进他们的会场,使他们会议开不成。也不要要求参加这些三级干部会议的人,都停下会议来,全部出来检讨。最好是能等会议开完了,党的三级干部省、地、县三级干部思想通了,就会对转到一些问题交待,就会更好一些,我们希望你们不要派代表参加党的省、地、县的三级干部会议,因为是党的会议,有些问题需要先经过他们酝酿讨论、认识,能够得到比较一致的结论,能使全盘工作最好的进行,而不是只限于跟你们打交道。所以能够在会议期间,各地方学校代表或者全体的革命的师生,革命的左派要提些问题来质问、调查,可以由各地方负责同志离开会场,到会外与你们接洽。另一方面你们也可以对省的领导或者少数领导同志提意见,送大字报,要求答复。这种希望也表示我们希望在全国二十八个省市区域能够认真地把党的十一中全会的文件、决议、毛主席、林彪副主席的讲话、许多同志的报告文件认真地讨论好。思想搞通了,这样更会有利各地方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继续进行,也同样的可以会同你们在一起去帮助那些少数犯错误路线的领导或者少数领导同志能够在会后改正他的错误,承认、认识和改正他的错误。这也是一种考验吗!因为这个问题,党的十一中全会刚开过以后,八月中各地的省市委同志回到本地还没能够传达,我们红卫兵的小将们已经冲到各个地方去了,那个冲击就使各级党的领导,对这个十一中全会传达也来不及深入学习和讨论。当然这个责任在他们自己啦。为什么我们十一中全会的精神,全国的革命师生和红卫兵小将们能够领会,为什么党的各级领导不能完全领会或者很不领会,很不理解!作一个对比,就说明各级领导对以中央毛主席为代表这条无产阶级革命路线就没有很好的学习,没有很好的领会,对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运动根本没有很好理解,所以就在行动上、在言论上有抵触,碰到我们红卫兵的运动起来以后,一冲击,就接受不了。也说明对我们领导的一个考验。

康生同志有事,他先告退。(康生同志插话:对不住呀,我要接见一个外宾,新西兰党的负责人要与我谈文化大革命问题,我到那里去串联去了啊。鼓掌。)

所以这一次传达中央工作会议,我们最希望能够帮助他们搞得更好一些,学习得更好一些,传达得更好一些,讨论得更好一些。所以今天我们向你们提出希望,希望你们打电话回去,帮助党中央解决这个困难。这是讲到我们怎么帮助党的省、市、自治区党委和他的下级党委来认真地执行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问题。

那么在学校里呢?也有路线斗争,两条路线的斗争,这个斗争的矛头应该指向过去的、学校的党的领导和原来的工作组,而不应该指向同学和群众(鼓掌)。至于在学生和群众当中,你们应该加强在革命左派当中学习,很好地学习毛主席著作,好好学习党的政策,来坚持提高自己认识水平,来坚持斗争的原则,讲究运用斗争策略,这样就能巩固和扩大左派的队伍,这样也就能够争取、教育和团结中间派的队伍,争取、教育和团结绝大多数的保守派。即使在同学和群众当中经过长期斗争后证明有几个少数的右派分子,也如同十六条中所规定的,也要等到运动后期酌情处理。而在运动中间呢,我们还应该做工作,教育他们,接受改造。总之,我们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运动中,总要动员全体同学和群众来接受这个锻炼。毛主席告诉我们,在游泳中学游泳,在斗争中学斗争,我们就要把每个人都放在这次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洪流中来锻炼自己,包括我们坐在台上的每个人都在内。(鼓掌)因为革命的学生都是青年,因为一般的来说,大学生都没超过三十岁嘛!将来我们教育学制改变以后,年龄会更低一点嘛,所以在我们青年这个时代,我们会懂得,我们的思潮是起伏不定的,变化比较多的,需要经过多次的摸索、反复、实践,才能使自己的认识逐步地树立起来。因为这样,所以在革命的青年学生中所组织的一些革命团体,派别就比较多,时分时合,各种政治倾向有变的比较多,这是我们可以理解的。我们都是从青年过来的,当我们在青年的时候,比起你们现在情况来,我们那时比你们幼稚得多,落后得多了。当然时代不同了。但是,我们既然生长在毛泽东时代,生活在我们无产阶级专政国家里得到这么大的民主和自由,那么就应该好好的运用你们青年革命时代的光阴,尤其是在宣布了放假一年(鼓掌),你们更应该把光阴看得宝贵,如何来运用得好,锻炼得好。所以我们希望你们好好的学习毛主席的著作,好好学习党的政策和代表党的呼声的我们的《人民日报》和《解放军报》的社论。好好地去到社会,接触社会,以阶级斗争为纲来进行调查研究,向工农兵的广大群众学习。这才是真正的按照林彪同志所说的吃透两头,上边请教于毛主席,学好毛主席著作、毛泽东思想;下边向广大的工农兵学习,深入群众,深入实际,从斗争实践中来锻炼自己。只有这样子吃透两头,那么自己的进步才能有希望,自己在路线斗争中才能提高思想水平、政治水平。我们希望你们在两条路线的斗争中不要去抓枝节问题,要抓大关紧要的问题,十六条指出的已经很清楚。不要去调查生活小事,要调查研究政治生活中的大关紧要问题。

