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新“某公三哭” --]

中国文革研究网 -> 时代歌谣 -> 新“某公三哭”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vonche 2007-10-28 00:12
新“某公三哭”
哭贪官

  我为你脑汁绞尽,讨好卖乖,讨你笑颜开。我为你强说最优、帕氏境界,卖掉祖宗牌。可怜我是非颠倒把相思害,才盼得一些钱儿来,又谁知命蹇事多乖。真奇怪,大学者,忘中庸,学老外,为啥中国不能把国资贱卖?互联网压根儿是我的灾。网民啊!教我三魂七魄飞天外。真是个如丧考妣,昏迷苫块,不知谁为你默哀,我内心向你膜拜。血泪儿染不红你的坟台,黄金儿还不尽我的理论债。我这一片痴情啊,且付与你的后来人,我这里打叠精神,再把中华卖。

哭富豪

  掐指儿日子才过一年整,谁料到贪官哭罢哭富翁,网民啊,你不知俺攀亲花力气,交友不便宜,下功夫两鬓斑白洋论里。说胡话万万千,一个字十元利。实指望有一天,有一天你争一口气。谁知道你啊你,灰溜溜跟着那警车去矣。教我暗地心惊,想到了自己。“人生有情泪沾臆”。不敢直说认识你,实痛心脾。而今而后真无计。收拾我的西洋歪理,鼓动你的侵吞猴戏,还可以合伙儿做一笔投机生意。你留下的破皮球,我将狠命地打气,伟大的、真挚的企业家,你且安居囹圄,看我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呜呼噫嘻。

哭新自由主义

  我正是新自由论的小老弟,游欧洲访美帝,谁知今日哭自己……说起也希奇,接二连三出问题。四顾知心余几个,身陷网民怒吼里!当年豪语惊天地,把口脏痰吐国资里。俺喜欢私有化是矣!笑眼儿望着被夺走的国资,嘶声儿喊着官员应取剩余,哪管穷人同根,相煎必须太急!分明是洋人标准,硬说他中华有疾。货色儿卖的虽然是旧东西,俺这里尚存一息,坚持洋西。同志们啊,还望努力打工,失学别泣。指挥棒儿全靠我、我、我,耍到底,不合国情自由主义!


http://red-e.narod.ru/gmwy/zwy.html

vonche 2007-10-28 00:16
新某公三哭


美丽剑锋 2007-02-11 22:15:02 发表于焦点房地产网-谈房论市-美丽园论坛

(之一)

一哭 不实收费输官司


我明着是管家护院,全心全意,玩命讨你笑颜开。
暗地里一定要强收强占,竭心尽力,为老板敛财。
水泵一组按三十套收费不怪,虚加电梯七部小小伎俩,任谁提出也坚决不改。
真奇怪,我管理,我当家,我号令,为啥业主也能选出组织来?
官司交锋十数起,我游刃有余,场场都是业主败阵我赢来。
都知道,胜诉全凭钱开路,厚厚的票子甩出万万千。
呜呀呀!怎奈业委会一出手,有钱的我竟会败下阵来。
老天啊!叫我三魂七魄飞天外!
真是个如丧考妣,喝他个一醉方休不想醒来。
协会、专家一召即来,无奈徒有其名,只会为我默哀。
强势自有强势的手段,官司赢了也叫你们原告高兴不了三十天。
为出我这一腔恶气,再强打精神,在美丽园掀起一股更大的风浪来。
履战履败,履败履战,俺再把风流卖!


(之二)

二哭 突然撤离断退路


掐指儿日子才不过六年几,怎料想仅剩突然撤离一步棋。
分化业主靠刺激,刺激不强前功弃,突然撤离效果好,激活特殊业主齐出力。
老天啊!你知俺交友不便宜!
六年少收多少利,如今不须再保密,召唤你们站出来,全靠我突然撤出去。
拆闸门,掐水电,卸大门,停电梯,“离”不惊人死不休,“撤”就撤他个惊天地。
妙招自有妙结果,上下左右其努力,眼见续聘又有戏。
罢免,续聘议题立,业主大会限日期,前后忙活三周许,又让我辈空欢喜。
而今后,真无计,收拾我的破烂家当,停止我的上诉猴戏。
呜呼!美丽园这块宝地啊,将离我远去。
感谢“监委会”的朋友信任,厚道的“志愿者”也夸我有信义。
我必须完成最后一笔投机生意,哪怕我的信誉彻底扫地。
把全部的物业用房,一鼓脑倒卖出去。
叫那些敢来投标的物业公司,吃住无房,方便无门,不足三个月就自己搬出去。
那时我再高跷二郎腿,让四面楚歌的美丽园原告,请求我的原谅和表示他们的敬意。

(之三)