要研究正式文件,如刚才所说党中央的决定,负责同志讲话,我们报纸的社论;不要去相信传说,因为传说不完全靠得住的,如常常有断章取义的传说,失掉原来的本意了。也不随便传抄不正式的文件,没有正式发表的文件,比如我刚才念的,陈伯达同志的讲话,就是正式的文本,我正式的念,读了两段全文,而在这以前,在北京街道上转抄的,不是正式传出去的,里头有不准确的地方,不仅这是对文件的传达不利罗,因为这两个文本不同了,而且也是对陈伯达同志,我们中央文化革命小组的,我们政治局常委陈伯达同志不尊重。

同样的,对主席、林副主席他们的讲话,他们的文稿,也要根据正式的机关发表的文件作准,不能根据传抄所述。我就常常收到这样的,说主席有什么诗稿,要我证明那是真的是假的。我不能够回答,因为不是报纸上,我们《人民日报》、《解放军报》不是新华社或者人民出版社正式出版的,我们不能负责回答。尤其是主席的声音,不仅影响全中国人民,世界革命人民也是洗耳恭听的,要听这呼声的。我们传错了,一字的传错都会影响不仅是中国,会影响世界的革命运动。所以我们革命的青年同学们,红卫兵战士们,你们不是听毛主席的话,要关心国家大事吗!同样要心怀祖国,放眼世界嘛!要关心世界大事嘛!传错了主席一句话,影响就很大,我们应该把这个革命的责任负担起来,不可疏忽。

总之,我们进行路线的斗争中,我们要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要按照主席的指示,树立我们进行路线斗争的正确的作风。因为,好的作风不容易。正是因为这样,所以在这次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当中,暴露出我们某些党的领导机关,某些党的领导同志,不仅在政治路线上犯了错误,就是在思想作风上,也是不符合毛主席的思想作风的。而这种不符合毛泽东思想作风的、错误的思想作风,在我们党内,有它一定社会基础。据说,在一些地方作风不正。正是因为这样,所以毛主席就亲自领导和发动这场史无前例、汹涌澎湃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首先在教育、文化机关单位和党政领导机关中进行。正因为这样,所以我们革命的青年要在我们青年参加这个政治斗争中就要树立一个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的好的作风。这一点,你们继续保持下去的话,将来你们会看到有深远的影响。这对于挖掉修正主义的根子,要起很重要的作用。

第三个问题,我谈一谈平反和档案材料的问题。最近,中央又发了一个补充规定,这个大家在北京都看到了,那是十一月十六日中央关于处理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档案材料问题的补充规定。这个规定传达还不久,现在还不能说这规定执行的情况,因为仅仅开始,并且因为各学校的革命师生出外串联,多数还没回来,现在仅是开始纷纷的从外地归回本地。比如北京,从十一月二十一号以后,回到学校的人就渐渐多起来了。同样的,在外地串联的外地革命师生也逐渐的要回到本地去了,所以这个问题,总要在十二月能够得到更好的解决。我们希望是这样,也希望在北京这个地方树立一两个典型,把这个平反的工作总结。过去学校党委或者前工作组执行资产阶级反动路线,错误地整了一些同学,整了一些革命师生,把这些坚持正确意见的、提出工作组错误的一些革命师生打成“反革命分子”、“右派分子”等等,虽然过去撤工作组的时候,在各校不同的情况下,有做的比较好一点的,有做的不够的,宣布一律平反了。但是从现在的要求看来,做得还是不够彻底。所以现在党中央又发一个补充规定,宣布凡是这些错打的,一律无效,宣布一律平反,恢复这些革命的积极分子左派的名誉!(鼓掌、呼口号)应该说事实是走在前头的,你们已经在这么半年的斗争中,证明你们是革命的,是左派,你们自己已通过你们的实际斗争和坚持原则来证明了,中央只是现在把这个客观的事实正式的加以肯定。所以,主要的还是依靠你们自己,恢复自己的不应该受的侮辱,因为都是外加的错误的嘛,是不公的嘛!你们自己斗争,已经把你们自己解放了。首先要归功于你们自己的奋斗。关于档案材料就是更复杂了。现在各校的同学都还多数没回来,需要等待一个时候。但是在这个等待的时期,这个如同革命左派的同学说的首先要原工作组或者原校党委负起责来,把他所搞的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这一段时期中,从五月十六号以后有关的材料集中起来。上报的材料,由上级的党委集中,他自己的材料以及工作组员的日记等等,也都应当把它负责集中起来,交给学校的革委会或者筹委会。分散的要把它集中起来。所谓集中,就是要封存,并不是拿去公布,更不是拿去参观,而是把它安放封存起来,等待学校的各派学生,首先是左派学生,多数回来了,能够选出代表,上级党委要参加,来参加监督,来当面焚毁,就是说,把过去这段时期的档案,一烧了之!(掌声,高呼:毛主席万岁!)有同学说:这样不是把一部分可以作为批判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材料烧掉了吗?我们觉得不会的,因为原来的校党委,原来的工作组在学校里执行错误路线所犯的那些错误,在群众中是多数都知道了的。这种政治上的错误,那里学校很多同学都清楚的。现在经过革命左派的奋斗,把这事情搞得更清楚了。在这次十月一号林彪同志的讲话,跟着《人民日报》的社论,《红旗》杂志十三期、十四期两篇社论,阐明了这个两条路线斗争,就更加清楚的使这些大、中学校革命师生了解这个错误性质的严重,后果的严重。现在不仅革命左派已经能够公开的讲批判、揭露这些错误路线,就连过去偏于保守或者站在中间的,这些同学都逐渐地觉悟起来,认识受了这个错误路线的蒙蔽,跟着犯错误路线领导走了一段路,现在逐步觉醒起来了,这种现象是值得我们欢迎的(掌声)。所以可以说全国的各学校,首先是大专学院,同错误路线斗争的人,一天一天多起来了,这一点就是最有力的武器。因为人是决定因素嘛!人都觉悟了嘛!所以材料留下并没什么需要了,而且材料中比较严重的就是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初期。犯错误路线的阶段中,主观的、人为的错误把革命的同学和群众划为左、中、右排队,有的还搞了名单,有的还蒙蔽,欺骗了一部分同学检举另一部分同学。这些事情,都是错误的。如果把这些名单揭发出来,这个政策本身就是错误的。就是名字不宣布,只有好处,没有坏处。(鼓掌)好处就是说不致引起同学斗同学,群众斗群众,不至于增加同学和群众的互相对立。至于排队、搞名单、搞围攻、搞检举,这个政策本身就是错误的,受批判的。我们批判它的本身,不在于这个形式,有几个名字没几个名字,有名单没有名单没什么关系嘛!只要他排了队就是错的,因为不应该在群众中排队。所以我们觉得这部分材料,有部分好像增加了批判资产阶级反动路线资料,但更重要的是本身的问题,政策本身就错的就应该受批判,而材料公布了,反而有副作用。所以这件事情,请示中央、主席、林彪副主席还有中央常委,还有文革小组,我们再三考虑,最后大家共同认识,就是一烧了之为最好(掌声,高呼:毛主席万岁!)因为这样,就可以使我们思想引导到注意更大的问题上,本质的问题上去,把我们思想水平、政策水平提高了,也便于帮助和教育过去受蒙蔽的、受欺骗的、跟随错误路线的那些同学。便于我们教育他们,帮助他们。也便于保守派他们自己来共同学习。这个,我跟不少保守派也谈过这个问题,他们也愿意这样做,我们应该鼓励他们这样做。所以已经分散了的材料,譬如已经拿到革命左派手上的材料,除去他本人的由他本人处理以外,其他拿走的,或者分散了的,都应该最后三方面在一起把它集中起来,或者一烧了之。当然,首先原工作组要负起责任来,集中弄材料。对于犯这种错误路线的领导人,在学校来说,原来校党委领导人,原来的工作组某些领导人,除去极少的,一小撮的反党反社会主义反毛泽东思想的走资产阶级道路的人以外,一般的说,他们犯错误路线是人民内部矛盾,只要他们作了彻底的检讨,承认了错误,愿意痛改前非,我们应该按照毛主席的党内斗争,人民内部斗争的这个公式。它的方针是惩前毖后,治病救人,公式是团结,通过批判和斗争达到新的团结,我们应该学习这样的斗争方式。这才是从我们青年的时候,就学习了这样子的斗争方式,就会养成我们党内,我们国内,我们无产阶级专政之下的,健康的发展的大民主。

第四个问题,我谈一谈大民主。这是前一次林彪同志讲话提了的问题,就是十月十号。确实是如此,我们中国青年、广大的革命群众,首先是你们革命的师生、红卫兵,在无产阶级专政的保护下,在毛泽东时代得到这样的大民主,是史无前例的。我们想一下,哪个国家敢实行这样的大民主,哪个社会敢实行这样的大民主,资本主义国家更不可能,只有在毛泽东时代,在社会主义的中国有。“四大”:大鸣、大放、大字报、大辩论。大鸣,包括炮轰司令部,炮轰,当然我们要求有材料,轰谁,但轰错了,放几下空炮,这是不可免的,但不是我们所提倡的。大放,就是最大的依靠群众,信任群众,在革命中经受考验。 不仅有四大,现在还有群众创造出来的大串联。当然现在串联是主要的限于学校之间,各地的学校之间,大、中学校之间。至于,在其它方面如何进行串联、进行接触,那还有待于新的规定。就是这个大鸣、大放、大字报、大辩论、大串联,这是一个很大的民主。那么另一方面,宪法上给的自由呢,差不多现在都实现了。全体公民都有权享受言论自由、出版自由、集会自由、结社自由、游行自由、示威自由。这些权利都享受了,并且比宪法上还超过了。毛主席给我们放假闹革命,(鼓掌,高呼毛主席万岁!)所以这样的时代那是跟我们那个时代真是不同了。现在你们只有三个多月,一千一百万的革命的师生和革命的人民,走过天安门接受毛主席的检阅。回想五十年前左右我们在那个反动统治下,那是怎么闹革命呢?那时到天安门也来过,新华门也到过,那就得捉起来,坐班房。完全相反了嘛。就拿这个新旧对比,我们看到你们得到这么大的自由,说明我们就懂得时代的伟大,也就得更加同情你们。因为我们从那时代过来的嘛。现在你们处在这样青年的朝气勃勃的时候,应该给你们这个所有的权利锻炼你们,考验你们。但是这个地方,我们应该说有这么大的民主自由权利。那是不是没有限度呢?那也不是。按照毛主席的教导,你们不信来读一读语录 219 页,毛主席说:(大家齐声念:“在人民内部,民主是对集中而言,自由是对纪律而言。这些都是一个统一体的两个矛盾着的侧面,它们是矛盾的,又是统一的,我们不应当片面地强调某一个侧面而否定另一个侧面。在人民内部,不可以没有自由,也不可以没有纪律;不可以没有民主,也不可以没有集中。这个民主和集中的统一,自由和纪律的统一,就是我们的民主集中制。在这个制度下,人民享受着广泛的民主和自由;同时又必须用社会主义的纪律约束自己。”)