三哭 《魂断美丽园》


我好比人们常说的王小二,哭前年,哭去年,今年竟不让我哭到年根底。
老天啊!市场化运作费心机,老板交给我的交椅,怎么就不明不白翻到阴沟里。
辜负了我许多的锦囊妙计,送出的百十万金。
许多事还没来得及,罢免业委会,续聘永驻戏,“监委会”要扶正,物业用房要全部转移。
实指望,过一年,捞一批,算盘错不了千分一。
哪料到,牛皮吹露了底,突然撤离断了生机。
记者,媒体的跟踪报道,让我没了退路,在全国声名狼藉。
这真是从哪儿说起啊,从哪儿说起。
说起投票也希奇,接二连三出问题,做假证被逮,冒充业主心又虚。
我们组织吹嘘的欢迎政府介入监督,反而让我自己无可乘之机。
俺算是休矣啊休矣!泪眼望着取下公司牌匾的墙壁,嘶声儿喊着曾经为我撑腰的老弟。
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为什么见我被撵出大门还欢天喜地?
幸亏老板又开了新盘,地处津门福地,让我生存无虞。
美丽园,伤心地,教训深,入心底,惜别块这曾经叫我魂牵梦绕的园区,泪眼迷离。
从今后,水泵电梯要数清,敛财宗旨是坚决不会动摇,计费方式必须应变随机。
同志啊!努力加餐,加餐努力!身为瘟名全国的物业公司,与更多的业委会和业主的斗智斗勇,将是我终生的“神圣使命”,奋斗到最后一息。

vonche 2007-10-28 00:32
新 某 公 三 哭 (外一首)

●韩 义


上世纪60年代,赵朴初先生发表散曲《某公三哭》,轰动一时,至今记忆犹新。近读《反腐利剑,挑落十大贪官》报道,感触颇深,遂仿朴老体例,制是曲。

一、哭祖宗〔秃厮儿带过哭相思〕

  我为您耗费积蓄,殚精竭虑,重把坟茔砌。我为您扩张墓地,新修坦路,又把巨碑立。都说我祖坟好风水全占据,出几个高官没问题,想起来也曾经真得意。乡书记,不用提,县书记、市书记、加上老疙瘩我是个省书记,数起来也真叫人来眼气。谁知道,茔地还是那个老茔地,却如今失了风水,断了青气。三个哥哥全舞弊,小老弟变本加厉。祖宗啊怎不护庇您的后嗣,危难时授一条金蝉脱壳计。往日风光成乌有,千秋遗憾令人悲泣。老祖宗啊老祖宗,今后谁来祭?



二、哭老妻〔哭皇天带过乌夜啼〕

  实指望青云直上可永日,哪成想离却桩萱别老妻。为了你,使出浑身解数与气力:儿子去悉尼,半年里花掉千万人民币,说读本再考研,实走私真牟利,女儿公款炒股,轻松地赚钱超一亿。“聪明的”你呀你,多少次背着我把条子批,所有这些勾当,我全默许。往事只能成追忆,咱俩是鼷鼹同穴,一窝子臭气。拔出萝卜带出泥,归终都不是好东西。赃款全由你来藏匿,“双规”之后还让儿女四处通关系。你这点儿馊主意,结果是四下碰壁。罪过呀!相依为命老妻,一切全都别提。今已家破人亡,子散亲离,来生再聚。



三、哭自己〔哭途穷〕

  孤好比明朝末年的崇祯帝,哭祖宗、哭妻室,如今轮到哭自己。上帝啊!俺费了半生心机,才爬上这把金交椅,怎成想一时间关进牢笼里。惨哉悲矣!白费了百万贿金,一锦囊妙计。诸多往事值得从头忆:学历虽然较低,却也干出政绩,当年工作不知疲,也曾是廉政书记。领头雁,扛大旗,谁能比。反腐拒变多次拿第一。岂料到,千里固堤溃于蝼鼠蚁,钢铁防线毁于利色欲。恨那几个走私损经理,骂那几个纨绔坏子弟,败事多由你。说来并不屈,自己当日太牛X。挥霍公款无尺度,身前身后围小蜜。观看艳舞人妖戏,也钻进澳门豪赌地,输掉巨款不出长气。常委会上由我一人定主意,挖空心思安排亲信与知己,要升迁拿钱来,不进贡别想提。贪赃枉法成顽癖,卖官鬻爵无顾忌。到头来落得个小命儿归西。只盼着毒针一剂,别用枪毙。同志们啊!你们千万注意,千万注意,把握人生全靠你、你、你,君不见,我就是突出的实例。

●韩 义

某大款还乡

〔般涉调·哨遍〕屯长挨门传示,咱村回来个大人物,这件事不同俗。县政府十分重视,乡与村更不含乎,勿耽误。必须有司仪,还要有音响,更须有锣鼓。“屯不错”落实诸环节,“大支宾”忙活各细目。学校众多师生,两厢列队待立,清一色新衣服。