所以,我们要谈的大民主,就是要把这个民主、自由作一个重要的侧面,就是集中,守纪律。因为,我们如果没有我们伟大的党、伟大的毛主席,我们没有这样的无产阶级专政的国家,我们怎么会得来这样大的民主和自由呢?这一点只要想一想就很清楚了。几百万人游行受检阅,一下就实现了,一下就组织起来了。也就是说,我们中国共产党在毛主席领导下,中国人民在毛主席领导下得到的这样大的民主和自由,那么我们就应该很珍视这个集中,民主集中制的集中方面。自由和纪律的纪律方面,就是说要尊重毛主席所规定的政策和毛主席的最高指示,要重视我们党和国家的纪律。因为这样,才能有我们的民主和自由,才能得到保护,才能得到指导。

全中国那么一小撮的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或者说那一些很少部分的反革命分子,反动的资产阶级,没有改造好的地、富、反、坏、右分子,只不过是一小撮人,在我们广大的人民动员起来监督之下,在毛主席的威望和领导之下,在我们无产阶级专政保护之下,他们不敢公然的为非作歹,所以我们才能够放手发动群众,越是放手发动群众才能更加保卫住专政。就这几点上,我们必须给同学们讲清楚。最近中央批转各地一个重要通告,就是要保护我们革命人民的民主和自由的。这个指示,有个地方说这是棵大毒草,那是误会了。根据北京市的重要通告,是由中央文革小组提出,经过毛主席和党中央批准转发给各地。(鼓掌,呼口号)这个重要通告上说,任何厂矿、学校、机关和其它单位,都不许私设拘留所,私设公堂 ` ,私自抓人拷打。这样做是违犯国家的法律和党的纪律。如果有人在幕前或者幕后指挥这样做,必须受到国法和党纪的严厉处分!(鼓掌)从今天起(在北京也就是从十一月十八日起,在各地方,也就是那个地方的省、市、自治区党委宣布那一天起),如果再犯以上罪行的要立即处理。这一个重要通告,我们应该认识,它是保护革命群众的。(鼓掌,欢呼)由于我们在毛主席领导的无产阶级专政的社会主义中国,才得到这样大的民主,大的自由。那么坏人怎么来破坏?或者有些不执行党和国家政策的人物来破坏?而我们这个重要通告的主要的矛头是指破坏党的政策的那些事情。譬如说,过去在派工作组那个错误路线的时候,曾经把左派的学生拘禁起来。这是错的了,这就是受了损失的了。那么,现在我们就不去说他们的,因为它已经是错的嘛,我们批判了。但是现在呢,是不是还有呢?据我们查,还有些地方党委领导的人做这样的事情,那我们就严密地限制了,一般的情况下,正是因为这种原因,这就影响了有一些厂矿的某一个派,工人的派别,或在学校里的某一部分的红卫兵,他因为由于过去的那种受到打击的,那种气愤,他想照样来做一下子。这样子呢,就把专政的权力给代替起来了。这种专政的权力应该是集中的,才能保护大家,一分散了,那么就会使这个专政的权力无法能够统一地实施了。所以这样的现象我们也是劝同学们,不要因为一时的愤激,一时的由过去受的压力,一种革命的激情所推动,做错了事。所以凡是同学们、工友们再这样做,我们总是劝阻,由他们自觉地不采取这个办法。而我们这个批评的主要矛头就是对过去的学校当局,原工作组的他们那些做的不对所引起的后果,我们从这样来批评。但是现在呢,因为后果已经从十一中全会以后三个多月了,我们应当早一点把它肃清了。所以这种现象,我们要求大家支持党中央的这样一个决定,因为这样子只有好处。所以我们更好地来进行革命运动,发动群众,凡是属于专政的事情,还是我们信任、尊重专政机关来做。所以在这个问题上,我们特别要提醒大家,我们的国家在毛主席领导下,我们无产阶级专政这么巩固,靠什么?靠我们有一支毛主席亲自缔造的、林彪同志担着的、一支坚强的,以无产阶级政治挂帅,毛泽东思想为领导的中国人民解放军!(鼓掌,呼口号)所以我们应该按照毛主席的最高指示,没有武装力量,我们就没有一切嘛,我们的政权就是靠着我们人民的武装力量夺取过来的。从反动的统治阶级手里头建立起我们无产阶级专政的、人民的中国。我们应该尊重、爱护我们这支武装力量,所以对人民解放军应该尊重。即使人民解放军这样巩固坚强的部队,由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的部队,当然也不可能没有一点缺点。在领导中常常提醒我们,即使有,我们应该采取尊重他们、重视他们的办法,把我们的意见提给他们,不应该取对待其它的一种机关的办法,冲进去、不尊重他们,因为我们的民主自由靠他们保护嘛,而不仅保护我们国内治安,更重要的保护我们国防。因为有了这支力量,因为有广大人民的拥护,有毛主席领导,所以现在全世界以美国为首的帝国主义、以苏联领导集团为首的修正主义,对于我们根本不敢轻举妄动。(鼓掌,呼口号)其次是我们另一个专政工具,就是公安机关、法院、监狱,因为它是代表我们党和国家维持社会治安,镇压反革命分子的,镇压那些破坏分子。这一点我们也要给予他们以应有的尊重。当然,因为公安机关不象解放军那样子有一个长期的好的传统。确实过去,你们都知道的,彭真、罗瑞卿,这两个反党分子曾经施展过影响,所以中央也好,各地方也好是有些缺点,中央公安部我们已经在经过谢富治副总理同志,他是用了很大的力量,已经把中央公安部整理了,对北京市的公安局也进行改组了。但是不可能说,没有缺点,没有毛病,全国也是,因为在各地方发现公安、法院、监狱这些工作里头有毛病,有缺点,也应该采取对待解放军那样的态度,告诉我们,告诉各地党的领导。哪一些党的领导不听,可以找上级领导递交材料。对于这种专政机关,总是不要象对待其它学校机关似的,一下冲进去,还是尊重它应有的权力。而不是在人民中造成一个没有权力的印象,这就是需要大家共同爱护这个权力机关,这个专政的机关,有意见用大字报,用信件给我提出,我们中央负责解决的,因为我们也跟你们一样,关心两个专政机关的巩固。还有譬如在北京来说,《人民日报》,《解放军报还有其它中央批准的报纸、新华社、广播电台、电视台,这都是传达毛主席和党和国家的呼声的。我刚才说了,毛主席的声音,不仅全中国人民要听,全世界的革命人民都响往着北京,听北京的声音,因此这种宣传机关我们不要干扰它,这些机关如果在宣传上发生了错误,你们可以贴大字报,可以送信来纠正,我们来检查。但是呢,不要使它业务中断,因为报纸不能出版,或者广播中断,或者电视停播,这个会影响我们国家的信誉。如果发生错误,那就影响更大。所以我们欢迎你们来帮助我们来注意这些问题。但是不去干扰它的业务的秩序。我们提到这些问题的目的,就是说你们得到这么大的民主和自由,还应该集中的,应该讲纪律的。

你譬如说,昨天那样子的二百五十万革命群众接受毛主席的检阅,如果不是很有纪律的组织,怎么可能实现在一小时到二小时之间,稍微哪个地方组织不好,纪律讲的不好就会出现偏差。只有中国,只有毛主席领导的中国,才能这样做。你们在北京,从你们每个单位来说,你们确实等了很久。但是呢,你们想一想,譬如今天一百多个单位,我们只能用这集体的方式来跟你们讲方针政策的事,具体事呢,多数要靠你们自己回去斗争,部分的可以在这里给你们解决,这就必须按照民主集中制的程序来办事了。所以你们对于党的各级领导或者其它的领导提出意见,有的主张停止某几个领导同志的职权,停职反省,有的主张对某几个人罢官的。你们有权利提出,但是你总要允许各级党委特别是要党中央,要经过调查研究,全盘考虑,才能回答。不可能用限制几小时之内回答的办法来解决。因为这种最后通牒的方式,不是解决人民内部矛盾的办法,是解决敌我矛盾的办法。那就必须要有效。这显然不可能有效嘛!当着八月、九月北京许多的中学红卫兵我跟他们打过交道,我总劝他们不要用最后通牒的这个办法,除去的确是剥削阶级的那个四旧,而且是表面看得出的,譬如一个牌坊把它打倒,二个石狮子把它搬走,这个最后通牒有点效用,因为一搬就了事了。有些事情呢?你譬如说,这个政治上的问题,要做各种考虑,一时之间也不能解决,尤其是任命的这个人,那个人,称职不称职,罢官不罢官,这是各级党委首先是中央的权力,要考虑议定。根据毛主席的治病救人的方针,不仅是今天,将来你管事了,你们年岁大了,你们也学毛主席的方式。在现在中央不轻易赞成停职或者罢官,不是对某一个有什么偏爱,所以你们不应该这么设想。因为每一件事我们都要报告毛主席的,这样重大的事情,问题是全面分析,权衡利弊。所以要锻炼你们,你们将来长大了,你们管事了,也要学习这样的精神。错误是必须给予尖锐的批评,批评从严嘛,处理从宽嘛,你们知道这个事情。