〔耍孩儿〕“傻公子”引来一伙秧歌,县剧团带来歌舞。只听得礼炮连声响,开进来豪华车队伍——一辆车,黑宝马驰缓缓前开路;一辆车,长林肯明晃晃耀人目;一辆车,赛玉兔;一辆车,装着米面;一辆车,满载衣物。狂扭秧歌,猛敲锣鼓,演员跳起迎宾舞。十月里不觉天气凉爽,袒背露脐半裸着胸脯。可怜那些小学生,拍着手掌齐喊“欢迎……欢迎……”冻得咝咝哈哈不叫苦。

〔四煞〕迎宾场铺红毡,过道上垫黄土,一切全按县部署。司仪摄像前后带小跑,县乡干部紧应付,警察“唰唰”敬礼。书记靠前,惟恐有误。

〔三煞〕那汉子下了车,衣冠贼楚楚。看架势真像个大人物,跟父老乡亲频握手,挺着胸脯腆着个肚,嗑嗑巴巴讲了话,细端详好面熟,原来是当年的“偷油鼠”。

〔二煞〕你家本姓赖,从小也很苦。压根儿就没读过几天书,务农做工你懒动身骨,坑蒙拐骗却是你真功夫。害人不论亲疏,斗殴打架偷石油,盗过坟墓。

〔一煞〕谁知隔十年,赖子成了“酷”。听说赚的钱财无其数。也曾做善事修庙赈灾,捐巨款盖学校筑公路。号称十大富。政界常露脸,怎不是人物?

〔尾〕风光尽显,衣锦还乡人羡慕。不知他的钱,来的是什么路?前日网上说,赖三犯事已被捕,倒卖毒品走私油。却原来,还是个“偷油鼠”。


《大庆诗词第五期会刊》摘录 大庆诗词学会编辑


〔题图为江苏省邳州市委书记李连玉日前参加党十七大会议,李书记于日前返回邳州受到“群众”盛大场面欢迎。〕

vonche 2007-10-28 00:35
自度曲·新某公三哭

海南老猴



借改革开放之机,钱权交易,害国害家害人害己,悔之晚矣。



一哭

无孝有三,无后大,好不容易,超生我筹谋。

幼小中大海外游,浪高风顺,回国住洋楼。

实指望子孙千古荡悠悠,怎奈把问题想稚幼。

红灯迷,青酒狂,白粉抽,左麻将,右牌九,

你嫖赌毒好绸缪,云烟缭绕醉幽幽。

国内国外天南地北都能游。

爹妈啊!看小祖宗变野牛。

我一方老大,精英一把手,哭呀拉呀现尽家丑,

儿呀,您可千万听话快回首。

为了您,阿爸瞟歪了权眸,

为了您,商道士途铺满锦绣。

谁料啊!没用了,你已盗用我的钱和权筹,

打开了地狱之大门,耍我威风,弄你风流。

呜呼哀哉!耍我威风,弄你风流。



二哭

正准备陪您安享天年,却不料哭罢黑发哭红颜。

婆娘啊,您缘何如此不争气?

一手钱,一手官,麻将桌上把家里的主权全卖完。

儿子去了归无奈,咱俩孤老谁可怜。

您以为搞市场,钱权都可以来交换。

换换换,换牢笼,这下子零零丁丁怎么办?

想当初我和您,风流又浪漫。

海誓山盟,同生死,共患难。

历尽千辛万苦,才求得明月共婵娟。

都怪我对你爱意太娇绵。

莫说是钱和权,即使是掏心肝,

我都可以不眨眼,平静送到您面前。

如今风筝线已断,随风飘荡孤手难操盘。

亲爱的,看见您,伤心啊!铁窗无情北风寒。

别抗拒了把话坦,争取从宽。

呜呼哀哉!孤单单,怎么办?

儿子的娘,我的心肝,

我能歌善舞的赵飞燕、杨玉环。



三哭

儿子老婆都是仗着老子,老子当然就脱不了干系。

老婆那,您究竟卖了多少官职,人心啊隔肚皮。

没想到,树宏心,立壮志,花费了万般力气。

到头来千里长堤溃在您的手里。

我现在是站不是卧也不是。

怨恨那,

真是头发长见识短,斤斤较计,偷鸡不着败把米。

没有生角,旦角怎么来做戏?

哎呀呀,呜呼呼,噫噫兮,

一万那!你卖了一个价值连城的市委书记。

哭儿子,哭老婆,哭来哭去

现在轮到哭自己。

学政治,好投机,

怎就把改革开放潮流当乱世。

只管揽财富,耍风流,安料“大乱必大治”,

求罢菩萨问上帝,您我是生还是死,

两情长长毫无意义,连理相逢待来世。

初级阶段还要多少年哟?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

呜呼噫唏!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


查看完整版本: [-- 新“某公三哭”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ode © 2003-08 PHPWind
Time 0.014100 second(s),query:4 Gzip enabled

You can contact us