第五个问题,谈谈组织问题:现在离开我们十六条的那个决定发表已经三个多月了。现在说明一件事情。由于学校里经过一个执行错误路线的时期,所以工作组撤退以后,有的学校里的革委会或者筹委会,多数都受原来工作组的影响,因此十六条上所希望的各个学校里边的文化革命委员会、文化革命小组、文化革命代表会,这个时候还没有完全组织起来,而一个时期所存在的各种的革命组织,这是一种不可避免的一个形势,这就是反映我刚才说的学生中的各种思潮,左中右的分化呀,或者变化呀,因此有左派的组织,中间的组织,保守组织,分了然后又更大的分化,又合了,这个时期还没结束,还可能继续一个时期,这个是不是不好呢?我们觉得不然,这就是一个锻炼青年的时候,志同道合的、观点相同的结合在一起,容易考验自己。大家来在各种观点上来较量,看看谁的对,只要是文斗,不是武斗,不是造成一种有成见的对立,而是一种意见上的交锋,思想上的交锋,只有好处,因为革命的真理越辩越明,有好处锻炼你们。不仅在学校内部如此,在社会上的斗、批、改,对于整个社会上破剥削阶级的四旧,立无产阶级的四新也要如此。所以我们赞成现在这个时期各种组织象雨后春笋的情况在这儿来发展,来考验。当然这个里头总要分化的,总要变化的。至于这些革命组织,有的是激进的左派,有的是保守的,是不是都经中央来批准呢?或者地方上党政机关批准呢?在我们看,那存在的客观的事实,你们组织起来了,也要按照革命的大前提,就是说,这种革命组织是不是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接受毛主席和党的领导,按照毛主席指示的方向走社会主义道路,按照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十六条的规定办事,做斗争的纲领。这种组织我们就应该承认它是革命组织,就是领导方向、纲领这都是合乎毛泽东思想的,我们都应该承认,不需要批准不批准。当然,相反的如果不是这样,是反党反社会主义反毛泽东思想的,那当然这种组织不能存在的,你们同学们,群众们,就要批驳它,打倒它的。所以在这种革命的学生组织中有先进的,有落后的,有激进的,保守的,有左的,有偏右的这是在组织的分化过程中,斗争的实践中,不可避免的,要经过锻炼,经过比赛,要经过较量,前进。我说的较量是讲的比观点呀。至于超过一个学校的全市的组织,恐怕到现在看起来也不可能是一种,譬如北京的大专院校就有三种组织,或许有更多的组织。中学就更多,有的是全市性的,有的是区域性的,这个都可以存在。至于现在是不是已经发展到成立全国性的组织,我们看现在还是串联的时代,还是串联的时期,还没有成熟到成立全国性的组织,因为全市性的组织也是部分的,不是象我们过去设想的全北京市的大专院校的革命师生代表会议和它的执行机构──革命委员会,还没到那个时候。有这一派的暂时的组织,譬如造反团,也有另外一派的暂时的组织。恐怕这样一种时期还要经过一段时间。所以不能够现在就有一派自命就是代表全市的,它要在斗争的实践中给群众来认识它,承认它,赞成它,成为他们的代表,这才有力量。大概关于学生的组织我们现在想比较沉着一点,就是仔细一点,更多的我们觉得不好提。至于学校里头的,原来设想的那样的全校的组织,那要由各个学校的革命师生自己奋斗,尤其在今年的免费乘火车串联的队伍回来以后,会出现一些典型的组织来做榜样。我们希望能够在今年冬天出现这样的典型。

在这个组织问题上,我们附带说一个问题,就是这一次我们根据红卫兵出现的时候就提倡大学解放军,刚才不是同学们也提出这个口号了吗?既然学解放军,既然如同林彪所说的,我们的红卫兵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坚强的后备力量,那么我们就要真正地学习解放军的政治训练、军事训练、文化教育,这样子就要有适合于解放军生活的组织。所以当着最后这一次二百多万人等待毛主席接见的时候,我们就派了解放军的同志,指战员同志,和政治工作人员,分到二百多万的外地的师生当中,大概你们看到的,你们里头有一部分参加了的。我们把他分班、分排、分连、分营、分团、分师组织起来,第一步呢,就是由解放军派了师部的,团部的,营部的工作人员,也派了连部的连长、指导员和排长,班长是留给同学们自己选出来的。这一次训练时间比较短,十天左右,但是成绩已经看的很鲜明。在二十五号那天,四五十万的部队路过天安门的时候,实际上只用了二个半钟头就走过了。因为加上休息等等,只用了四小时,这就看出来,有组织和没组织很大的不同。没有组织的时候,我们曾经在十一月十号那天嘛,从上午十点到下午六点走过天安门的也才七十多万,那是八小时,这个二小时半就接近五十万,就看出有组织跟无组织的不同,有军事训练跟没有军事训练的不同。所以在这一点,我们想把这个接待的工作今年告一段落以后,我们将向北京的中学来提议,向全国的中学来提议,来由解放军的派去指战员或政治工作人员的那些同志来帮助你们进行训练。(鼓掌,欢呼)学习解放军当然要跟你们商量了,看你们今天是赞成的样子,我们就准备。在我们中学首先倡议成立红卫兵的,清华附中是第一个组织红卫兵的。由中学到大学。我们既然叫红卫兵,就应该接受这样的解放军的训练。把我们组织起来,我们要学习政治,要学习军事,要学习文化,要学习组织,要学习我们的林彪同志经常提倡的三八作风,要学习我们解放军的三大纪律八项注意。这样子我们就能够有组织的生活了。中国的革命群众就是要组织起来才能更有力量。当然如果中学推行的好,大家赞成了,我们就会向大学推荐,这一点也希望大学同学你们好好地讨论。

第六个问题,我谈谈长征式的全程步行串联的问题。现在免费用火车、轮船、汽车运送全国大、中学校的革命师生进行串联,在今年告一段落,到明年春暖以后再组织。而在这个期中呢,我们转向徒步串联,今天《人民日报》的报导上已经写了这个,报导了这一个要求了。过去也宣传过,现在响应的数目也很大。现在在北京的响应的就差不多七百多个单位,人数也有相当大数目。我们现在打算在最近这期间腾出手来跟准备离开北京徒步回去的单位的代表座谈一次。大概有一百多个单位,我们准备在下个礼拜找个时间给你们座谈。然后具体规定了。大概有这以下几件事,应提醒大家。

1 .就是全程徒步串联的,最好是先短距离的试一试,然后再进行长距离的长征。因为我们现在不可能一切都准备好了再做。特别是青年同学们非常热情地要徒步回去,可以先做短距离的试验,做得通做不通,习惯不习惯,养成了习惯以后再进行;

2 .先在本省内进行,然后到外省去;

3 .先在交通要道上进行,不要先到偏僻的山区。在交通要道上居住的人很多,这样便于宣传毛泽东思想,物质供应也方便。有同学要求沿着三十年前我们长征时走过的老路去进行串联。这种志向雄伟的很,我们表示钦佩。但是那条路上有很多地方无人居住,没有人烟,这样宣传毛泽东思想、社会调查就无法进行了。所以不一定要爬雪山过草地。那里没有人烟嘛。说要锻炼艰苦,这在那都可以锻炼,北京冬天郊区也很冷,要爬山,西山也可以爬嘛。

4 .大家不要都集中目标向几个著名的地方,譬如说要到大寨去、要到大庆去、要到延安、要到井冈山、要到瑞金。大家都集中到那个地方,那个地方就招待不起了啊。还有韶山冲。现在大寨、韶山冲、延安都来电告急了,说人去的太多了。所以这一点呀,我们还需要进行有组织地布置。我现在只说这几点,提醒大家一下子,具体的我们另外单独找时间来座谈。

第七个问题,谈谈到北京来请愿的问题,因为我们理解,大家在本地你们所要解决的问题得不到解决。你们总是想到北京来直接找中央,并且可以见到毛主席。你们的心理我们完全懂得,但是同时我们要给你们声明,都来了我们也应付不了啦,你们可以会懂得,譬如我们在座的同志,我们都有很多业务要做的,不可能每天跟同学们打交道别的事情都不做了。我现在讲我这个嗓子就没法恢复,我就打交道打到现在四个月。因为我们也是从青年来的,见到你们总是容易热情起来,话越说越多,声音越说越大,但是结果呢,久而久之不行的。所以我们希望了解我们中央工作同志,特别中央文革小组同志,他们人很少,就是十多位同志,都找他们,他们也是忙不过来。所以我昨天晚上跟一个西南的学生代表团谈,我说啊,今天跟你们西南来的那个告状团七百位左右今天都见了面,那么昨天初步谈了话了,那么全体的人员呀大多数都可以回去,留下少数代表等待问题进一步地研究。现在知道的,那个西南那个学生的告状团一共有十六个单位,(原来知道是十一个,现在是十六个)十六个单位嘛,有的一个学校到现在只留下一个人。如果是每一个单位一个人,最多到三个人,那么也不过留下二、三十个人。等在这个地方再见见面,其它的六百多位同学都可以回去,因为斗争的总还是在本地嘛,你那个斗争的对象也在本地嘛,不是在北京嘛,所以,今天大家都见了,绝大多数同学都可以回去。如果原则解决了,全体都回去。(掌声)最后还有几个需要谈的留下极少数的代表,我个人的建议啊,就是每一个单位一个团体就从一个人到三个人就够了,最多留三个人,这样子我们接待工作也好接待,我们也可以跟你们接触。当然了,以后接触都是我们分开来接触了。我们都是集体的吗,每天我们要常见面,我们要商量事情嘛。这个不仅希望你们如此,希望你们回到各地方去,今天在座的有东北来的,有华北各省的,有西北的,有西南的,有东南的,有华东的,希望你们如此,也希望你们打电话回去也如此,以后我们便于接待,也便于接洽了。所以这一点是我们对你们的一个诚恳的要求。(掌声)

最后第八个问题,还有些问题,因为我们刚才说了,还没有成熟,所以我不能够提前答复。但是我可以把这个问题讲一讲,说一下子,大概有这么几个问题:

1 .一个是工厂。我们厂矿的怎么样进行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学生怎么跟工人联系,学习。这样一个问题我们正在起草一个文件。起草好了以后,还要到工厂里去跟他们讨论,跟工人代表讨论,他们是革命的主体,需要问他们去,然后才好做正式的文件。当然草案以后会给你们看到的。

2 .是农村怎么样进行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这一个问题也正放在我们的议事日程上了,还在研究;

3 .是县以下的中学。你们不少来自县以下的。这个县以下的中学,它一方面是中学,所以它跟大中城市中学有联系,另一方面它又是农村,工作是它的主要对象,它又跟农村有联系;所以县以下的中学的工作,如何进行文化大革命,这也需要作一个专题来研究;

4 .是小学的问题,现在小学有的开学了有的没开学。小学怎么样子把小学的教育制度、教学的方针、方法,教员队伍怎么改革,这一个问题我们还在研究,也要搞一个文件;

5 .就是半工半读的学校,我是跟不少半工半读的接触过,但是这一个问题比较复杂。我们现在还做分类地研究。当然,现在半工半读的学校,多数都是放假出来闹革命了,那么现在呢,要回到原地去了,可能他们要劳动学习了,或者在本地进行革命串联。究竟半工半读的学校跟学徒制的劳动怎么分开,怎么联系问题,这一个问题我们正在研究,这也要解决的;

6 .是 1965 年第一季度大专学校的学生因为一年的劳动的关系他已经分配到那个厂矿单位去了或者机关里去了,可是呢,他参加了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甚至有一部分人出来串联了,离开了这个工作岗位,如何解决,我们现在也要研究做一个规定。所以这六个问题或者还有其它都是我们要在最近的期间要回答的。当然还有另一个方面的问题,譬如社会政策统一战线方面,譬如对于政党罗,或者说民主党派罗,对于资产阶级罗,还有对民族政策罗,宗教政策等等罗。那也是要进行首先研究以后规定。因为这些问题都还没有讨论成熟,所以今天我不可能再继续讲了。总起来说,这是八个问题来跟大家谈一谈,这是作为对党的已经决定的方针政策的解释。

啊,补一个问题,本来倒忘了,戚本禹同志提出,就是同学们在北京提议要成立一个红卫兵的国际性组织,这个问题刚才我说到全国性还不成熟罗,国际性呢就更不成熟罗。你们在宣传只管宣传,究竟能不能成立红卫兵国际组织现在这个条件不具备,条件很差。尽管出现某几个国家对红卫兵很称赞,他称赞当然很好罗,如果真的实行,他们的那个制度,用得了用不了成问题啊;我举个例子来说,坦桑尼亚在民族主义国家中比较坚持反帝,它有一批海员的人到中国来参观,我们北京的红卫兵送给他们的红卫兵袖章,他们带回去了,经过埃塞俄比亚飞机场,那个海关要检查他的东西,他就说我们是红卫兵不许检查。当然人家不听他的罗,报上就登出来了,说中国的红卫兵已经传到非洲了,那么这几位朋友回到坦桑尼亚,他们要想做工作不容易,那个地方要破旧立新啊,问题那的确就是多罗,因为那个地方还是在民族主义阶段,连土地改革还未进行,这个距离就很大罗。这是一个,对我们是欢迎的,但他们那个地方是不能实现的,还没到实现的条件。还有第二种的,有的拉丁美洲的国家,有一个地方成立了红卫兵,写了一封信给我们北京红卫兵,说要成立国际组织。但是它啊,那个地方的红卫兵的组织情况有点复杂,因为它的反对的对象不是修字号共产党,而是反对马列主义的共产党,这个问题就复杂了,所以我们就不能够答复了。至于帝国主义国家,修正主义的领导的国家,那它不要我们这个红卫兵,而它更不会让你们去了。所以说现在成立红卫兵的国际组织条件不成熟。而且我们一个国家的红卫兵不能称是国际性组织嘛,也总得大家共同发起嘛,所以这件事情肯定条件还不成熟。因此我们说,你们的志向很大,将来总有一天会建立国际红卫兵的。(鼓掌)希望你们不要成立这个组织,因为我们是一个国家,我们不能自称嘛。我们这么一说就把他们吓住了,反而阻碍我们的工作宣传。今天我要向同学们讲清楚。另外的问题还有其他罗,另找有关的几位(转过来指陶铸等同志)给你们解释了。还有类似的组织问题很多,就是现在存在的以外的,还要不要另外成立组织。我们的意见是将来分批的座谈比较好,因为今天讲的主要对象是学生,还有工人其他等等就涉及了。

啊,陈毅同志啊,你讲讲好吗?(陈:不,你讲吧!)陈毅同志提议(热烈鼓掌),反修斗争,反对苏修为首修正主义的斗争也是我们革命学生要宣传的一项工作罗,那么我们总是与党中央的对外的政策配合得好,这总是希望不管在北京的在其他各地的凡是要进行反修斗争的工作,都要跟当地党委,管外事的同志商量商量。因为这个问题不是我们一方面,要牵涉多方面。例如说,我们北京成立的反修路,我们做了很大工作,北京女二中的同学工作做的很好,但是我们也是用了很大力量保护,防止他们挑衅啊。所以现在不是有些同学提倡要开反修大会,经过我们讨论以后,同学们也答应了也考虑了总的各个方面的问题啊,反帝反修因为是我们党的政策,每一个步骤毛主席掌握得非常之紧的,抓具体政策是抓得很紧的,因为表示我们革命的,举国上下革命人民是一致的行动,不给敌人以任何挑衅的机会,不给敌人任何可乘的机会,表示我们这个根本政策是全国革命人民一致的,这一点希望革命的师生注意这个问题,请示下我们管外事的机关,因为这些机关也是全国一致的。这个机关问题我也是刚讲的,不仅是两个专政的武装和公安机关,不仅是中央掌握宣传的机关,就是对外的外事机关,机要机关、中央的机要部门,还是需要同学们给予应有的尊重的。因为这些机关都是对外,这些机关都涉及最高机密要害,譬如人民大会堂,就是我们国家最高权力机关所在,我们对内对外的许多会议在这里开,我们就不能够随便出入了,我们就有一定的规定了,这样才能够维护自由嘛。党中央毛主席的政策来自这个地方,大家跟来讨论、来宣传、来讲解类似等等。啊,再补充几句。刚才陶铸同志说的就是工厂罗,工厂我们正在搞一个规定,过去曾经规定,在新的规定以前,旧的原来规定还一律适用。譬如到工厂里去,可以联络,可以彼此交换、交流经验,互相学习,但是呢,不要影响他们,中断他们生产,不要影响他们生产,这是有规定的,在新的规定没有出来,原有的规定就一律有效,在这补充说一点。陶铸同志是不是要讲啊?你们还有谁要讲啊?春桥?没啦,最后高呼:(口号略)

(华东工学院、西北工业大学等整理)


查看完整版本: [-- 周恩来在接见外地革命师生大会上的讲话 1966.11.27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ode © 2003-08 PHPWind
Time 0.010079 second(s),query:3 Gzip enabled

You can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